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的新加坡不该向穷国买便宜水?马哈迪乱讲话被我国外长酸到笑

更新:
2019年03月02日 13:40
富国以不合理的价格向穷国买水?我国外长维文医生反驳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
富国以不合理的价格向穷国买水?我国外长维文医生反驳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宋佳颖制图)

破旧老唱机又发出噪音了。

马哈迪自己不嫌烦,新加坡人都给他烦死了。这台破旧老唱机昨天又拿新马水供的老问题做文章。

继“nasi lemak论”(3分令吉水价连一包椰浆饭都买不到)后,老马这次打出了“柔佛牌”,呼吁柔佛州政府与人民一起向新加坡施压,要新加坡同意提高生水价。

20190301johor spore water pipe.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老马变周星驰?竟称新加坡“剥削”柔佛水,道德上不正确

老马还说,新加坡能成为先进国家要归功于马来西亚提供的水,还指新加坡“剥削”柔佛的水是“道德上不正确”(morally wrong)的。

“新加坡迅速发展是因为我们给他们提供水,不过我发现柔佛人很少谈论这件事……富国靠穷国?这不只不合逻辑,还是道德上不正确的行为。我们必须在这件事上施压。”

老马不该叫老马,应该改叫周星驰,自己讲话无厘头还指别人没逻辑。敢问老马一句:“马来西亚有那么多水,为什么到现在还发展不起来?”

20190301 mahathir internet.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中国报)

马国发展不起来,是水的问题还是领导人的问题?

新加坡网民比红蚂蚁还毒舌,两三下子就击中老马痛点。

“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为生存而奋斗,你们什么都有,却浪费了你们的资源。原油、橡胶、棕油、人才、土地、所有的资源等着你用。为何还说自己是‘穷国’?这是水的问题还是领导人的问题?”

Screenshot today .png

我国外长维文今天在国会上回应国会议员质询时,也毫不客气地酸了马哈迪好几下。为何有水的国家没钱,没水的国家有钱?维文解答:

“1965年分家之后,新马采用不同的治国哲学,也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缺水,但新加坡人早就清楚,没有人欠你什么。我们提供了一个架构,让新加坡人能发挥所长。我们对贪污零容忍,政府进行长期规划和投资,我们遵守和履行国际协议,因此投资者对新加坡有信心并愿意增加投资。我们也在基础建设方面做长期规划。”

老马听到了吗?马国的情况正好和新加坡相反。马国赋予个别族群特权,有天然资源、对贪污做不到零容忍、不遵守承诺,不做长期基础建设规划。结果就是:发展不起来。

20190301-Vivian02.jpg
外长维文今天在国会回答议员质询时,猛酸马哈迪。(视频截图)

维文还指老马抛出那番针对新马1962年水供协议的谈话,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他使用强硬和煽动情感的文字,无疑是为了激起舆论情绪。身为外长我应该有外交手腕,不过在座各位也知道,我是有话直说的。”

(为何要转移注意力?老马目前在马国国内的处境不是太好,有传闻称希盟内部一些派系正密谋在国会对马哈迪发起不信任动议。)  

维文也强调,新马1962年的水供协议不关乎谁贫谁富,而是关系到尊重合约神圣性的基本原则。维文重申新加坡的立场:

“1962年水供协议一旦被违反,会使分家协议受到质疑,而分家协议是新加坡作为主权独立国家的依据。因此,新马必须充分遵守1962年水供协议条款,包括协议中订下的水价。无论新加坡或马来西亚都不能单方面更改这项协议的条款。”

最后是谁赚到?柔佛州政府

根据新马1962年的水供协定,马国必须以每千加仑0.03令吉(约0.01新元)的价格,每日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我国将生水净化之后,须以每千加仑0.5令吉的价格,每天为柔佛供应500万加仑净水。但实际上,我国每日向柔佛输送比协议额多两倍的食水量,介于1500万到1600万加仑。

20190301 water .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我国前外交官比拉哈里曾经撰文指出,我国净化生水的成本是每千加仑2.40令吉,意味着新加坡是以倒贴价格把净水卖回给柔佛,而柔佛州政府再以每千加仑3.95令吉的价格卖水给柔佛居民。所以最后是谁赚到?柔佛州政府。

你卖我贵,我当然也卖你贵,最后谁吃亏?柔佛州政府。

怪不得维文外长今天要抖出旧料酸老马:

“马哈迪在2002年解释说,1987年没有要求检讨水价是因为马国知道,检讨水价将影响新加坡卖个马来西亚的过滤水的价格。”

老马患上选择性失忆症?

