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整人”传统应检讨 新兵中暑身亡真相要尽快查明公布

更新:
2018年05月07日 16:47
国防部
中暑不治的19岁国民服役人员李函轩本月5日出殡,国防部为他举行军事葬礼。(海峡时报)

“整人”不能整过头。

第一精卫营新兵李函轩在训练中因为中暑失救而早夭的消息,令很多人感到非常痛心。一个据说是他同袍的不知名者在他昏迷期间发出的面簿贴(后来删除了),在他去世后在社交媒体迅速传开。这个贴描述他出事前后两天的细节,甚至点名一些长官存心“整人”,包括在他“表现出体能极度衰竭的迹象时还要他继续”。由于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国防部也宣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真相,因此媒体连日来都不探讨面簿贴的内容虚实。

李函轩母亲:过时的整人传统须立刻停止

在出殡日当天举行的军事葬礼上,李函轩母亲发表的悼词尤其感人,父母尚未老迈,却要送别青春正发的独子,更令人心酸不忍。母亲的悼词非常大气,除了勇敢接受丧子的痛楚,她说:“(军中)过时的整人传统或处罚时段必须立刻停止。中暑会死人,所以应该尽一切努力去应对,不可轻忽。”她又说:“我若需要牺牲独子来传达这点信息,请确保这是能为看起来完美的训练制度带来实质改变的(意见)。”
  
她还把话指向军方:“无论何时,你的任务是训练军人抗敌,更重要的,是确保他们安全完好地回家。”到这段就悲催了:“如有任何对犯错进行惩处的必要,以致一个孩子再也回不了家,这个教训(对父母)是永远的痛。”
  
入伍是新加坡男生(对,只有男生!)必经的道路,每一个男生在那之前的一整年,都要经历许多外人难以窥伺的内心忐忑,听闻各种传说,每个人的意志力、心理状态甚至体能都不一样,在入伍前后、 受训前后、分派前后的心理和体能状态也都不一样。一个19岁还会常跟母亲拥抱逛街的大男孩,在勇敢入伍之后,所面对的考验如此致命,对于父母的酸痛,谁也不能感同身受。但根据第一精卫营营长的说法,李函轩的母亲依然鼓励儿子排里的同袍在悲伤过后,专注于训练。

查明真相后 尽快向公众清楚交代

事发后,母亲的姐妹纷纷转发那则贴文,要求武装部队给予完整的解释,显示逝者亲属确实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武装部队至今没有针对贴文内容说话,很可能是在等待接受调查,不愿就个别要求做出交代,这也是官方面对意外事件一贯的态度。
  
然而,时代不同了。红蚂蚁此前的文章已经质疑,军方在事件中反应拖沓,不利落。
   
对于外界来说,网络时代很难有什么事情可以长久规避面对。我们不清楚法律如何要求国防部和武装部队,但按照常识和基本道德,武装部队应该明白,在这种涉及人命伤亡的安全事件中,有义务在掌握详情后,尽快对全体公众清楚交代,而不仅仅是向家属做私下的解决。要交代的除了事件过程本身,还有武装部队在事件中可能(在法律调查结束前)要负起的责任。
  
军阶虽有高低之分,但在人力宝贵的新加坡,每一个军人都具有相等的价值,特别是生命价值。在两三个世代前,很多男生懵懵懂懂,容易指挥,要怎么操怎么罚都只好认命,然而今天的孩子和父母都受过一定教育,知识面和思想层面扩大许多,军方必然也感受到了,然而为何还是传出这样不堪的事故?

国防部应该增加透明度

如果维基百科可以做依据,本世纪前10年,共有五宗服役军人(非职业军人)死亡事件,分别是2002年、2003年以及2008年(三宗),到了2010年代至今,已经发生五宗,分别是2012年三宗,2017年以及今年这一宗。但在1990年代的10年内,记录中则是一宗。
  
这是为什么?国防部和武装部队在历次事件过后,有怎样的安全检讨和加强吗?我们当然明白每一次意外都难以预料,但中间真的没有松懈、疏忽?否则为什么会有增无减?如果维基百科不可靠,国防部应该增加透明度,为全体纳税人提供更准确的数据。只有透明才能受到监督和问责,国防部责任重大,但也必须在伤亡事故中,是个能接受问责的单位。
  
国防部是预算分配最多的政府单位,因为全民(其实是半数)皆兵,所以跟民间的关系也最紧密,那就更不能在平日要求民众凡事配合、尊重,却在死伤事故发生后,不给清楚的交代。无论在政治上或军方工作上,责任伦理的意识必须比任何单位都强,责任就是荣誉,荣誉是军人的生命,如果事件发生后,跟其他民事部门一样,只知道追究下级执行人员,不检讨高层制定守则和负责监督的人,长久下去,恐怕被外界或军中其他人员看穿,会损害士气。这是国防部必须认真面对的。

透明诚实才能赢得尊重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李函轩母亲说的“整人传统”“处罚时间”是怎么回事,然而再说一次:时代真的不一样,唯一相同甚至趋于弱化的,可能是军人的士气,过去很多男生容易接受军方的宣传和意识,满腔热血一心卫国,今天的年轻人似乎少了很多热情,这是国防部必须正视的。国防部有最多最好的人才,应该更有条件规划面向新时代的治军之道,不能放任官僚态度依循苟且,以保密理由试图阻隔公众对军事机密以外的很多事情的了解。
  
国防部要明白,透明诚实才能赢得尊重,赢得尊重才能全民一心。保家卫国的事业,经不起分心离心。
  
李函轩的军事葬礼,一些看过的朋友不无疑问:既然以军礼相送,为什么国防部长、三军总长不到?甚至连陆军总长也没来,而只是精卫兵的总长。如果他是营长口中乐于坚持到底的好军人,为什么“大人物”吝于送上一个最后尊重的姿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