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李显龙言论发难, 越南、柬埔寨何事来找茬?

更新:
2019年06月10日 14:16
 越南从柬埔寨撤军之后,越南军人在1989年9月20日等待离开柬埔寨。(法新社)
越南从柬埔寨撤军之后,越南军人在1989年9月20日等待离开柬埔寨。越南入侵柬埔寨早已存在于1979年的联合国理事会的联合声明里(法新社)

反对越南侵柬,并不等于支持红高棉。

李显龙总理前星期五(5月31日)在个人面簿页面上发表了对泰国前首相布勒姆逝世的慰问唁函,赞扬他曾在反对越南侵略柬埔寨的事件上所作的贡献,岂知却因此引来越南和柬埔寨两国的责难,说“越南侵略柬埔寨”的说法乃“未真实陈述历史”。

柬埔寨首相洪森在个人社交网页上“回敬”李总理,说李总理的言论证明新加坡是支持当年残暴的红高棉政权,新加坡对红高棉的灭绝行动“作出了贡献”,语气不客气之极,简直就不像是亚细安大家庭里的自己人。

越南入侵柬埔寨存在于1979年联合国理事会联合声明

我国外交部过去几天为这件始料不及的意外事件进行了不少沟通工作,并引经据典说明越南入侵柬埔寨是早已存在于1979年的联合国理事会的联合声明里。

越南在1978年12月发动侵犯柬埔寨的军事行动,而布勒姆是在1980年至1988年期间担任泰国首相,为泰国的民主化和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他退出权力中心之后,仍旧享有崇高的地位,受王室和泰国朝野所尊重,他也跟新加坡领导人长期保持友好关系。布勒姆当年在反对越南行动上的立场坚定,尽管新加坡当时讲话“很大声”,不放过任何国际论坛发声的机会,若没有布勒姆的积极带头,当年亚细安五国的抗越行动便事倍功半。

越南成苏联马前卒,泰国可能成下一个目标

越侵柬战争就发生在泰国门口,泰国感受到的威胁比其他亚细安国家更大更深。1976年7月南北越统一之后,苏联及其东欧集团不断加强对越南的援助,企图在中南半岛建立一个亲苏联的“印支联邦”,越南顺理成章地成了苏联的马前卒,泰国可能就成为越南野心的下一个目标,从当时的国际形势来看,受到苏联支持的越南共产党政权雄心勃勃,当时越南自称是世界上的一个军事强国,它也的确是东南亚一个可怕的军事力量,美国刚在越南战争中搞到元气大伤,对越的军事野心一时无暇顾及。

侵略就是侵略,何况越南背后有苏联

越军进入柬埔寨时,受到不少柬国人民的欢迎,因为越军把他们从红高棉的地狱里解放出来,亨桑林政府在越南的扶持下,成了傀儡。

20190610 cambodia court website.jpg
由联合国支持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在2014年8月7日做出裁决,宣布判处两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农谢及乔森潘终身监禁。(联合国新闻网

越南推翻残暴的红高棉政权,表面上是为柬埔寨人民做了一项功德,却没有获得亚细安的喝彩。对亚细安来说,侵略行动就是侵略行动,何况越南背后有更可怕的苏联。所以,反对越南侵柬,并不等于支持红高棉

新加坡当年的外长拉惹勒南在国际上奔走,在各个国际论坛上说得很清楚,这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生存原则问题。一个大国侵犯更小的邻国,不管其侵犯的理由有多正当多堂皇,侵略行动不能受到姑息。若其侵略后果被当作既成事实而不受到谴责,便在国际上立下一个恶劣的样板。现在越南说当年他们是协助柬埔寨从红高棉手中解放出来,如此论调听来耳熟,就像日本的右翼政治势力,至今仍把日本当年侵占东南亚美化为“协助东南亚人民从西方殖民主义者手中解放出来”一样。

抗越事件考验亚细安精神,也锻炼新加坡的求存意志

当年若不是亚细安五国新、马、泰、菲和印尼的团结一致,极力迫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并要求日本和西方等发达国家在越南撤军之前不要为越提供任何经济援助,也就不会有后来洪森势力的崛起,洪森今天不感激亚细安的鼎力相助也罢,岂可反咬新加坡一口?

当年的抗越事件,考验了亚细安精神,新加坡则突显了一个小国维护生存原则的坚决不妥协性格,当年的东南亚安全危机也锻炼了新加坡的求存意志。今天越南和柬埔寨联合起来跟新加坡找茬,新加坡没有理由就此改变我们对越南侵略柬埔寨这段不太久之前的历史事实的论述。越、柬两国若硬要把黑说成白,先到联合国理论去,他们有本事修改过去的文件再来说也不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