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长维文:我们的邻居须知,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6:29
新马两国外交部长才谈得好好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右)隔天竟然就登上入侵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我国外长维文(左)今天在国会上回应: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需要反击的时候会反击。(曾庆祥制图)
新马两国外交部长才谈得好好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右)隔天竟然就登上入侵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我国外长维文(左)今天在国会上回应: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需要反击的时候会反击。(曾庆祥制图)

北方邻居不要再suka suka 坐船吹海风了。

估计没有一种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像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这么复杂、独特。

两国外交部长才谈得好好的,北方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竟然就登上入侵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我国向马国发出外交照会抗议这种越界的“吹海风”行为,同时决定延后一个原定今天于本地举行的部长级会议。在一片纷扰声中,我国却又敞开双臂欢迎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到访。

vivian and azmin vivianfb.jpg
我国外长维文(左)与到访的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在新加坡河旁散步。(维文面簿)

新马关系很复杂,同个时候“欢迎”又“抗议”

“欢迎”和“抗议”,两个互不相干的词汇竟能同时出现,说明新马关系有多复杂。面对个别人士的挑衅行为,我国以大局为重,不切断任何沟通渠道,但对于任何挑战国家主权行为,是毫不犹豫地做出抗议。

新马这一轮纷争完全因马国希盟政府自去年10月以来,单方面改变两个现状所挑起的:

一、扩大柔佛新山港界;

二、将巴西古当上空划为永久飞行管制区。

同时,马国政府又在沉默一年之后,才来抗议我国在实里达机场装置“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起降程序。

20181204_seletar.JPG
实里达机场。(联合早报)

以“军事用途”为由,将巴西古当上空划为永久飞行管制区是非常不友善之举,而且有可能影响飞行安全。这种先下手为强的蛮干行为看似很高明,能为自己积累谈判筹码,但实为损害马国政府信誉,更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红蚂蚁在另一篇文章中《飞萤飞不来,找谁算帐》提到,马国自己的飞萤航空因为飞不来新加坡而损失惨重。)

李显龙总理派张志贤和王瑞杰向马哈迪表达“严正关注”

由于事态严重,连李显龙总理在去年12月31日都不得不派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和财政部长王瑞杰到马国去同首相马哈迪会面,以传达李总理的“严正关注”(grave concerns)。外交部长维文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一一反驳马国的指控。

卫星图像显示巴西古当已有105米高建筑,ILS怎么会妨碍发展?

pasir gudang.jpg
卫星图像显示,巴西古当目前已建有高达105米的建筑物,实里达机场若启用ILS,并不会导致马国无法在巴西古当建高楼。(新加坡外交部)

维文特别提到,公开获取的卫星图像显示,巴西古当目前已建有高达105米的建筑物,比我国多数组屋还高,实里达机场若启用ILS,并不会导致马国无法在巴西古当建高楼,也不会导致巴西古当港口无法迎来高桅船。

最反讽的是,维文说:

“新加坡民航局装置ILS是要为了协助飞萤航空在实里达机场运作,而ILS却招致马来西亚的反对。”

海域纠纷:我国长期巡逻,马国去年11月突派船侵入

在水域问题上,维文也指出,马国单方面重划新山港界,毫无疑问已经侵入我国水域。

maritime boundary MFA.jpg
(新加坡外交部)

新加坡长期就在那片水域巡逻,而马国也从来没有提出任何抗议,2018年11月却突然派船侵入。维文说:

“尽管马国外交部发声明说,将‘采取所有有效措施给局势降温’,但马国政府船只还是每天侵入我国水域。”

马国说一套做一套,在海域和空域等双边议题上,不是无端生事是什么?面对邻居的无理取闹,新加坡还是保持风度,尽量做个好邻居,甚至连马国回锅首相马哈迪一再嚷嚷的水价问题,我们都愿意奉陪谈谈了。

水价问题:新马总检察长去年12月会晤以了解各自立场

维文今天透露,马哈迪去年11月与李总理会晤时,提及检讨水价的事项,双方同意由新马两国的总检察长会谈,了解各自的立场。

20181206_bila.JPG
马哈迪(左)去年11月与李显龙总理会晤时,提及检讨水价的事项。(法新社)

我国总检察长黄鲁胜和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去年12月会晤,但之后因为新山港口界限和实里达机场仪表降陆系统引发的新课题影响了他们的讨论。

维文重申,新加坡会尽全力以“冷静、合理和专注”的方式,处理新马关系中的所有问题。他也说,新马双方做事要有诚信,遵循国际法及国际规范,并尊重现有协议。

秀才遇到兵,我们是不是也该还以颜色?

