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来供证被批评 “人权观察”反指我国政府“讽刺又荒谬”

更新:
2018年03月28日 11:55
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人权观察是在去年12月发布《‘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人权观察)

政府下战书,人权观察不敢接?

为了一份《杀鸡儆猴》的报告,我国政府与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展开隔空交锋。

律政部上周五发表声明,指“人权观察”一贯传达对新加坡具有偏见且不实的内容,该组织原本答应前来我国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但知道有关报告站不住脚,所以选择不到新加坡公开维护它的立场。

乍听之下,新加坡政府下了战书,人权观察却不敢接,似乎有点心虚?还是说,人权观察认定,新加坡政府大摆鸿门宴,所以不愿赴会?

(看过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如何对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严加“拷问”吧?在尚部长面前,没有两三下子,肯定被问倒。)

在沉默几天之后,人权观察今天发声明,反指我国政府的指控“讽刺又荒谬”。

该组织在声明中提及三点

一、人权观察没有派驻新加坡的职员,无法派代表来新加坡是因为新方很迟才敲定日期。

二、在发表有关报告前, 人权观察 曾经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几位部长们征询意见,但没有收到回应。既然新加坡政府没有反驳,也没有就报告中的相关建议作出回应,新加坡律政部和人民行动党党员现在指人权观察不愿到新加坡维护它的立场,这是“讽刺又荒谬”的。

三、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不是出于好意要讨论人权观察所做的报告和建议,而是要进行荒谬又不相干的争辩,目的是打击报告的可信性和人权观察的信誉。  

事件导火线: 《‘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

我们先来看看,那个标题很有动感的报告到底说了些什么?

人权观察是在去年12月发布《‘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据媒体报道,长达133页的报告称,新加坡是极度压抑的国家,有关和平言论及和平集会的刑事法律过于广泛,严重限制言论与集会自由。人权观察因此呼吁新加坡政府修正或完全废除这些它形容为用来“逮捕、骚扰和惩处批判声浪”的法律,包括煽动法令和公共秩序法令。
  
报告的资料搜集与撰写是在2015年8月至2017年11月间进行,访问了34名公民社会活跃分子、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在组织网站上写道:“新加坡以现代化国家和经商好地方自居,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
  
报告也称,新加坡政府近来更常调查和提控集会举办者和参与者,导致好些支持集会者都不敢到场参加,进而压制了言论自由。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批《杀鸡儆猴》传播不实内容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和以色列的观察组织NGO Monitor 上周五在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上都批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指《杀鸡儆猴》传播不实内容。

public hearing of select committee.jpg
行动党政策论坛(PAP Policy Forum)代表、国会议员维凯上周五在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上供证。(Gov.sg视频截图)

据《联合早报》报道,行动党政策论坛在书面陈情中指出,人权观察引述的例子似乎是在指政治论说可利用不实指控。例如,在举出鄞义林诽谤李显龙总理的案例中,制造出鄞义林是因反政府的观点而被控诽谤的假象。而事实上,他是因不实指控总理挪用公积金公款而被起诉。
  
行动党政策论坛指出:“刻意散播假信息可严重影响民主、削弱国家体制,影响价值观……我们不能允许这类假信息散播,这类假信息可散播到很广的范围,尤其在数码时代。”

律政部: 《杀鸡儆猴》 站不住脚

律政部上周五发表声明指,“人权观察”若在特委会前供证,有机会辩护和阐明它的观点。它可以在有本地与海外媒体在场的公开场合,直接与新加坡代表对话。但在得知须回答有关报告的问题后,就改变主意。

声明还说,特委会接获对人权观察的严重指控,包括它的董事部如何被委任、捐赠者的影响力、它与美国外交政策机构的联系、以及它在《杀鸡儆猴》报告中的不实内容。

select-committee.jpg
律政部上周五发表声明指,特委会接获对人权观察的多项严重指控。(通讯及新闻部)

我国向来在人权议题上拒绝接受西方的那一套标准,如果人权观察派代表前来,肯定会与我们的尚部长上演一场比面簿代表还要精彩的舌战。可惜了。为何人权观察派代表没有赴会呢?我们再看一下,他们是怎么说的?

人权观察说,他们没有派驻新加坡的职员,并称原本同意安排一名职员在某日前来新加坡,但是特委会一直无法敲定一个方便该职员前去新加坡的日期,一直到组织已经另作安排。

该组织还称,如果他们觉得“有必要又适当”,将愿意就任何书面陈情做出回应,但截至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有书面陈情就他们的报告提出任何严肃质疑。该组织也称,他们愿意与新加坡政府官员或国会议员在新加坡或其他地方,在双方都同意的日期讨论有关《杀鸡儆猴》的报告。

新加坡政府又是怎么说的呢?

张有福 :人权观察原本答应出席又变卦

据《联合早报》报道,张有福说,人权观察原本回复将派代表出席23日的听证会,国会秘书处询问是否可参加27日的听证会,但对方表示只能在23日出席。国会秘书处于是在13日的答复中同意这个日期,并表示有关代表应针对《杀鸡儆猴》报告中的问题作出阐述与回应。

charles chong.jpg
张有福说,人权观察原本回复将派代表出席23日的听证会,国会秘书处询问是否可参加27日的听证会,但对方表示只能在23日出席。(Gov.sg视频截图)

隔天,人权观察却表示他们的代表有其他“出游”计划,行程无法更改,提议呈书面证据,或在新加坡或伦敦与政府人员会面。

国会秘书处回应表示可在3月15日至29日之间的任何一天派另一名人员出席听证会,或安排视像会议,并表示可承担对方来新的费用。人权观察19日回复表示无法参加听证会,也没有接受视像会议的安排。

高科技时代,见个面那么难?

是谁有意避而不见,又是谁有意刁难吗?

红蚂蚁不好判断。但看到双方为了敲定一个日期而各说各话,就觉得好反讽。都进入高科技和互联网时代了,要见个面、说个话或吵个架竟有那么难,但通过网络来散播假信息却是那么容易。可以确定的是,因为价值观认知大不同,这不是新加坡政府第一次与西方非政府组织交手,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