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国人重度残障几率高 部长喊你加入终身护保

更新:
2018年07月10日 23:30
severely disabled
卫生部长颜金勇说:“目前我们预测,每两名健康新加坡人当中,将有一人在65岁以后的某个时段,会出现重度残障并需要长期护理。”

数据有点可怕。

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很多人或许有听过甚至用过,但相信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终身护保(CareShield Life)

没听过并不奇怪,因为这是一项新的用于帮助重度残障国人支付长期护理费的医疗保险计划。

在计划下,国人只需从30岁开始支付保费至67岁,一旦出现重度残障时就能终身领取每月至少600元的赔付额。此外,重度残障的国人日后也能每月从自己的保健储蓄中领取最高200元来支付医疗费。

卫生部长颜金勇今天下午在国会发起动议,宣读新的终身护保计划的白皮书内容。

20180710-Gan Kim Yong.png
卫生部长颜金勇。(Gov.sg视频截图)

听完部长的发言后,共有21名议员发表了看法:反对党议员占6名,管委议员占2名,无一例外都支持此动议,认为这项新计划远比政府在2002年推出的乐龄健保计划(ElderShield)更全面也更具包容性。

终身护保比乐龄健保更全面

推行了16年的乐龄健保(ElderShield)计划有两种赔付额。被诊断出重度残障后,可按投保的计划每月领取固定的300元或400元赔付额,但索偿期最长不超过六年。这个计划的局限在于,许多重度残障的国人因寿命越来越长,六年索偿期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长期护理需求。

新的终身护保计划则每月能给予投保人600元赔付额,保费和赔付额也会随着投保人的年龄逐年增长2%,索偿期也不设限,失智症也被纳入这项计划的索偿。

宏茂桥集选区颜添宝用了平安123来介绍这项计划。

3指的是30岁以上;2指的是患者与亲人皆受益;1指的是保我们一生一世。

这项强制保险计划将在2020年正式推出。到时年龄介于30岁至40岁之间的国人将自动加入此计划。年龄在41岁以上的国人则可以选择要不要加入此保险计划,主要是因为该年龄层的国人可能已经购买了乐龄健保或投保了其他私人保险。为了吸引这群国人加入终身护保计划,卫生部将给予高达500元至2500元的“过档”奖励,分10年支付。

不过,那些已经出现重度残障的国人是不能加入此计划的。他们将在另一个名为“乐龄关护基金”(ElderFund)计划下受惠。这个基金也将在2020年推出。

目前重度残障的国人不能加入终身护保

听起来很矛盾?其实这跟购买私人医疗保险没两样。

在购买医疗保险时,投保人如果已经发病或出现某种症状,例如遗传疾病或者癌症等,保险公司是不会为那些疾病理赔的。他们能理赔的是日后所可能出现的疾病。投保的概念就是鼓励投保人趁年轻健康时,逐年交保费买个安心。

或许你会问:这个让重度残障者获益的保险计划关我什么事?我目前还很健康,钱都不够用了,哪里还有闲钱购买额外医疗保险?

按颜金勇的话说:“目前我们预测,每两名健康新加坡人当中,将有一人在65岁以后的某个时段,会出现重度残障并需要长期护理。”

elderly.jpg
(联合早报)

部长在说这句话时,还特意环视了在场的“年长”议员们,然后补充说:“我们目前没有看到半数年长国人出现重度残障,是因为他们并非在同一时间出现这些症状,而是在65岁以后经过一段时间才出现。”

部长还说,目前的数据显示,重度残障的症状平均会持续4年,但每10名重度残障者当中就有3人的症状会持续10年或更久,所以必须未雨绸缪。

如何定义重度残障?

终身护保所采纳的重度残障定义与乐龄健保相同。那就是如果无法从事以下六项日常活动的三项,就算是重度残障。这六项日常活动是:

  • 冲凉
  • 吃饭
  • 换衣服
  • 上厕所
  • 在室内走动
  • 自行下床坐上轮椅

无法从事三项日常活动者才能在终身护保计划下领取每月赔付额。

部长指出,新加坡的人口正快速老化,目前每7名国人,就有一人年龄在65岁或以上。到了2030年,每4名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年龄在65岁或以上。医药费也从2011年的1亿4000万新元增加6倍至2016年的8亿新元。这个数字还会随着人口老化不断增长。

20180710-gan kim yong.jpg
颜金勇说,目前每7名国人,就有一人年龄在65岁或以上。到了2030年,每4名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年龄在65岁或以上。(联合早报)

熟读新闻的蚁粉们应该会记得7月4日当天,中英文报的头版和内页都用大篇幅介绍了这项终身护保计划的内容。新闻刊出后,不少网民都质疑这项计划的全面性。

议员们今天在国会展开辩论时也指出,这项计划虽好,却依然有不少“漏洞”(gaps)。

“漏洞”一:每个月600元赔付额似乎不够用

至少有半数议员要求部长解释每月600元的赔付额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因为这根本不够聘请一名帮佣来照看重度残障的亲人,更不用说让亲人住进疗养院。

