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厕所要给2元 会不会太过分?

更新:
2018年01月18日 19:30
chinatown restaurant
位于牛车水步行街的这家餐馆以往每天都有30人上门借厕所,结果将厕所弄得脏乱不已。店员一气之下挂出“禁止进入”的牌子,提醒非食客勿擅闯。(新明日报)

这不像是一起“外国人欺负新加坡人”事件,更像是一起“缺乏良好沟通互不尊重”事件。

人有三急,附近又没有公共厕所时怎么办?

本地一名62岁的Auntie上周末在牛车水步行街一带突然有三急,于是走进最近的一家餐馆上厕所。没想到如厕出来后,却被一名中国籍女店员抓住,执意要她付费2元,不然就得去清洗厕所。Auntie的丈夫最终掏出2元付给女店员。

父母受气女儿暴怒

Auntie的女儿听闻父母被外籍员工欺负,如厕竟被迫缴交2元后,上星期天(14日)在面簿上气冲冲发帖文将此事公诸于世,还附上该名店员的照片写道:“我爸爸说,这名中国女人向他们索取2元,只因为我母亲在她的店里紧急上了厕所。我母亲的膀胱很弱,有三急时一定要立即上厕所。当时,她走进该吃饭的地点上厕所,并没有人出面阻止她。

当她如厕出来后,这名中国女人才尝试拉住她,并告诉我父母用了她的厕所就必须给她2元,不然我母亲(听好噢,今年62岁)就得帮她们洗厕所作为赔偿(搞什么鬼?)。我很了解自己的父母,他们是众所周知脾气最好的人。当我父亲最后妥协付了2元后,那名中国女人还朝他发出一个胜利式的嘲笑,然后走开。”

 

Ridiculousness upon ridiculousness! How can we, Singaporeans, get bullied by these ruthless foreigners?? Please share...

Posted by Joey Tolora Peh on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为此,这名女儿在面簿上吁请国人分享她的帖文、共同抵制那家餐馆。她也质问新加坡旅游局和牛车水商联会:“难道这就是你们希望让全世界看到的新加坡?新加坡人竟然公然被外国人欺负,这简直令人火冒三丈!”她要求有关当局一定要给她一个答复!

最后还附上一句:谁伤害我的家人,谁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这名女儿还指出,相信该餐馆的店员除了对付新加坡人之外,也会用同样手段对付那些不知情的外国游客。

这起不愉快的事件昨日由《新明日报》独家报道。该媒体的记者星期一(16日)走访了那家据说向新加坡老夫妇索取2元厕所费的餐馆,得到了女店员的说辞。

不愿具名的女店员说:“他们不是我们的顾客,可是那妻子突然从店外走进厕所,丈夫则站在一旁,我上前询问丈夫有什么事,他就装作若无其事,不回答我。

十分钟后,妻子从厕所走出来,他们就一起走开,我上前追问,为什么擅自进入我们餐馆的厕所?他们也不回答,只是不断摇头和摆手。所以我才要求他们付费,不然就帮我们清理,毕竟我们的员工清理厕所、购买纸巾也需要费用。”

女店员强调,她是气愤对方无礼,没有事先询问就贸贸然闯进店内才向他们收钱。平日如果有路过的老人和小孩有急用向店里借用,店员一般都不介意让他们使用厕所。

她还指出,其实距离餐馆不到5分钟路程的地铁站内就有免费的公共厕所,她一般都会让非食客去地铁站如厕。以往,他们店里每天都有30人上门借厕所,结果将厕所弄得脏乱不堪,遍地都是粪便和呕吐物。他们一起之下就挂出“禁止进入”的牌子,提醒非食客勿擅闯(见封面图)。

是茶杯里的风波 还是外国人欺负新加坡人?

我们或许无法得知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双方说辞看来,这不像是一起“外国人欺负新加坡人”事件,更像是一起“缺乏良好沟通互不尊重”事件。蚂蚁认为最好不要意气用事,将小小的茶杯风波引爆成种族国籍问题。

网民对这种打着“民族与国籍”旗帜的课题自然有话说,蚂蚁咬了咬,发现还是明理人居多。

态度决定高度

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态度很重要。

要向餐馆借厕所,至少得先跟里头的人打声招呼,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礼仪,礼多人不怪。无论是谁,都不喜欢别人擅闯自己的地盘,尤其是那些开店做生意的人。

红蚂蚁这么爱四处趴趴走,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旅行,最头痛的一件事永远是找厕所。如果带上年迈的父母一起,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当务之急就是找好公共厕所的位置,图个安心。

就算你借给蚂蚁10个胆,蚂蚁也不敢走进一家餐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擅自使用人家的厕所。这与尿不尿急、地方高不高贵没关系。这关乎蚂蚁做人的最基本原则,况且打声招呼也花不了几秒钟。如果蚂蚁是以蚂蚁形态爬进厕所,那自然另当别论。

如果对方允许了,大家心里都舒坦。对方不允许,至少还可以顺便打听最近的厕所在哪里。这一招去到哪个国家都管用,尤其在欧洲那种公共厕所匮乏的地方,更是一定要“不耻下问”。

有时候实在没办法,不得不用厕所时,那就向餐馆买杯饮料或一份小吃吧,既不会烧破口袋,又能名正言顺地使用厕所,何乐不为?蚂蚁敢大大方方走进去不消费就使用厕所的,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商场和酒店而已。

中国的餐馆和商店还是很有人情味

回想起在中国工作与生活的十多年,蚂蚁也曾发生过不少“人有三急”情况,一般都能通过好声好气打个招呼的方式迎刃而解。

中国多数的餐馆和商店还是很富人情味的,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人更是热心,上门借厕所很少会当面说不。反倒是蚂蚁松了一口气走进厕所后,有时会因为卫生水平不达标突然就不急了,实在忍不住时也只得闭上眼睛憋着气完事。

难道是有语言障碍?

上述事件中的老夫妇会不会是因为听不懂中文也不会说华语,所以才没有事先询问,过后又一直不回答,只是不断摇头和摆手呢?

话说回来,这里是新加坡。就算用英语向店员借厕所,店员多多少少还是听得懂的,就算听不懂也能很快找到听得懂的人来解围。老夫妇的女儿说父母是众所周知脾气最好的人,那为何就不事先和店员打个招呼呢?是不是脾气好并不代表为人友善、也不代表会替他人着想?

蚂蚁想向该店提个建议,如果真要向上门借厕所的人收钱,就应该让制度透明化,做个小箱子之类的,让使用者将钱币投进去。收费2元是不合理的,毕竟2元都能买包经济饭菜了,5角钱应该是顶限。人家欧洲最贵最豪华的公厕也只收5角英镑。这笔钱可以用来买厕纸和清洁用品进行良性循环。

没了害群之马是不是就不用成为“溅国一代”?

比较让蚂蚁不解的是,在新加坡为何还是有人使用公共厕所时,将空间搞得如此脏乱?日本可以做到公共厕所即使没有经常清理,也依旧保持干爽洁净,我们为何就做不到?如果国人的素质一直提不上来,何年何月才能真正成为总理口中的优雅社会?没了害群之马,是不是会有更多餐馆愿意将厕所借给有急用的人呢?

蚂蚁在想,如果有一天老得膀胱也变得像上述老妇那么弱,是否要考虑穿成人纸尿片出门,这样就不会被人嘲笑是“溅国一代”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