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差把信投进垃圾桶,丢掉的是政府公信力

更新:
2019年01月30日 14:54
新邮政邮差将信件丢弃。
新邮政邮差将信件丢弃。(取自面簿)

部长大人你说该怎么办?

不骗你,邮政服务是一个国家政府公共道德的最低标准,比准时收垃圾的清洁服务更基本。

在互联网不普及的时代,任何国家都会提供可靠的邮递服务,最多是速度和效率有差别,但是一定会送到。其实在古代中国,即使是兵荒马乱的时代,官方还是会确保邮递服务正常运行,从事邮递工作的人,也会认真完成任务,即便路上遇到危险被杀害,那段路还是会设法走过去。虽然马儿不会说话,但我可以肯定,肩负邮递任务的马儿,一定也是一心一意要完成任务的。

可是在21世纪的新加坡,表面上是先进国家,管得那么严,没有罢工,没有拖欠工资,竟然就发生邮差偷懒的事情,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

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经历过信件苦等没来的事情。去年2月一个邮差在公寓丢弃信件被揭发,跟对质的居民诉苦嫌工作量太大,当时看新闻就令人感觉那不是唯一的一次,没想到前两天又有一宗被揭发,是在宏茂桥的组屋区,一名外籍邮差把整批的邮件丢弃在垃圾桶。最新的消息是这名邮差已经因为触犯邮政服务法令被捕。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作为新邮政的监管单位,昨天表示会对违例的新邮政采取必要行动。我们都想看看是什么行动。

我们都记得小时候寄信、收信,邮差总是准时上门,跟邮差大哥闲聊几句是很多小孩或者家庭主妇的记忆。那时候的邮差,完全就是左邻右舍的一份子,只要该来的时候不来,甘榜邻居都会打听他是不是生病了还是怎样了。

想着扩张到全世界,本国业务没有做好?

新邮政在2003年盛大其事地挂牌上市,轰动当时股界,却也开启它追逐利润的新旅程。随后若干年,公司不惜重金从欧洲请来年轻的高管,号称要开拓区域甚至世界市场。估计在那时候,大刀阔斧,手起刀落,大规模裁撤邮差和基层中层工作人员,改请了很多廉价外劳,将送信工作外包,变成由承包公司聘请兼职或钟点工派送的方式。在基层邮政工作的亲戚于是跟我透露了许多不满,说内部人心惶惶,不但工作和薪水难保,最重要是大家对这份有意义的工作完全失去了信心和信念。

一家邮政公司如果不能把本国的服务业做好,却整天想着扩张到全世界,这难道不是不务正业?对于收信寄信的本土人来说,公司扩张带来的回报只会滋润高层和少数股民,与大众无关,然而邮政服务是实实在在的大众服务业。这点需要强调吗?有谁不明白?

于是,丢弃邮件、邮差开小差、送包裹不耐烦按铃等候就直接让收件人去邮局领取,诸如此类毫无专业精神和人情味的现象十几年屡见不鲜。报纸上三不五时都能看到读者投诉信件遗失等等问题,监管部门显然一直没有好好问责督导,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邮差怠忽职守   部长大人你说该怎么办?

不知道相关部门的部长明不明白:监管的政府部门督导和问责不周,放任一个承担公共服务的单位一再发生失误,长期发生失误,其实就跟一个开小差的邮差一样属于怠忽职守。如果邮差应该被问责被起诉,部长大人,你说你和你的部门该怎么办?

从网络媒体的爆料来看,被丢失的信件包括各种公家文件,当然也可能有一些重要的私人信件,对事主来说,有些失误造成的损失是无从弥补的,至少非常困扰。对类似越来越多的政府职能失误,人民是不是应该积极提出求偿,要求政府赔偿损失?

邮政服务是国家政府公共道德的最低标准  

当初把本来很不错的邮政服务搞成这样的决策者,一定对公共道德这回事没有知觉,也根本对邮政服务毫无理念,不能理解我上面说的:“邮政服务是一个国家政府公共道德的最低标准”这句话。

这句话的意义是:邮政投递的除了是往来信件,也确保人民与人民的交流通畅,人民与官府的联系无误,更是人民之间维持隐私交流的保证!一些极权国家在投递邮件之前,喜欢拆开偷看人民的信件,那就是一个缺德的政府。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和道德意识的政府,一定会确保邮政服务的完善可靠,让人放一百二十个心。虽然在这时代,邮政服务已经无法赚大钱,但这个跟人类历史一样悠久的行业,一点都不能被轻贱,它的工作人员的待遇和福利,必须足以让他们心甘情愿认真做好这份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