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可赚钱 但职涯周期短得可怜

更新:
2018年01月30日 18:00
LOL

电竞选手的生命就像樱花般,开得灿烂,但早早凋谢。

“炉石战记(Hearthstone)”脱胎于著名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目前全球玩家人数超过七千万人,为最知名的卡牌游戏之一。 2017年全球巡回赛(HCT)总冠军赛于1月21日开打,隶属台湾电竞战队“闪电狼”的陈威霖选手在连吞两败的劣势中,奇迹似的绝地大反攻,连续拿下三场的胜利,夺得2017的冠军奖杯,并抱回25万美元(约32万新币)的奖金,也再度为电竞圈点燃另一波的风潮。

闪电狼.jpg
陈威霖(互联网)

在今日,电竞早已不是“不读书的小孩在玩的东西“,而是全球市值1000亿美元(约1380亿新元)的超级大饼。在电竞环境成熟的国家,电竞不再被视为”游戏“,而是被当成”运动“在经营。战队成员也不是什么在电脑前抠肚脐的肥宅(胖宅男),而是职业化、专业化,搭配完整的后勤组织、技术训练。

电竞主要价值在点击率

但电竞主要的价值所在,并非世界大赛冠军杯。其值钱的秘密,其实在于“点击率”。

就拿”炉石战记“的玩家来说吧,七千万是什么概念?这种人口都可以成立炉石共和国了。那在广告主眼中,可是满满的商机啊。世界大赛只要有十分一的人口点击观看,就700万人了耶,比“新兵正传4”的票房还多了200多万。

说到底,电竞和电玩的势力抬头还是拜便利的互联网所赐,更搭上了近年来“直播”的浪潮。

开启“直播”商机的,便是玩游戏的“实况主”。这些人将游戏过程现场转播、录制影片,俨然就是一个个小小电视台。这些人不一定是电竞选手,卖的也不一定是技术,而是个人特质。有的实况主的确是绝世高手,阅听众就爱看他们秀操作、现美技;有的是打游戏时像打了鸡血似的,特激动,阅听众就爱看他们惨叫狂骂,娱乐效果特强;有的是来卖萌的,通常是漂亮的小女生。技术不好不打紧,观众看的是妹子,还有各种妹子卖萌的情调。

这盛况就像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各有各的特色,能吸引多少阅听众各凭本事。可别小看这些实况主,有名的实况主的点击率可是几十万、几百万,电爆一堆本地电视台的收视人数。电玩大赛能有今日盛况,也是因为有广大玩家的支持与收看转播所赐。

靠电玩可赚钱   但职业生命周期短

所以,靠电玩赚钱是可行的吗?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但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会是这个职业的“生命周期”。

拿一个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来说吧,职业运动员的年龄约在20到35岁之间。过了一定年龄,便免不了衰退,慢慢从第一线退下来。但以往的经验会继续被运动圈所重用,可担任教练将技术传授给新生代运动员,或在职业联盟或运动协会中担任要职。总之,这份事业可以是“一辈子”的。

游戏一旦收摊  绝顶高手变无用武之地

但电竞选手的职涯周期呢?一旦游戏收摊,绝顶高手就变得再无用武之地。

20180130_League of Legends.jpg
(互联网)

目前市面上最长寿的热门游戏,莫过于DOTA游戏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至今已迈入第九个年头。但霸权地位已备受挑战,相同性质的游戏如刀塔2(Dota 2)、无尽对决(Mobile Lengends)、传说对决(Arena of Valor)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再加上近来吃鸡游戏(即“绝地求生(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系列,游戏内容大致为百名玩家必须在孤岛内拼杀至最后一人)因其拟真性、互动性和适合直播等特质崛起,大幅冲击电玩版图。 “英雄联盟”受到的关注早不如以往,开始走向黄昏。

若玩家持续流失,游戏结束营运,职业玩家从英雄联盟”毕业“,可没有能继续担任教练这回事。若要在别的游戏东山在起,就等于砍掉重练,以往的荣光技巧都从零开始。而且所谓的隔行如隔山,换了游戏像换了世界。你在英雄联盟是顶尖高手,到了吃鸡的世界恐怕只能吃瘪。于是多数职业玩家免不了选择重新踏上普通人的生活。然后回头发现到,过去几年在虚拟世界投入了时间精力,但在现实世界却几乎一无所有。

可能电竞选手的生命,就像开在那枝头的樱花般。开得灿烂,但早早便凋谢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