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种族政治的破车越飙越快,马哈迪陷困境新加坡成冤大头

更新:
2019年03月06日 16:37
马国首相马哈迪。
(设计对白)马哈迪:输了两场补选,我还是好棒棒。(互联网)

邻居没得选啊。

马国政治乱糟糟,马哈迪压力越来越大,用福建话讲就是“bo ho seh”啦。

几个补选都输掉,输完金马伦,再输士毛月,一下个晏斗也是硬仗。

伊斯兰党和巫统“结婚”,马哈迪压力大

马国媒体昨晚报道,伊斯兰党和巫统决定非正式结盟,两党会在国会及补选合作,这场政治婚姻现阶段对希盟来说虽不至于是致命一击,但肯定是雪上加霜。

20190306 umno and pas internet.jpg
巫统与伊斯兰党开会后,昨晚宣布“我们要结婚了”。(互联网)

两次补选的马来选票已经不理想了,巫伊眉来眼去证明是抢攻马来选票的不二门法,希盟下届大选还有戏唱吗?

当然,老马还是希盟不可动摇的盟主,凝聚这个脆弱的执政联盟还得靠他老人家,但经过几次补选失利,这位93岁老人在内外夹攻的窘境中已越陷越深。

20190306 mahathir points bloomberg.jpg
93岁的马哈迪在内外夹攻的窘境中越陷越深。(彭博社)

马国内部政治不稳定,谁遭殃?答案很明显:新加坡。

不让人意外,就在希盟上周六输掉雪兰莪士毛月补选之后,马哈迪隔天就在新马水供问题上开炮。他嚷嚷说,新加坡不会要把和大马的水供纠纷带上国际法庭,因为“如果上国际法庭,他们会输”。老马还老调重弹说,马国以每1000加仑3仙的价格卖生水给新加坡是很荒谬的。

会叫的狗不咬人

红毛人有句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用在老马身上再贴切不过。老人家越是高分贝喊话,就越不会有实际动作。够胆的话就赶紧上法庭吧,看看是谁在颤抖。而且,还好死不死,找那位被曝持假学历的柔佛州务大臣出来对外放话称,州政府计划往后不再依赖新加坡的净化水源,柔州要“靠自己”

20190306johor spore water pipe.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靠自己”从2004年就喊得震天响啦。不管你是要搞“飞天车”还是要搞净化水,反正新加坡外交部这个星期再清楚表明,我国立场不变,任何一方包括柔州都得遵守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任何一方都不能单方面修改协定条款。

一再被当沙包,做你的邻居够倒霉

马国政治人物要忽悠自己国民,那是你家的事,但做你的邻居也够倒霉的,每次内部政治不稳定,就拿新加坡来开刀以转移焦点,怪不得最近有数据说,去年到马国玩的新加坡游客人次减少近15%

红蚂蚁提个醒,随着马国那辆种族宗教政治的破车越飙越快,马哈迪身陷困境找不到出路,新加坡注定继续倒霉。

这里就给蚁粉梳理一下,看看老马的“外敌”和内讧,看完就知道马国政治前景动荡难安。

“外敌”:被伊党和巫统的种族及宗教主义绑架

金马伦补选输,士毛月补选也输。两次都是伊斯兰党和巫统联手抢下绝大部分马来票,希盟的马来选票流失。希盟的马来支持票本来就不高,上届大选只拿下25-30%的马来选票,下届大选很不妙。

20190306 ICERD NST.jpg
由伊斯兰党挑起的“反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在吉隆坡上演。(新海峡时报)

自去年12月,《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这五个英文字母被伊斯兰党操作成“反伊斯兰、反马来特权”的词汇之后,马国种族宗教政治这辆老车就踩不住刹车,一路往前冲。

财长是华人,总检察长是印度人,马来籍消防员在兴都庙冲突中丧命,都被有心人操作成希盟政府已由非马来族掌控的假象,据说乡村马来选民还真相信。网上和whatsapp平台甚至一度出现毁谤民主行动党具“反马来人、反伊斯兰、亲共产主义、亲犹太复国主义“议程的谣言。

巫统与伊斯兰党决定非正式结盟,肯定是为选举考量,这无疑给希盟更大的压力。有舆论担心,希盟被伊党和巫统的种族及宗教主义绑架,大家为抢马来和穆斯林选票市场而比赛看谁更加“伊斯兰化”,这种在政治意识形态上走宗教主义偏锋的玩法,不仅将壮大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也将把马来政治推向更激烈的斗争漩涡中。

内讧:3月“政治巨变”传言流窜

马国3月“政治巨变”的传言流窜,还出现“倒马”名单包括安华、副首相旺阿兹莎、林吉祥、林冠英等人。无风不起浪,为什么会有这些传言呢?