93岁的老马可能忘了1987年和2002年发生的事。他没有公开说的是,马国在1987年决定不调整生水价格后,就已失去检讨水价的权利。

1987年的马国首相又是谁?维文狠狠再酸:

“那时的马来西亚首相是马哈迪医生。”

20190301 mahathir internet 1.jpg
设计对白:1987年是我当马国首相,怎样?(互联网)

得了便宜还卖乖,三天两头来“靠北”。维文要各位评评理:

“是谁‘道德上不正确’?答案很明显。”

老马挑拨离间,刻意激起新柔对立?

老马自上台以来多次嚷嚷要调高水价,这已不是新闻,昨天那番谈话让人很不舒服的是,他似乎刻意激起柔佛州和新加坡之间的对立,有意挑拨离间令新柔关系不和谐。

马哈迪昨天是在布城会见柔佛州行政议员、国州议员时大放厥词。出席者还包括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内政部长慕尤丁、财长林冠英及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等。

老马说,柔佛州原本具有一定的潜力发展成为富裕的州属,但过去多年来受到新加坡的剥削而无法成为富裕州。

“柔佛的土地面积比新加坡大,当然也更便宜。如果投资者要找更大块的低,柔佛肯定比新加坡更具优势……柔佛的生活水平比新加坡低多了,这对投资者也又吸引力,因为投资成本不会像新加坡那么高。”

老马也认为,柔佛港口的战略位置也很好,完全不输新加坡。

“新加坡港口的战略位置一度很好,因为船只都用风力和风帆,但在这个年代,船只都用引擎,新加坡港口不再拥有那么好的战略位置……事实上,柔佛和新加坡一样拥有战略位置,不过我们并没有获得最多利益。”

20190301 msia ship.jpg
今年1月间,新加坡海军部队巡海护卫舰正义号(RSS Justice,右)密切留意停泊在新加坡港界范围内的马来西亚海事部船只Pedoman号(左)。

放马过来吧,良性竞争是正常不过的事,反正新加坡人不害怕竞争,我们天天都被灌输“怕输”和“脆弱”思维,没有一刻能放松。只怕对手暗地里耍阴招,一下说要拿回领空管理权,一下单方面说要扩大港界,一下又说不卖鱼虾蛋。

一定要有国防力量作后盾,国防部长今天宣布将买四架美国F-35战斗机

面对pattern多多的邻居,外交斡旋的背后一定要有国防力量作为后盾。

今天,国防部长黄永宏部长就说了,我国将买四架美国F-35联合攻击战斗机,并可选择添购多八架战机。一部F-35战机售价介于9000万至1亿1500万美元(约1亿2200万至1亿5550万新元)之间,价格跟空军现有的F-15SG战机差不多。

Screenshot F15 mindef.png
(新闻及通讯部网站截图)

我国也会从2020年起,陆续更换老化的军备。例如2020年之后,空军部队会开始接收H225M型中型直升机取代现有的超级美洲豹直升机,以及以CH-47F重型直升机取代契努克(Chinook)直升机。

20190301 ng eng hen.jpg
国防部长黄永宏。(档案照)

黄部长把话说白了:

“我们必须确保武装部队保持强大,当外交途径行不通及他国选择侵犯我们或忽视我们的权益时,武装部队必须有能力维护国家的权益。”

新马纠纷不是第一天才发生,一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外交必须先行,但武装力量的拳头一定要够硬,否则被人吃定。

柔州务大臣:往后不再依赖新加坡的净化水源

最新消息说,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今天表示,柔州政府计划往后不再依赖新加坡的净化水源,并透露柔州打算在净化与处理水方面“靠自己”,而相关对策将在不久后敲定。

20190301-osman_0.jpeg
马国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海峡时报)

据《星洲日报》报道,奥斯曼沙比安是在率领柔州行政议员、州政府高层和马哈迪会面后发表文告阐明上述立场。

哦,厉害了。

这是要和新加坡摊牌的节奏吗? 不会有撕毁水供协议之嫌吧?马国又会找哪一国帮忙搞净化水呢?

要知道,水是喝下肚的,如果处理不好,后果很严重。能完全独立自主搞定水问题,那当然是你的本事。但在那之前,马国领导人与其三天两头来找茬,不如有空倒盆柔佛的水照照镜子,国家发展不起来该怪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