这是都是不变的大原则。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一旦底线被触及,我们是不是也该还以颜色?

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任梓铭今天就问部长:“对方一再挑衅,我们就回说:‘不要这么做’ 是否会在某一个节点上......我们也该当个'坏警察‘,让北方邻居明确知道,如果继续挑衅,我们将以同等的方式做回击?

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 = 反作用力。

维文: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需要反击的时候会反击

维文在答复中说,“身为外长,有些东西是我不能说,也不应该说的”,他建议议员去问问国防部长黄永宏。

vivian and saifuddin ST.jpg
维文和马国外长赛富丁上周二(1月8日)在我国会面。(海峡时报)
ng eng hen fb.jpg
维文称,有些事不是外长能说的,他建议国会议员去问问国防部长黄永宏(左一)。(黄永宏面簿)

维文提了四点:

一、国内必须保持团结,这有利于外交上的谈判。

二、全面防卫和我国在武装部队的开支起很大作用,有强大的军队对外交工作是一大帮助。

三、保持冷静化解纠纷不让它形成以牙还牙的循环。

四、我们的邻居要知道,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我们会低调但有效地做出回应,这是新加坡的一贯作风。

维文:不相信扩音器外交,低调做出回应

维文也说:“红线不是轻易划出的,也不能在没有考虑后果的情况下公开宣布。”他希望新加坡人明白,有些事情是在台面下运作的,并强调“我不相信扩音器外交’。

在答复三巴旺集选区议员维凯的询问时,维文再强调:

“我们一定会采取适当措施维护我们的利益。任何国家都不要以为在和新加坡交涉时,可以无成本地采取冒进或滑稽的动作,那是会有后果的。”

“我们立场坚定,但也保持冷静,低调但明确地维护我们的利益。不是以为我们不会反击,该出手的时候,我们会出手。”

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如期到访,我国表示欢迎

虽然部长级联合会议展延了,但是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昨天还是如期到访。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和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今天都在面簿中表示,和阿兹敏相谈甚欢。

许文远说:

“和阿兹敏聊得很好,我们都希望能把双边关系拉回正轨。”

黄循财说:

“我和阿兹敏联合主持马新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Joint Ministerial Committee for Iskandar Malaysia,简称JMCIM)会议,因为柔佛州务大臣侵入我国海域而延后举行,但阿兹敏还是来我国访问了。我们开了一场很好的早餐会。”

阿兹敏也在面簿上图文并茂地分享他分别和许文远和黄循财会面的照片,并表示就双边议题进行了坦率正面的交谈。

azmin and khaw azminfb.png
阿兹敏(左)与许文远。(阿兹敏面簿)
azmin and wong azminfb.png
阿兹敏(右)与黄循财。(阿兹敏面簿)

柔佛州务大臣不要suka suka坐船吹海风

至于那位柔佛州务大臣,据说吹了海风之后还想坐车兜风,但被及时拦阻。话说马哈迪上周四到新山与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会面,依布拉欣过后开着宝腾国产车载马哈迪去士乃国际机场,网上盛传奥斯曼沙比安也想开门坐上后座,却被一名身穿军装者阻止。

johor MB stopped from riding car.jpg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开车载马哈迪,网上盛传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右二、戴眼睛者)也想坐上后座,却被一名身穿军装者阻止。(互联网)
20190110 Osman Sapian FB 1 (1).jpg
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左)上周三(1月9日)高调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还在面簿上载多张巡视照片。(奥斯曼沙比安面簿)

这是马国家务事,外人看热闹不多评论,但在双边问题上,新加坡的善意不应被人利用或占便宜。小红点不只没有以牙还牙,甚至还在柔佛缺水的时候给对方多供应水,连续三天每天额外供应600万加仑的净化水,这可是不小的善意。

北方邻居如果想要表演“政治秀”随便你,但请别冒犯到你的邻居,更不要suka suka坐船吹海风。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