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真新闻”太烂,“假新闻”怎能横行霸道?

更新:
2018年03月23日 19:49
在昨天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穆根部长(左)和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激烈交锋。
在昨天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穆根部长(左)和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激烈交锋。(海峡时报)

烂新闻不如假新闻

一家资料分析公司通过不正规渠道获得面簿用户大量的资料,竟然能够左右一场选举结果。这个消息连日来在多个国家掀起轩然大波,大家把矛头指向这家叫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政治咨询公司和社交媒体巨无霸面簿(Facebook)。

剑桥分析是在2014年滥用大约5000万个面簿用户的数据,以用户上网的习性为依据,精准地向他们投放政治广告,帮助好些国家的政治人物赢得选举,其中包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

厉害。剑桥分析不应该叫自己做“分析”公司,它应该自诩为“史上最强攻心术广告公司”,造势能力比星球上任何一家党机器都强。

“剑桥分析”搞搞阵,面簿在2015年就知道了,却没有据实公布。东窗事发后,连日来被多国政府和网民骂翻天。就这么巧,新加坡这个时候正在举行网络假信息听证会,我们那位律师出身的尚穆根部长昨天就跟面簿的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精彩过招。

在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部长几乎就把老外“烤”成沙爹了,那交锋热度令西蒙先生不得不直呼,“听听别人怎么说吧,咱俩需要休息一下”。西蒙先生口中的“别人”,就是一字排开、共同列席的推特、谷歌和亚洲互联网政策组织的代表。

23032018rep.jpg
面簿、谷歌和推特等科技公司代表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Gov.sg)

剑桥盗取面簿用户数据引发的风波,可大可小。它散播的“假新闻”不再只是瞎传某个部长或某个明星死去那么简单,这种新闻虽然带有恶搞成分,但不足以持续煽动民众情绪。剑桥使用的伎俩显示,借助于高科技,网民的信息可以被用来发动“攻心战”,对准网民口味、挑起某种情绪甚至是仇恨,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不要说冲击一个国家的选举了。

面簿用户信息外泄冲击选举 隐私问题成政治问题

个人隐私问题成了赤裸裸的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当然就要政治解决。接下来,由十人组成的新加坡国会特选委员会将做出什么措施建议呢?红蚂蚁和大家一样都等着看。

这几天,网络上好多人公开宣扬抵制面簿,什么“#deletefacebook"的运动一大堆。但这么做有效吗?全球信息现在基本上通过网络满天飞,还有多少人是每天准时打开电视机看新闻,一早起身吃早餐配一份报纸的?现在都是网!网!网!

如果不用面簿,那就改采whatsapp或twitter或instagram等等社交媒体吧。那红蚂蚁就好奇了,面簿的用户信息可以被滥用,其他平台是建了一道特别厉害的铜墙铁壁吗?它们的用户信息就不会被滥用吗?即使防得了“剑桥分析”,谁能担保不会冒出什么“牛津分析”、“哈佛分析”、“斯坦福分析”?

媒体生态改变  社交媒体反成信息源头

要不然,就一切打回原形吧。大家都不要上网,不要玩社交媒体,快快恢复原始生活,尽可能摆脱手机和电脑,人人身体健康,寿比南山。但说的比做的容易啊。科技不断把我们的生活带向未来,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怎么可能回归传统?

红蚂蚁从平面媒体转向数码媒体谋生,几个月下来基本看到一个趋势:传统媒体有不少新闻是从网上摘取的,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或新闻网站先报了一个消息,然后全部网站一起报,接着几家报纸一起跟风,社交媒体几乎成了主要新闻来源。特别是那些很“立体”的新闻,如咖啡店两方人马瞪眼酿打架、妇女野蛮霸占停车位、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这些特别需要配上视频才有看头的新闻,网民在新闻现场第一时间录下视频后挂上面簿,其实是帮了媒体一个大忙。

23032018-Jurong-point-mini.jpg
3月16日,一名女子被指在购物商场停车场“抢占”一家五口等候的家庭停车位,遭对方质问时,还傲气“炫富”,直言“每个人都知道我有三辆车”。这则消息最先在社交媒体上传出,传统媒体之后再跟进。(互联网)

“谣言总是遥遥领先”  有些国家网民不信传统媒体

还有,在那些新闻管制特别厉害的国家,好些网民甚至是不相信传统媒体的,认为传统媒体报道的尽是那些“政治正确”但内容空洞的烂新闻,他们宁愿相信一些小社交媒体,即便那些才可能是假新闻或不实谣言的传播阵地。听过,“谣言总是遥遥领先”这句话吧?意思是,网上的谣言最后都会变成事实。管得越紧反弹就越大,一些读者甚至去到极端,反过来认定传统媒体报的才是假新闻,网上的小道消息才是真新闻。

在这个烂新闻不如假新闻,官方消息不如小道消息的年代,我们该怪谁呢?

