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T追尾疑团:“关键10秒”发生了什么事?

更新:
2017年11月16日 19:42
SMRT
多名维修人员在事故发生后到裕群站对列车进行检查。(海峡时报)

红蚂蚁关心国家大事,最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境中戴着老花眼镜看到一个没有故障的信号:下一任交通部长,总理自己兼任。

今早起身翻看《联合早报》有关地铁追尾事故的报道,看到文中用了一个形容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红蚂蚁立马感觉到,在新加坡坐地铁就像坐船一样波浪滚滚很刺激,上车后不抓紧扶手就后果自负。

“波平波起”当然不是新闻重点。重点在大标题:“防护软件功能无故解除,新信号系统故障导致列车碰撞”。什么软件,又什么信号故障,智商不高的蚁族一下没看明白,第一印象是“无故”两字意味深远啊。

在这起震惊全国上下的事故发生后10小时,陆路交通管理局昨晚派出副局长蔡崇庆出面说明事故的初步调查结论。蔡副局长的说法是,第一列列车在开往裕群站途中,经过轨道上一个故障的信号电路,导致列车防护软件功能(software protection feature)“无意间被解除”(inadvertent removal)。列车停靠在裕群站时,车上乘客全部下车,这一列列车的乘客全部安全。一分钟后,第二列列车也开到裕群站,并与第一列列车保持10.7米的安全停靠距离。

接着,麻烦事找上门。因为第一列列车的防护软件功能被解除掉,导致第二列列车误测前方停顿的列车是备有三车厢、车身更短的列车,而不是六车厢列车,因而错误判断了彼此的实际距离。就在第一列列车关上车门,准备空车离站之前,第二列列车因信号系统启动而突然以每小时16公里的时速向前行驶,与前方列车的车尾碰撞。

新加坡地铁迎来一个很衰的全球“第一”

说到这里,红蚂蚁这个“技术白痴”和大家一样,有几个疑问:

一)列车的防护软件功能为何会被“无意间被解除”?列车在开离乌鲁班丹车厂时,不是说还具备这项功能的吗?

信号系统供应商泰雷兹(Thales)代表在记者会上说,公司还是在全球首次遇到这类问题。研究地铁信号与通讯问题的新加坡理工大学工程系助理教授黄强也说,列车防护软件功能被移除以致误判前方列车距离的情况非常罕见,他也感到费解。

好吧,真的是中邪,新加坡又迎来一个全球第一,即便这是一个很衰的“第一”。

“关键10秒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第二列列车有没有司机?如果有,他能不能手动刹车?

据《今日报》报道,第二列列车处于自动驾驶模式,但是有一位车长在车上。第二列列车在撞上前方列车之前,行驶了10秒钟。至于车长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并启动刹车器,SMRT说,“还在调查中”。车长在地铁主干线有一年半的驾驶经验,不算是没有经验,他也在事故中受了伤。

嗯,10秒钟。会开车的红蚂蚁这时心里就至少有四个疑问。10秒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看到情况不对劲,车长有没有可能及时刹车?列车虽然处于自动驾驶模式,车长当时有没有盯着前方的情况呢?还是说,车长已经反应过来并启动刹车器,但还是碰撞到前面的列车?这“神秘10秒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学者:列车从自动转成手动需要时间

10秒钟按理是可以反应过来,但红蚂蚁开的是小车,MRT是庞然大物,能否及时从自动驾驶模式转换成手动,真不好说。据《新明日报》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的李德紘教授就说,即使车长注意到前方的情况,据他了解,要从自动转成手动来控制列车,也需要时间才能成功转换的。

现在做任何揣测都没有用,我们就等待最后的调查报告好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不幸中的大幸是,第二列列车的头“吻”到第一列列车的屁股时,时速只有每小时16公里。第二列列车当时载有517人,其中29人受伤,如果当时载客人数更多,行驶速度更快的话,后果更不堪设想。(傍晚最新消息说,伤者增至36人)

供应商:新信号系统非常安全

综合媒体报道,这次事故的祸源既是信号故障,也是防护软件无意间被解除所导致的。地铁的信号系统十分重要,它如同列车的眼睛、耳朵、嘴巴和大脑,帮助实现列车定位、自动驾驶和安全防护等诸多功能。

裕群站昨天发生追尾事件后,网民都在议论,大士西延长线和南北线一样,使用的是新信号系统,那么南北线的列车服务是否有安全隐患?信号系统供应商泰雷兹的代表信誓旦旦称,“南北线并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有绝对信心新信号系统非常安全”。但愿如此吧。

是否也和温州动车事件一样 安全管理有漏洞?

信号故障也让红蚂蚁想起了2011年中国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当时,北京南至福州的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的列车追尾,造成40人死,200多人受伤。初步分析称,祸根是温州南站信号设备设计存在严重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导致本应显示为红灯的区间信号灯错误显示为绿灯。

表面看是只有信号故障问题,但深层次原因就更严重了。当局列出的问题包括设备质量、人员素质、现场控制等等,说明铁路部门的安全管理不到位。例如,在雷击造成信号设备故障后,值班人员没有意识到信号可能错误显示,安全意识不强;温州南站值班人员对新设备关键部位性能不了解,未能及时有效发现和处置设备问题,暴露出对职工的培训不到位;事故反映出现场作业控制不力,温州南站电务值班人员未按有关规定进行故障处理,未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

我们的裕群站追尾事故是否也会牵扯出类似一堆问题呢?红蚂蚁觉得还是不要揣测好,就等完整调查报告出炉。

SEYU0477.JPG
陆路交通管理局、SMRT和信号系统供应商泰雷兹(Thales)傍晚召开记者会,汇报初步调查结果。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后座左一白衣者)也出席了记者会,不过他坐在后座与媒体一起旁听汇报。(联合早报)

据报道,许文远、SMRT主席佘文民和总裁郭木财昨天都在记者会上现身,但没有坐上大桌面对媒体。许部长也只是在记者会结束后才接受媒体采访。在完整的调查报告还未出炉之前,看来三巨头会不多说话。

尚穆根爆料 许部长非自愿当交通部长

倒是,最近喜欢“跨领域”谈外交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在面簿上发贴,给许部长打气。尚部长还爆了一个料说,许部长在2015年从国家发展部过档到交通部时,不是“自愿”的。许文远当时说:“在2011年我自愿到国家发展部,现在我不是自动请缨,但我愿意到需要我的地方。”

郭总裁“自愿”当SMRT总裁,许部长不是“自愿”当交通部长,自不自愿结果都一样,四个字:焦头烂额。

红蚂蚁建议:下一任交通部长由下一任总理兼任

红蚂蚁原本以为上一任交通部长吕德耀已经够倒霉了,遇上2011年南北线大瘫痪,然后就不再参加选举,退出政坛。没想到,许文远部长更惨,遇上信号故障问题、水淹隧道问题,还有员工造假等一连串的问题,几乎天天被网民骂。

问题很严重,运气又不好,我们要牺牲多少位交通部长才能把地铁问题彻底解决好?悲观地说,即使牺牲掉几位交通部长也可能解决不了。这下如何是好呢?红蚂蚁关心国家大事,最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境中戴着老花眼镜看到一个没有故障的信号:下一任交通部长,下一任总理自己兼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