何晶:如果不是淡马锡等政府机构撑着 政府老早就得调高税率

更新:
2019年01月22日 18:51
荷包差点缩水。
何晶上周六在第四届圣加伦研讨会新加坡论坛上发表演讲。(海峡时报)

荷包差点缩水。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去年的预算案宣布,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间,把消费税调高两个百分点,从目前的从7%增至9%,以满足今后日益增大的社会开支,包括安全、教育、基础设施和医疗领域。

当时这个消息一公布,民怨四起,特别是邻国马来西亚一换政府后就将6%消费税降至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叫新加坡人情何以堪。

消费税话题炒热之后,工人党议员建议,把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从50%上调到60%,以免提高消费税会加重人民的负担。税率问题永远是敏感的,特别是遇上选举年,行动党更是谨慎应对。但无可避免的,下届全国大选期间,消费税相信还是会成为各政党激烈交锋的议题。

在面簿上经常只转发、不评论的总理夫人何晶,昨天选择在税收议题上开金口了。何晶转发了《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 Asia)一则关于“财政预算案五件你不知道的事”的新闻,然后与国人分享一些你可能不知道的事,相信也希望大家读后能熄熄心中的怒火,不要怪政府加税。

何晶说,

来自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的投资回报,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来源,超过了公司或个人所得税,也比消费税多。

身为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官何晶也提醒大家,

如果没有这笔收入,“政府很久以前就要调高税率,来投入到社会开支中。” 

言下之意,Heng啊,不然你们每个月拿回家的薪水早就减少啦,调高税率也是万不得已的事。

何晶写道,

若没有这笔收入,政府只有靠增加税收,或削减其他计划的开支,才能推出建国一代配套这类的计划。

荷包差点缩水。
淡马锡控股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的来源之一。(海峡时报)

这位荣登《福布斯》2018年全球100名最具权势女性排行榜的总理夫人就是不一样,不用露面,只是出马PO个文,就引起各大媒体报道、众多网民热议。8个小时内,就有超过800人给出反应表情,引来超过400人留言以及200人转发。虽然当中有不少人不爽消费税将会提高,但也有不少人感谢她的分享,非常有教育性、信息量也很大。

何晶提到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及淡马锡控股的投资回报,和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息息相关。

如果蚁粉们不是很了解NIRC如何操作,请继续看。

在这NIRC的框架下,财政部每年可从上述三家机构的预期长期净投资回报中,提取高达50%充当财政收入。
  
《联合早报》报道,2018年政府财政收支平衡数据,NIRC的贡献为158亿5000万元,比前一年增加8.5%,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这高于任何一项税收。

2018财年我国的经常收入为727亿元,其中税收收入为633亿元。各项税收中,公司税的贡献最大,为151亿元,占了19.1%;其次是消费税,为114亿元,占14.3%;个人所得税则贡献了14.2%,总额为114亿元。

由于政府开支增加,我国2018财年的基本预算收支(primary budget position)是赤字734亿元。包括特别转移部分(special transfer)和NIRC后,整体预算赤字缩小到6亿元。看到没有,这个NIRC好像能变魔术,有了它可以缩减赤字。

NIRC从2009年起实施,一开始只包括金管局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贡献,2016年淡马锡的预期收益也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里。

荷包差点缩水。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办公室。(联合早报)

何晶在面簿文中指出,2016年以前,淡马锡每年向股东支付的股息,最多一半可用在财政预算中;财政部是淡马锡的唯一股东。“政府应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增加开支,在经济蓬勃的时候节省更多,从而抚平周期的上下波动。”

她认为,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么做也更加实际,因为相比起经济蓬勃的时候,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建造基础设施成本更低。

荷包差点缩水。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建筑外观。(海峡时报)

NIRC虽然作用大,但我国政府坚持不能死命增加这帖药方的药性。去年3月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也曾在面簿上PO文,告诉大家为何不增加NIRC的比率来应付国家开支,而是选择提高消费税。

当时他非常形象地把国家储备比喻为“下金蛋的母鸡”,母鸡只有越健康,才能下更多蛋。与其动辄“杀鸡”、减少国家储备的净投资回报,不如把鸡养得更肥硕,保障国库的稳健收入。

吴作栋说,新财年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预计超过150亿元,比政府通过消费税征得的110多亿元还多。储备金增倍,就能把NIRC增加到300亿元,这能让国家在维持低税率的同时提高国际竞争力。

面簿上发帖的重量级常客都出来解释为何要提高消费税,给大家打打预防针,看来消费税增加是铁定没有退路了。蚁粉们还是在2021年到来之前,好好珍惜和享受7%的GST吧。

总理夫人的原文翻译如下:

来自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的投资回报,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来源,超过了公司或个人所得税,也比消费税多。

从2016年开始,淡马锡控股的预期收益被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这意味着,财政部每年可从中提取高达50%充当财政收入。在这之前,淡马锡每年向股东支付的股息,最多一半可用在财政预算中。

但股息的波动性更大,而且是顺周期(pro-cyclical)的——在经济蓬勃年份,派的股息更多,而在
济衰退年份,派的股息更少,这与政府预算开支是相反的。
政府应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增加开支,在经济蓬勃的时候节省更多,从而抚平周期的上下波动。这么做也更加实际,因为相比起经济蓬勃的时候,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建造基础设施成本更低。

如果没有GIC、MAS和Temasek三家公司的这笔收入,政府很久以前就要调高税率,来投入到社会开支中。

若没有这笔收入,政府只有靠增加税收,或削减其他计划的开支,才能推出建国一代配套这类的计划。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