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中国要将“厕所革命”进行到底

更新:
2017年12月01日 18:16
中国公厕
(互联网)

人的一生中约有三年时间是在厕所里度过的,要拉屎拉尿拉得痛快,设施和环境的打造很重要,不能让大小便变成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

中国立志要搞“厕所革命”,红蚂蚁举双手双脚赞成,至少在中国的景区,上厕所时不必再卷裤脚了。

蚂蚁一直喜欢去中国旅行,但有些新加坡亲戚一听到“中国”,脸马上皱成像哈巴狗。一些说怕忍尿忍到尿道发炎,一些说怕忍便忍到一直放屁。原来他们说的是公厕,一下怕臭气熏天,一下嫌无门遮羞,担心被人看到光溜溜的后面或前面,或者不小心踩到遍地“黄金”。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小便变成一场惊心动魄、速战速决的搏斗。

新加坡人怕中国厕所脏又没门,不敢去旅游

其实,这些爱干净的姐姐们必须要刷新记忆,不要以为中国人的生活还停留在石器时代。按蚂蚁过去在中国生活的观察,各大城市或知名景区的厕所已经大有改善了,很多装置了门和抽水马桶,找厕所不必再用鼻子去嗅。

蚂蚁1993年第一次踏上神州大地,去了云南石林,当时就真的是靠鼻子找厕所啦。找到之后,差点被眼前的情景吓晕。厕所没门,坑与坑之间连矮墙都没有,粪便、和女性生理用品全堆在坑里。蚂蚁没来得及拉裤子,就差点尿裤子。当时天冷,尿从身体排出的时候,与坑里冻僵的粪便触碰,一冷一热擦出火花,直见蚂蚁一边尿,底下一直冒烟,吓出一身冷汗来。

中国全国新改建旅游厕所6.8万座

蚂蚁后来和姐姐们讲了这个故事,大概是把她们给吓坏了,从此认定中国厕所处在最原始状态。但是但是,蚂蚁必须指出,现在的情况真是好多了。蚂蚁还把中国媒体报道的内容念给亲戚听:截至今年10月底,全国共新改建旅游厕所6.8万座,超过目标任务的19.3% 。还有啊,调查表明,群众对厕所使用的满意度上升到80%。

有人就问,这个数据有没有灌水?不好说,但蚂蚁选择相信,中国城市和景区公厕的情况近年来确实有改善。厕所里该有的都有了。门装上了,冲水系统和纸张也有了。印象中,蚂蚁在中国生活期间四处游走,只有一次在内蒙古与俄罗斯边境一带旅游时,找了很久找不到像样的公厕,当地餐馆的厕所的坑又堆满了粪还没有倒,最后只好找个少人经过的风水宝地,将粪便奉献给黄土。

中共总书记下令搞“厕所革命”

所以说,谢天谢地,中国要搞“厕所革命” ,给全球游客带来了福音。而这场“厕所革命”行动可追溯到2015年4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像反对“四风”一样,下决心整治旅游不文明的各种顽疾陋习,由此才打响影响广泛而深刻的“厕所革命”。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登高一呼,效果就很不一样。

不要搞成“面子工程”

不过,蚂蚁要提个醒,千万不要为了响应领导号召而搞“面子工程”。像是媒体去年报道的湖南长沙石燕湖全透明玻璃厕所,周边绿树环绕,风景秀丽,全透明厕所吸引了不少游人前来参观。

20171201hunan.jpg
(法新社)

“全透明玻璃厕所”,单单看这七个字就觉得滑稽了,这么多材料不用,竟要选择用玻璃做厕所?是红蚂蚁太保守,还是厕所单位太前卫了?男女厕之间仅隔着一面玻璃,朦胧可见,大多数人没敢体验,这比较像是搞噱头吧?这厕所不知道现在命运到底如何了?

厕所是民生大事 摊开来谈是好事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大便”、“小便”、“拉屎”等词汇不要在公共场所大声喊出来,会让人觉得没文化,餐桌上更是不要提起,以免倒人胃口。但红蚂蚁觉得,这样的教育观不正确,越是难以启齿的事,其实越是要提起。中国政府将它摊开来谈是好事。世界上最脏的地方,恰恰就代表了一个国家文明程度。大小便是天天必做的人生大事,有数据显示,人的一生中约有三年时间是在厕所里度过的,要拉屎拉尿拉得痛快,设施和环境的打造很重要。

“厕所革命”扫向中国农村

中国城市厕所和景区厕所建设略有建树后,接下来“厕所革命”将扫向农村,可见中共领导人是下定决心要把这场革命进行到底。红蚂蚁认为,“厕所革命”的这个方向是对的,相当符合中共领导人常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尤其是啊,中国国家旅游局发布的《厕所革命推进报告》提到,农村地区80%的传染病是由厕所粪便污染和饮水不卫生引起的,其中与粪便有关的传染病达30多种,最常见的有痢疾、霍乱、肝炎、感染性腹泻等。由此可见,现代农村很有必要打造现代化厕所,特别是现代化冲水马桶。

