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不是儿戏 暗藏着意想不到的黄金屋

更新:
2018年01月12日 22:22
DOTA 2
DOTA(Defense of the Ancients)中文是《遗迹保卫战》,又称“刀塔”,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打魔兽电玩项目之一,也是国际上奖金最高的电子竞技大赛项目。(互联网)

电玩的竞技大赛,其实就是一场江湖比武大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全球最多专业电玩玩家的国家是哪个?答案:中国。

收入最高的亚洲电玩玩家在哪儿?答案:中国,累计收入200万美元(265万新元)。

20180112_earning.png
(esportsearnings网站)

那收入最高的东南亚玩家在哪个国家?答案:新加坡,累计收入118万美元(156万新元)。

看到这些数据,你是否也和身为打工仔的红蚂蚁一样:精神为之一振、血液沸腾、脑筋飞速运转呢?

新加坡电玩第一代言人——雷蛇总裁陈民亮去年11月说过:“目前全球电玩市场的总值约1000亿美元(约1380亿新元),有20亿名玩家,比音乐和电影的市场还庞大,而且绝大部分玩家都在亚太区。”

亚太区的电玩市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天地?是否遍地铺满黄金?专业玩家们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是不是一个个都是百万富翁?

著名巴西作家保罗·科尔贺(Paulo Coelho)曾说过:“当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情时,全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达成。”于是,蚂蚁的好奇心被宇宙抓取,身旁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总之,6度分隔以后,还真的帮蚂蚁找到了一名在新加坡出生长大,后来移民去加拿大的专业DOTA玩家。

DOTA的天地 遍地是黄金

DOTA(Defense of the Ancients)中文是《遗迹保卫战》,又称“刀塔”,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打魔兽电玩项目之一,也是国际上奖金最高的电子竞技大赛项目,总奖金每年都翻倍增长,从2011年的160万美元(约212万新元)金额激增至去年第七届国际赛The International 2017(又称TI7)的2478万美元(约3291万新元)。

20180112_highest proze pools.png
(esportsearnings网站)

成为这个国际赛的冠军是每一名DOTA专业玩家的目标,也是今年只有25岁,却在6岁开始打电玩,拥有19年电玩经验的资深DOTA玩家陈文扬的终极目标。他最近在参与TI7赛事后到新加坡度假时被红蚂蚁咬到,接受了独家专访。

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陈文扬,玩家代号“MoonMeander”,他就像任何一名成天对着电脑、有着“IT男”加“宅男”look的年轻男子,根本看不出他已经是百万富翁,比你我都还富有。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经历一点儿都不普通。

20180112-MoonMeander.png
(liquipedia网站)

陈文扬在本地维多利亚中学考完O水准会考后,随家人移民加拿大,目前是加拿大公民。

他6岁时迷上电玩,原本只是一个嗜好,进而越来越沉迷,每天都会玩上10至12个小时。他还记得,19岁那年,在加拿大读大学一年级时,朋友向他提起一个叫Push TV的网站,可以在线实时玩电玩,还有观众在线围观,又能赚钱。

“于是我决定试试看。当时一想到我的朋友在旁围观,噢,感觉就非常好,然后玩着玩着,我越赚越多钱,一天能赚300美元。如果一个月30天都打电玩,我就能赚9000美元。”

辍学成为专业玩家 母亲极力反对

对一个大学生而言,这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诱惑。更何况陈文扬本来就对电玩充满热忱,于是他不假思索做出了辍学的决定,成为一名专业玩家。他说,当时反复思考后意识到,打电玩和念大学都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来完成,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于是他选择了电玩。

母亲强烈反对他的决定,不过在陈文扬的软磨硬泡、据理力争下,母亲的态度最终软化了。

“妈妈一开始会强烈反对,是因为当时大家都认为电玩没前途。她希望我完成大学教育后,想做什么她都不会干预。不过我告诉她,这个机会只是一个很小的窗口,如果我不好好珍惜,到了23岁、24岁大学毕业后再回去重拾电玩,一切都晚了,不是吗?”

事实证明陈文扬是幸运的。6年前,他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凭借自己的电玩天赋,在电玩界闯出了名声。

20180112-David Tan.jpg
陈文扬比赛时一脸轻松应战。(陈文扬提供)

陈文扬指出,要成为专家玩家相对简单,但如果要成为一名赚大钱的专业玩家,就犹如海底捞针那么难了,除非你拥有比他人更高超的电玩天赋及技术。电玩的竞技大赛,其实就是一场江湖比武大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DOTA的电玩世界里,每10万名玩家当中,才有一人最终成为专业玩家。在这些专业玩家当中,只有10%或更少的人,能够每年赚取1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其他人能赚到的钱少之又少。”

他还说,专业玩家如果能在国际大赛中登榜,绝大部分一年都能赚取10万美元的收入,哪怕是排在最后一名,一年都能赚两三万美元。技术更好的可以每年赚取25万美元,或者50万美元的收入。全世界最好的15至20名玩家,每年能赚取百万元以上的奖金收入。除了奖金,专业玩家还能从其他代言活动赚取额外收入,商家们也会赞助不少免费产品供他们使用。

东南亚玩家当中,新加坡选手收入排第一

在东南亚,目前收入最高的专业玩家是代号iceiceice的新加坡男子许培祥(27岁),他是目前东南亚地区靠电玩赚取百万元收入的唯一一名专业玩家,目前总收入为156万新元左右。

20180112-Singapore players.jpg
(liquipedia网站)

