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国际接轨 台湾应改用汉语拼音?

更新:
2018年03月12日 21:44
学拼音
(谢静怡制图)

政客提议,不必太认真。

台湾民进党立委叶宜津在政见发表会时,倡议应废除台湾现有的注音符号,改用罗马拼音系统,以便和国际接轨。

注音符号系统,是由民国初年的国学家章太炎所编撰,目的是方便推广标准的华语教育,自1918年沿用至今。注音系统的概念类似日文五十音,每个拼音有独立的符号,共有37个字母。例如”ㄅ、ㄆ、ㄇ、ㄈ”,而非像罗马拼音那般由英文字母书写,目前只有台湾仍在使用注音。新加坡和中国大陆使用的是属于罗马拼音系统的汉语拼音,除了汉语拼音,罗马拼音还有威妥玛拼音、耶鲁拼音等类别,被广大的华人社群及非华人的华语学习者所使用。

注音系统和罗马拼音孰优孰劣,恐怕有很大的讨论空间。但两者最大的差别,在于两套系统的”出发点”有着决定性的不同。注音符号是由专为华文量身打造的拼音系统,能准确的呈现声母、韵母、声调等音节结构。罗马拼音则是以拉丁语系字母来转写的”音译系统”,本身的符号不属于华文,相对在某些发音上便无法那么精准。但优势是以拉丁语语系(如英文)为母语的人能较快上手,不必再重新适应陌生的拼音符号。

“废除注音”提案引热议 多数人持观望或反对态度

“废除注音”的提案引起台湾民众一波热议,但多数人还是持观望或反对态度。理由很简单,因为太麻烦。

要整个社群的人扬弃惯用的东西,去适应新的系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试想若新加坡改换成注音,用汉语拼音打不出字来,必须花几天甚至几周时间慢慢适应注音符号、拼音逻辑,再慢慢熟悉键盘上的位置……光是这样就足以让人跳脚了,为什么非得浪费时间精力去做这种事不可?当我很闲?

更何况台湾从小学低年级开始便学习注音符号,目前市面上流通的无数出版品、教材、书籍,都是搭配注音符号而非罗马拼音。一旦废止注音,这些文本就变成下一代”看不懂”的东西。那怎么办?拿去烧掉?不仅文本,学校的华语教育也将面临冲击,从老师到学生都必须重头学起新的罗马拼音和教学法。那都是烧钱烧时间的才能做到的事情。 ”废注音”说起来很轻巧,但势必造成高昂的社会成本,实施起来基层肯定是怨声载道。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变更拼音系统可行,使用罗马拼音就真的”能跟国际接轨”吗?真不知道在政客的心中”和国际接轨”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是其他国家都在用所以我们不用就落伍了?还是用洋文比较潮?中国大陆也用汉语拼音阿,所以他们很国际化吗?他们连Google和面簿都上不去哩。

台湾民进党立委叶宜津.jpg
叶宜津倡议废除注音符号,估计有其政治考量,因为越能制造话题,越有利于台南市长的党内提名初选。(中时电子报)

说穿了,”废注音”的倡议人叶宜津,不是什么语言学大师、不是什么华语专家、更不是研究人类文化学的学者,就是个普通的政客。提这个案子不是因为自身专业,恐怕也没有经过多方辩证或深思熟虑,单纯因为”提这个方案感觉很厉害”、”好像可以制造话题”。引起越多注意,越有利于台南市长的党内提名初选。反正台南是出了名的”西瓜区”(台湾网民的笑谈,意指民进党在台南选区提名颗西瓜都能选上),党内初选过了就等于当选市长了。

初选结果上周四出炉,民进党立法委员黄伟哲民调出线,年底将代民进党出征台南市长选举。叶宜津虽然以“废除注音,改用罗马拼音”的政见引起社会热议,但民调支持度连1%都不到,仅0.76%,在六位参选人当中排名最后。

还好还好,叶宜津没能当台南市长,也等于放过台湾人民,大家不用从头学习罗马拼音。注音身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华语拼音系统,就把它当作台湾的特色不是很好吗。就像Singlish在新加坡一样,那种拥有独特脉络的在地文化,是整个国家或社群的集体记忆和共同符号,也是人们心目中无可替代的无形资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