红蚂蚁有一次到广西农村采访,住进了农民的家,对方特地腾出一个房间让我过夜,十分热情。一切都很好,唯一不习惯的是,茅坑旁边就关着一头大肥猪,蚂蚁每次大小便后无法冲水,又让那头肥猪全程盯着看,深感尴尬。当时就想,如果农村也有冲水马桶那该多好啊。

污水处理系统要先搞好

想是这么想,但农村的厕所建设工程恐怕比城市还更大费周章,污水处理系统要先搞好才行。路透社引述世界厕所组织中国区专员白琳说,中国的厕所覆盖率不差,但污水处理系统则未达国际标准,若要改善中国的厕所,必须先提升污水处理系统,否则污水将威胁城市脆弱的地下水系统。他还说,中国中西部不少二、三线城市,尤其是乡镇和农村的公厕,其污水系统都没有接上管道,而是直接流入地下。

新加坡70年代也搞过“厕所革命”

所以说,打造现代化厕所不只看“颜值”,还要看“内在美”,不只是盖个新鲜的玻璃窗那么简单。红蚂蚁认识一位在中国打拼近30年的新加坡商人,他告诉红蚂蚁,中国现在搞的“厕所革命”,新加坡在上世纪70年代也搞过,他当时就亲身参与了新加坡的厕所革命。

“36个门的车”

这位林振伦先生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住过新加坡甘榜的人都知道什么叫做“36个门的车”。他笑说:“车子两边,每边都有18个门,那个门打开之后就是一桶桶的排泄物。因为市政管道没有接上,我们当时在甘榜都是用干厕,和中国农村现在的情况是一样的。那些排泄物都是装在桶里,由这些‘36门车’拉走。”

每家每户津贴500元做抽水厕所

林振伦当时家住榜鹅。他回忆说,政府后来给每家每户津贴500块钱,要大家去做三级化粪池的抽水厕所,让那些“36个门的车”的大货柜运输车全部走进历史。”林振伦的公司因为懂得做化粪池,在新加坡“厕所革命”的那个年代就接下了很多订单。

从事农事机械业的林先生还说,现在中国政府要在农村推广的,也就是三级化粪池抽水厕所,“这和70年代新加坡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

农村人都要筹集粪便来当做肥料,如果做了抽水马桶,还上哪里找肥料啊?林先生说,只要经过专业设计,水厕也是可以保留肥料。在三级化粪中,第一和第二池就可以掏来用,最后排出来的水,利用特制生态把臭味排掉,可以在农村边缘走一圈,给农物和树木施树和草都会很漂亮。林先生认为中国的一个问题是,很多施工单位都是没有按正规的三级化粪池的设计去做,“出来的水都很臭,根本起不了最后灌溉的作用。”

从干厕到水厕 再谈优雅社会

所以说,从干厕到水厕,每个国家都是一步一脚印走过来的。先以经济建设作为首要任务,然后再讲求文明社会。新加坡全国都有了水厕之后,大家开始讲求厕所要干净,要创造优雅社会了。

1996年时任总理吴作栋公开演讲中提出,要以公共厕所清洁作为指标,来判断新加坡创造优雅生活的进展,借此来反映国人是否为他人着想 。据媒体前辈描述,当时消息一出马上引起热烈讨论,有人甚至认为这么做不太体面。

公厕是人类社会行为的“照妖镜”

一转眼,21年过去了。新加坡变成优雅社会了吗?蚂蚁认为,没有。我们的硬件设施都齐全了,抽水系统、门、厕纸都有,就是态度不到位。老实说,有些新加坡人嫌中国公厕臭脏乱,但其实我们的公厕情况也不尽理想。除了机场是重要门面,还有一些高档商场的公厕因为有清洁人员定时清洗外,一些普通商场和咖啡店的公厕是不忍卒睹的。

公厕就是人类社会行为的一面“照妖镜”,有的人“来得匆匆,去不冲冲”,留下排泄物和纸张没有冲走,有的人踩在马桶上方便,留下可怕的黑印。有的人洗手不擦手,搞得满地湿漉漉,有的人直接把烟蒂丢进马桶里。新加坡人得多多努力了,我们离优雅社会还很远,我们的国民素养也不见得很好。

厕所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

台湾作家龙应台说过,厕所很重要,看一个城市是否文明,就是要去看下雨会不会淹水,地下道和公共厕所。台湾歌手陈升说过:“等你们(大陆人)上厕所会关门的时候,我再和你们谈统一。”

听来很霸气,但由此可见,厕所建设文明有多重要啊。厕所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