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兴都庙纠纷出人命 谁该为此负责?

更新:
2018年12月21日 15:16
马来西亚吉隆坡兴都庙上个月发生骚乱,导致一名马来消防员遇袭受重伤,不幸逝世。
马来西亚吉隆坡兴都庙上个月发生骚乱,导致一名马来消防员遇袭受重伤,不幸逝世。(当今大马)

政客爱炒作种族课题。

上个月在兴都庙骚乱事件中不幸遇袭受重伤的马来西亚消防员莫哈末阿迪苦撑三周后,在本月17日逝世,没能回应未婚妻的期盼,一起回乡举办原定5天后的婚礼,让人难过。
  
24岁的莫哈末阿迪是在上月27日前往雪州USJ25区施菲尔斯里马哈马廉曼兴都庙的骚乱现场执行公务时被暴徒殴打至重伤,入院后状况一度好转,讵料最终传来噩耗。各方包括朝野领袖纷纷表达哀悼,严惩凶徒的声浪更是不绝于耳。

Muhammad Adib Mohd Kassim AFP.jpg
24岁的莫哈末阿迪是被暴徒殴打至重伤,入院后苦撑三周逝世。(法新社)

连串“阴差阳错”   阿迪死得冤

阿迪可说是死得真冤枉,兴都庙因搬迁事宜发生骚乱,有人纵火烧车,他前去救火,还却被恶徒从消防车拉下殴打至重伤。警方就这起骚乱事故目前已逮捕了106人,其中21人陆续被提控上庭。106人中共有50名巫裔、47人印裔、1名华裔及8名印裔穆斯林,并开启67个调查档案。
  
更冤的是一连串的“阴差阳错”才导致悲剧的发生。首先,这家百年老庙是被逼迁而引起不满吗?非也,2014年,斯里马哈马廉曼兴都庙管理委员会和One City发展公司签署协议,将庙宇土地交给这家发展商,而发展商提供另一块土地,以及赔偿150万令吉建庙。
  
但过后委员会闹分裂,内部有人反对迁庙,在法庭发出拆迁令后采取守庙行动。
  
接着再来个“白目蛮横”的发展商,没意识到凡牵涉到宗教课题都得小心处理,就算对方出尔反尔,也得费心周旋,结果根据内政部长慕尤丁透露,One City的律师雇用一群马来人“保卫”147年历史的兴都庙。
  
他们在庙宇策动暴动及尝试占领有关膜拜场所,触怒了在场的印度人,导致随后发生的骚乱及财物损失。被激怒的庙宇群众隔天举行集体抗议行动时,又参杂了一些印裔黑帮分子,以至有破坏烧砸行为,从而发生阿迪的悲剧。

警方缺意识  议员缺常识

msia temple internet.jpg
百年兴都庙因搬迁事宜引发发生骚乱,有人纵火烧车。(互联网)

“推波助澜”的是马国警方首天晚上的反应迟钝,竟在爆发冲突之后超过2个小时才到场,是到场拍案发后照片吗?这当然加深兴都庙支持者的不满,最扯的是警方没危机意识或常识,竟没对这样牵涉宗教场所的冲突提高警惕,加强防备,才导致第二夜又出现严重失控的情况。
  
受雪州大臣委托处理事件的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更是帮倒忙,在还未了解真实情况,就在网上贴文指穆斯林进入兴都庙制造骚乱。他过后道歉并澄清说自己是在观看网络影片后,在帖文中引用“穆斯林”来形容在事件中高声呐喊的男子。
  
他表示帖文后收到多方包括执政党、反对党及友人的劝告,已在两小时后引用“流氓”来替代“穆斯林”一词。这可说是知错能改吗?但有些后果不是你的道歉能弥补的,只能安慰说是聊胜于无?再者,两小时后改正错误,在现今恐怖的网络时代,哪怕只有短短半小时,散播的后果已不堪设想了。
  
再有5名印裔部长和副部长,没立马到场协调或公开安抚印裔同胞,反而集体公开指责警方,就像是隔岸观火心态,明明火在烧,没帮忙阻止火势蔓延,反倒指责旁人为何没救火,看来没有当官的常识,有人说没有常识,但要看电视,电视剧剧情不都是在案发后,议员或主角才到场,抱着受害者一并安抚在旁怒气冲天的旁人说:“别担心,我会为你解决难题,讨回公道。”

散播谣言的可怕速度

网络散播消息的力量堪称恐怖,事故发生后竟开始传说是发生种族暴乱,某种族要杀害另一种族等谣言,说得言之凿凿,耸动万分。更糟糕的是以讹传讹的人更多,一传十,十传百,再传千万,散播不实内容的速度远远比辟谣的速度更快。
  
这也让隔天晚上的反对集会短短时间就能动员更多人前来护庙,但当中夹杂了帮派份子,铸成了难以挽回的后果。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网络方便了大家,但也切记在分享或转达某个消息前先动动脑,用常识去判断去求证,别人云亦云,就算不是罪魁祸首,也算是间接害人。

种族心结的始作俑者

ICERD EPA.jpg
马来西亚穆斯林政党与非政府组织号召的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集会,于本月8日在吉隆坡市中心举行,现场人山人海。(欧新社)

但追根究底,就算这起纠纷非关种族宗教,但种族之分却是让大家相信这是种族冲突的主因,那这种心结由谁造成?

还不就是政客为争取选民支持,从不放弃利用的课题?从维护土著在经济、教育、语文等各层面的特权,到反对啤酒节的宗教问题,到刚落幕的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集会,全都是政客们炒作、不断夸大的课题,在马国人心中埋下无法磨灭的心结,对种族之分敏感万分,无论任何课题都会自动扯上种族和宗教,屡试不爽,所以谁最该为这起纠纷负上责任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