在新加坡排名第二的是代号hyhy的林汉勇(27岁),不过他打电玩的累计收入只有约5万1842新元。陈文扬解释说,那是因为林汉勇的所有家人都极力反对他打电玩,所以他一直没法展翅高飞。

林汉勇的经历让陈文扬不胜唏嘘。他说:“我觉得新加坡的长辈比其他国家的长辈更为保守落伍。在加拿大和欧洲,非常小的孩子都在玩电玩,成年人都不会过分阻挠,因为他们将之视为协助孩子开发脑力。现在新加坡的成年人虽然思想开放了,因为他们自己整天也在看手机,但对电玩的看法比起其他国家还是相对保守,这种心态应该要改改。”

目前东南亚最强的队伍名为Mineski,由许培祥和其他来自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玩家一起组成。许培祥去年曾组织过一个全部由新加坡玩家组成的队伍,但这支队伍因整体技术不够好,无法出人头地。

陈文扬补充说,自己并不是叫大家沉迷于电玩,而是必须找到一种平衡,他认为,新加坡的父母不应该禁止孩子玩电玩,但必须严格限制孩子玩电玩的时间。

或许蚂蚁对文字比较敏感吧,陈文扬的话语和语气,似乎透露着一层弦外之音,那就是:新加坡之所以不能在电玩国际赛上闯出优越成绩,是因为新加坡父母在“拖后腿”。

经历本地O水准会考洗礼练就一身抗压能耐

新加坡有一个其他东南亚国家和欧美国家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我们的O水准会考。

亲身经历过O水准会考的陈文扬说,压力超大的考试氛围让他锻炼出一身抗压能耐、百毒不侵。他在赛场上就曾看过其他国家的一些17岁的电玩选手,在国外比赛时承受不了在几千人面前现场比赛的压力而彻底崩溃,断送了专业玩家的前程。

马来西亚的玩家高手如云

如果从数据来分析,邻国马来西亚的注册DOTA总玩家人数(368人)虽然比新加坡(376人)少,但是马来西亚在DOTA电玩界的排行榜却比新加坡高,排名第八,总收入464万美元(约616万新元),专业玩家77人。新加坡排名第十八,总收入168万美元(约223万新元),专业玩家人数49人。

20180112_countries.png
(esportsearnings网站)

在法律上几乎被视为失明

成为专业玩家后,陈文扬虽然已经不像小时候一天玩上10至12个小时,但每天还是会玩至少4个小时,集训期间就会增至一天10小时。现在,他会投入更多时间来思考和策划战略与战术,为自己退休后成为电玩教练铺路。

他告诉红蚂蚁,专业玩家一般都会选择在25岁至30岁期间退休。在竞争非常激烈的电玩界,基本上没有年龄在30岁以上的专家玩家,这点和专业足球员和篮球员非常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身为专业球员,即使没有出场比赛或者比输了,他们依然能赚取几百万元的收入。专业电玩玩家如果连续两年比输了,不但没有收入,还得被“强制退休”,相比之下非常残酷无情。

长期对着电脑也使陈文扬患上重度近视。用他的话说,就是“几乎在法律上被视为失明了”(almost legally blind)。他的腰部和背部也因长时间坐在椅子上而疼痛不已。

中国电玩市场潜力无限

经常飞往上海和苏州比赛的陈文扬一提起中国市场,立即眉飞色舞。他说,中国的电玩市场是如今全球投入最高的一个板块。商家们看准了电玩市场的商机,各类投资从四面八方拥来,已经不只是“黄金屋”那么简单。

商家们会要求电玩选手在参赛时将各种产品的商标穿戴在身上,尤其是衣袖上的明显位置。这些中国队伍出外比赛所享有的豪华待遇,更是让陈文扬艳羡不已。

他还透露:“中国队在国外比赛的住宿条件一定是最好的,住的是最大的房子,带有游泳池的那种,也有最好的教练陪同。此外,他们还有随行的厨师、保姆、司机、物理治疗师、个人健身教练,甚至是心理医生等。”

中国收入最高的专业电玩玩家也能够轻易得到比其他国家的玩家更高额的合约。据他所知,中国的首席玩家去年底刚签下一份300万美元(约398万新元)的合约。在中国,专业玩家们平均每个月都能赚到1万美元(约1万3272新元)的收入。刚入行的新手每个月也有1000美元(约1327新元)的收入。

中国不只专业电玩选手多,手机游戏电玩市场也非常庞大。据《联合早报》报道,2017年中国最火热的手机游戏为“王者荣耀”。根据《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游戏商腾讯全年游戏营收预计超过千亿元人民币,其中王者荣耀上线迄今累积收入达300亿人民币(61亿新元)。它也是全球下载量最多的游戏,下载次数突破2亿次。

20180112-wang zhe rong yao.jpg
(互联网)

母亲成了最忠实粉丝

陈文扬的成功,自然也改变了他母亲对电玩的看法。每次比完赛回家,妈妈都会给他准备他最爱吃的食物,用各种方法来宠着他。

他说:“妈妈现在成了我最忠实的粉丝。我的赛事她一场都没有漏看过,即使我没出席的赛事,她也场场必看,对整个电玩业的动态了如指掌。”

对陈文扬而言,电玩已经从原本的沉迷、上瘾,演变成今天的生活方式。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赢取国际赛The International的冠军。上台领取冠军奖杯的过程,就是公告天下:你才是最棒的!你的队伍是最好的!那种感觉超棒的!然后将那一刻拍下来,老了拿给孙子们看,哪,爷爷年轻时也曾经如此疯狂过!”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