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新加坡年长者打造海上奎笼村退休,如何?

更新:
2018年07月23日 19:10
Malaysian Kelong Fishing
位于柔佛州的这个奎笼由新加坡人所拥有。(海峡时报)

龟咯渔村升级版。

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旧闻”已经通过各大社交媒体不知重复播放了多少回,头脑反应较迟钝的我也已听到有点麻木!

但与一些同样上了年纪的友人,在咖啡店或小贩中心相聚交谈,却似乎察觉不到有针对老人这严肃课题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还是有一天过一天的笑谈旅游心得,吃喝玩乐。难道这是认为本身一定能尊严地养老,也不会给社会或子女带来沉重负担,抑或一厢情愿的坚信强势的当政者能一脚踢处理好人口急速老化的后遗症?

每当午夜辗转难眠时,就会不断思考人口老龄化这个梦魇,何时会成为国家的一颗毒瘤。突然想起柔佛笨珍县的百年华人渔村龟咯(kukup)的生活情景。

认真的研究一下,打造一个或多个奎笼式的退休村养老是否可行?用以取代老人公寓与原地养老,这是否是一个公认的好点子?

Fishing from Kelong.jpg
住在奎笼可以直接凭栏垂钓。(海峡时报)

上了年纪的老人总会偏向孤独。君不见封闭式的老人公寓,彼此房门隔着走廊相对而且连窗口都没有。每当走访老人公寓时,由最上往下一层层浏览,感觉寂寞无声,房门深锁,虽然在底层有一个单位提供给老人相聚、学习、互动,但更多时候只有负责人在里面走动。

Elderly Flats.jpg
老人公寓。(联合早报)

不久前推出的兀兰海军部村庄 (Kampung Admiralty),虽然加入很多创意设置,但各单位面向走廊的那面也同样不设窗口,这样的隐私权设置对年轻家庭不是问题,但对老人身心健康却毫无帮助,反而要增加更多义工团体逐一登门造访,对咱们这个急速老化、生育率只有1.2的小国简直是一种人力资源的浪费!

Kampung Admiralty.jpg
兀兰海军部村庄 (Kampung Admiralty)。(海峡时报)

更别提到了2030年整百万60或65岁以上的老人茫茫然在街道游荡,届时的场景想了都心寒!

20180710-CareShield.jpg
卫生部长颜金勇日前在国会上说:“目前我们预测,每两名健康新加坡人当中,将有一人在65岁以后的某个时段,会出现重度残障并需要长期护理。”

说到居家养老这个不新鲜的点子,乍听起来是挺温馨的,但是但是……低头一族的孩子们天天出外打拼讨生活,还要面对外来人才的剧烈竞争,哪有多余的时间陪伴老人每时每刻都慢三拍的生活节奏,这与大国的空巢老人有何差别?别忘了还有婆媳不和这街知巷闻的因果关系,是否有实地考察原地养老的快乐指数是否达标?  

应该是突破传统思维,颠覆一般常人思考,马上行动的时候了!

咱们小岛国寸土寸金,但四面环海是一大优势,是否能打造开放式的海上奎笼退休村?

Kelong Overview.jpg
海上奎笼全景。(互联网)

单位面积仅限定在35平方米至45平方米,单层或多层式、或鞋盒式的,有基本的医疗设施,必须以绿色环保概念为主,把散布在全岛各角落的老龄化护理服务集中在此,以及打造迎合老人出行与相聚交流的场地,比如最受小市民欢迎的邻里咖啡店或小贩中心(现代的智能电动滑板车与轮椅可以辅助老人出行)。

Lien Foundation Kelong Co-op02.jpg
连氏基金今年初曾出书建议在科尼岛兴建“奎笼村”养老,此为“奎笼村”构想图。(连氏基金)

这就犹如龟咯渔村的升级版。

有到过龟咯消遣的国人都知道,那里家家户户都是开方式的,走在外头可以窥见大厅的日常活动(房间与厕所除外)。义工或艺术团体可以定时拜访或表演,学校老师也可带领小学生走访,与爺爺奶奶彼此互动交流,引导敬老尊贤等公民教育,让它充满生气与活力。

Lien Foundation Kelong Co-op.jpg
连氏基金建议的“奎笼村”构想图。(连氏基金)

当然还可加入更多更好的点子,在此不用赘言。(说不定还可促进乐龄旅游业的发展,不用到外国取经!)

那些老老但身体硬朗的,可以帮忙照料体质较弱的同伴或邻居,彼此互相扶持,在奎笼式的老人村漫步健身,让海风轻拂岁月刻画的面孔,倾听潮来潮往,观望夕阳西下,这何尝不是多姿多彩人生圆满的落幕。因为老人的心态应该是回归田野,琴棋书画,种植果树或养鸡养鸭喂豬什么的,或有流浪貓狗陪伴渡日。

Ah Hua Kelong.jpg
毗邻乌敏岛的阿华奎笼,最有“人气”的就是狗儿“白毛”。(联合早报)

即使国家有财力与物力打造更多更先进的老人公寓什么的,给人的感觉总是与医院的形式掛勾,缺乏大自然的人气与活力!

眼朦胧兼脚步蹒跚的你,乘坐公交去社区医院候诊都有难度,还浪费时间去学习已经脱节两三个年代的烦死人的电脑来升天(提升)做啥?或把自己锁在特定(付费)且毫无自然气息的养老院走动,我看你你等我,等待“那天”的到来。

老头个人提出上述“叛逆”的点子,你说它是痴人梦想天开也可、疯言颠语也行,希望它能吸引己经退修或上了年纪又有爱心,脑筋还保持灵活的“同辈人”,能积极发声或参与讨论,提供实惠有远见的好点子。

人生只有到了这把年纪的人才能体会切身之痛 (当然也包括夹心层),因为年轻的精英领导是根据有没有生产力的数据办事,里头没有情感与怀旧数据的经历!

总而言之,人到暮年牢骚多,此骚无关风与月,老头用心良苦,有了想法要直说,不是乱说是敢敢说,总比憋在心里不敢说不敢讲来得痛快,因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