马哈迪的土团党东渡沙巴扩张政治版图,还接收六个巫统党员,一跃成为成为国会第四大党,引起盟党猜疑。明明说好将传位给安华,但行动上却又传递另一种信息。新成立的经济行动理事会,竟然容不下“未来首相”安华。

20190306 mahathir and anwar malaymail.jpg
马哈迪(左)和安华看似相见欢。(马来邮报)

一边刻意将公正党主席安华边缘化,一边拉拔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甚至有传言称阿兹敏将出任副首相。这么盘根错乱的党内关系,你说这个执政联盟能不分崩离析吗?难怪雪兰莪和吉隆坡上个月出现印有公正党党徽的横幅,公开要求马哈迪下台并让安华接班。

马国政坛不稳定,新加坡遭殃

马国政坛动荡不安,倒霉的是新加坡,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吴作栋总理1990年至2004年执政时期,马国首相正好就是马哈迪。那时新马关系风雨不断,水供协议、丹戎巴葛火车站的迁移、白礁主权问题、西马工人的公积金问题等双边议题都难谈拢。这期间,老马正好也面对国内诸多严峻考验,包括亚洲金融风暴,安华被革职,1999年大选“烈火莫熄效应导致国阵流失大量马来选票等等。

那场由伊党挑起的“反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上演,在那之前的几天,也就是12月4日,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就在国会上说,有意收回自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领空的控制权,还说新加坡为提升实里达机场而公布仪表着路系统(ILS,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侵犯了马国领空主权”。这个向新加坡“宣战”的时间点也选得太巧了。

20190306 seletarairport ST.jpg
新加坡实里达机场。(海峡时报)

现在,伊斯兰党在退出国阵40多年后竟和巫统“拍拖、结婚”,无疑给希盟内马来人为主的政党和领导人施加更大压力。如果不往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靠拢,就会失掉保守马来选票,但一旦这么做,希盟很可能会丢失中间选民的票。下一场补选如果再输,看看老马会不会又拿新加坡来开刀?借炒作新马议题来稳住马来选票是他一贯的伎俩。

新马纷争的本质是制度之争

正如我国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说的:“马哈迪把新加坡当成“妖怪”(bogeyman)鞭挞以争取马来选民支持,是一个屡试不爽的策略,以前当巫统领导人是这样,现在成为希盟土著团结党主席后也这样。”

据《今日报》报道,比拉哈里说,那些被挑起的新马双边课题一点都不新,但也无解。因为双方必须有意愿去解决,而马来西亚只是想利用那些议题去争取支持。实际上,新马纷争的本质是制度之争,我国不分族群、任人唯贤的精英制度,和马国的种族政策形成鲜明对比,新加坡越是成功,就越是老马眼中的刺。

老马是玩火老手知道红线在哪里,下一个马国首相会不会更糟?

有这样难搞的邻居,你说能怎么办?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注定就要缠绕几代人吧。谁叫我们的隔壁是新山呢?现在这位老马首相虽然玩火,但至少是一个玩火老手,第一次执政当了22年首相,他知道怎么和新加坡玩才不会玩出火。

20190306 Mahathir laughs internet.jpg
(设计对白)老马:我很会玩。(互联网)

那些年轻的马国部长会不会玩得更凶更狂呢?如果是一个弱势的政治人物接任马国首相,情况可能会更糟,有样学样但不知道克制。听来很反讽,老马给我们添麻烦,但我们可能还要感谢他继续撑着。

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接下来就要接班,马国肯定不会放过这种试探对手意志力的大好机会,新加坡到时也只能拿出“架撐”,秀肌肉划红线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