是怪政府管太严,只准媒体报道“政治正确”的新闻,导致长期被束缚的媒体失去活力;怪传统媒体失去方向,同时兼顾多个平台而自乱阵脚,还是怪网民素质太差,不是散播谣言就是听信假新闻,还是要怪什么“剑桥分析”公司,太没有职业道德?

手指指向谁都不对,那就怪社交媒体平台好了。(面簿只能怪自己名气太大,谁知道“剑桥分析”是什么鬼?)

社交媒体从 “小精灵”变“大怪兽”  让各国政府很头痛

社交媒体前所未有地打乱人类史上信息传播的模式,虽然就那么几个平台,但它们足以主宰全球信息流通。一旦内部缺乏有效监管,不愿控制或无力控制假信息的传播,“小精灵”变“大怪兽”,就会让各国政府很头痛。套用尚穆根部长的话:以前也有虚假信息,但现在最大的不同在于一小撮科技公司控制了拥有大量信息流通的平台,而虚假信息和分化社会的仇恨言论已经浮现,但这些企业却未有效监管。(3月23日《联合早报》第九页。)

为什么面簿或推特等社交媒体不愿撤下那些“假信息”或“不当信息”呢?

23032018-社交媒体.jpg
面簿及谷歌等科技公司代表昨天在激烈交锋中一致反对我国政府立法约束科技公司,并认为改善内部措施、教育公众等方式才是控制虚假信息传播的有效方案。(法新社)

一句话,它们也要吃饭的。我们用面簿都不花钱对吧?那面簿怎么赚钱的?它们需要流量和广告啊。那些“重口味”的信息能吸引眼球,有了眼球才能招到广告啊。而且,不同国家、不同企业对什么是“假新闻”、“假信息”的定义有不同的认知。

尚部长昨天举例说,亵渎回教的绘图在推特上广泛流传,但该社交媒体平台却以内容不算散播仇恨为由拒绝撤。所以变成说,在多元种族的社会里, 亵渎回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但是推特的相关负责人可能不这么认为。如果再遇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办呢?

所以有人说啊,不要批评中国政府了,它们其实是全球最有先见之明的政府,早早将那些外网和“境外势力”阻挡在外,筑起了比万里长城还要高的防火墙,政府不想让人民看到的信息都被阻截。

但新加坡很难。小国寡民,市场太小,面簿不一定把“小红点”放心上。即便尚部长亲自打一通电话过去,面簿就一定会把一则新加坡政府认为是假新闻的信息拿下来吗?不见得。而且作为一个区域金融中心、交通枢纽、中西文化汇流之处,如果小红点也去搞一个内网,那岂不是太搞笑?这一点,我们对政府还是有信心的。

新加坡搞不了内网 料立法夺回网络“维稳”权

政治问题需要政治解决,文明国家的文明政府高度重视法治,估计就是用法律的外衣去包裹政治问题,再用法律手段去解决政治问题。 尚部长昨天一再举例说明单靠科技企业的内部监管,不足以迅速遏制虚假信息与亵渎言论的传播。答案已经相当明显了吧? 

两个字:立法。

政府最终很可能通过法律途径来夺回网络“维稳”的管控权。什么鬼“剑桥分析”滥用面簿用户数据的行为被揭发,无疑是给政府送上一份大礼,让官方在敏感的言论自由和舆情管控问题上,有更充分的理由去推动立法。 必要的时候,就用法律逼迫社交媒体取下政府判断为不当的信息。 

不过,管控越大,网民反弹自然就会越大。政府在忙于灭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虚火的时候,也可能陷入顾此失彼的窘境。红蚂蚁认为,关键还在于,不要把传统媒体管得太死,如果不是“真新闻”太烂,网络“假新闻”怎能横行霸道?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