贸工部间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答复时用了以下例子说明钱是够用的。

20180710-chee hong tat.png
贸工部间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Gov.sg视频截图)

A先生被诊出重度残障。疗养院的费用是每月2400元。属于低收入家庭的A先生能够获得1400元疗养院津贴,将费用减至1000元。

在终身护保计划下,他每个月会收到600元赔付额,从保健储蓄还能提出200元现金,最终每月需支付的疗养院费用是200元。

“漏洞”二:应审核重度残障的定义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最先提出这个“漏洞”。她用了选区内的一个实际例子说明目前的定义(至少无法从事三项日常活动才被视为重度残障)并不是太人性化。

K先生患有肾衰竭,其中一条腿因为糖尿病被截肢了。虽然属于“重度残障”,但因为残而不废,结果帮他诊断的医生确定他六项日常活动都能自理,所以无法在乐龄健保计划下索取每月300元的赔付额。

后来K先生病情恶化,住进了疗养院,疗养院医生再次帮他诊断,才帮他成功索取赔付额,但为时已晚,K先生在领取赔付额的当月就过世了。

林瑞莲认为目前的定义过于严苛,显得没有人情味,她提议将重度残障的定义修改为:无法从事两项日常活动者。

徐芳达在答复时说,如果这样做,每年保费将在目前的206新元基础上增加三分之一。如果要让每月赔付额从600元增至800元,保费又必须增加三分之一,这么加起来,起始年的保费就必须增加70%,这对那些30岁就开始支付保费的年轻国人而言,负担太重。

“漏洞”三:女性的保费凭什么比男性高出25%?

今天发言的女议员都指出,在终身护保计划下,女性保费比男性高出25%是不公平的。因为64%的妇女都为家庭作出牺牲没有外出工作。出外打拼的女性工资也比男性低了20%至40%。

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答复议员询问时说,2017年的数据显示,本地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约5年(男性80.7岁,女性85.2岁)。到了65岁以后,每5名健康女性当中有3人会出现重度残障,健康男性则每5人当中有2人会出现重度残障。

20180710-amy khor.png
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Gov.sg视频截图)

她还说,在2020年,现有的投保群体约有200万人左右,但是未来11年符合条件的投保人群加起来却只有60万人左右,如果让男女都支付同等保费,是不可持续的做法。

更何况,在出现重度残障后,女性的存活率也比男性高。换句话说,虽然女性支付的保费比男性高,但是在67岁无须缴交保费后索取赔付额的年限也比男性多出许多年。对那些实在无法支付终身护保保费的女性,政府会在其他资助计划下帮助她们,一个都不能少。

“漏洞”四:现有保费会不会太高?

至少五名议员指出,2002年推行的乐龄健保计划当时是外包给三家保险公司Aviva,大东方和职总英康保险受保与理赔。但是账目上的数据却显示,至今在乐龄健保计划下共收到33亿新元的保费,但索赔额只占1亿3300万新元,约为4%左右。如此低的索赔额是否意味着保费算得过高了?终身护保的保费会不会也被估算高了呢?

另外,前阵子政府说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s)的保费必须提高,因为太多人滥用体制过度医疗,这次推出的终身护保计划会不会“重蹈覆辙”?

20180710-outpatient.jpg
有综合健保计划滥用体制,一年内做了12次鼻内窥镜检查。(海峡时报)

徐芳达答复时说,目前乐龄健保计划下的投保人2017年的平均年龄只有52岁,还算年轻。索赔额低是因为时机未到。当这群投保人慢慢变老,索赔额就会直线上升。

他重申,这些保费不是“利润”,是未来要支出的费用。同样的,终身护保计划也是一个非盈利体制,未来将自给自足,投资所赚的将全部投入计划当中,不会出现综合健保计划的情况。

你是不是也听懵了?

这么多的健保计划,你是不是也像红蚂蚁一样听得云里雾里蒙查查?那你就正常了。

连卫生部长颜金勇在总结陈词时也承认,卫生部旗下确实有太多不同的医保计划,他们曾经一度想将这些计划整合在一起,但后来只能作罢,因为每个计划所针对的人群的投资风险评估指数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部长最后给大家上了简单的一课,他说:

保险类的计划有:
一、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是用于照顾国人退休后的生活开支;
二、终身健保计划(Medishield Life)是用于照顾国人的门诊与住院医疗需求;
三、乐龄关护基金(ElderFund)和终身护保(CareShield Life)则用于照顾重度残障者的长期护理需求。

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s)是让有能力支付更高保费的国人买来享用更全面的医疗服务。储蓄类的则有保健储蓄计划,让国人将公积金拨出来的储蓄用于支付医疗费。

另外还有一些基金类的计划,例如建国一代配套、乐龄补贴计划(Silver Support)、社区关怀计划(ComCare)、保健基金(MediFund)和最新推出的乐龄关护基金(ElderFund),都是用来帮助低收入家庭支付医疗费用的。

部长这样解释,你听明白了吗?与其动用到这些医保和基金,红蚂蚁觉得,还不如从今天开始过上健康的生活,将患上重度残障的几率减至最低,日后不至于累人累己。你说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