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兵哥中暑身亡 网上众说纷纭 真相有待彻查

更新:
2018年05月04日 17:55
Dave Lee Han Xuan
年仅19岁的阿兵哥李函轩在军训时出现热损伤(heat injury),送院抢救约两星期后于4月30日下午宣告不治身亡。(李函轩面簿)

真金不怕火炼。

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是让人心痛。

年仅19岁的国民服役军人在军训时出现热损伤(heat injury),送院抢救约两星期后于4月30日下午宣告不治身亡,本身就掐中网民的心痛点,很能产生情绪上的共鸣。

许多为人父母看到这则新闻后都在网上质问武装部队的安全措施是否到位,否则怎能让他们放心让家中的宝贝儿子们去服兵役。如今全球气候变暖已导致新加坡的天气越来越热,身为父母,最害怕也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儿子在军训中,突然中暑说没就没了。

comment.png

国防部公布死讯

国防部4月30日傍晚在面簿上发文告说,4月18日,第一精卫营士兵李函轩在勿洛军营参加八公里快步行军(fast march)后,上午8时35分出现热损伤症状。事发后,一名医务兵立即为李函轩降低体温,他过后被送往营中的医疗中心救治,并在9时50分转往樟宜综合医院加护病房接受治疗。然而,李函轩的病情在住院期间持续恶化,4月30日傍晚5时32分宣告不治。

热损伤严重程度一般分为热晕厥、热痉挛、热衰竭和中暑等级别。国防部虽然在文告中没有进一步说明,一般相信,李函轩的热损伤程度介于热衰竭和中暑之间。

20180502-Dave family.jpg
死者李函轩(右)与父母和姐姐的全家福合照。(李函轩父亲面簿)

李函轩的父母在国防部公布死讯后,也相继在面簿上发文对儿子寄予最深切的思念。

母亲杨女士在面簿上亦透露儿子死后已捐献了眼角膜,并动容地说:“无论你是谁,请你享受与函轩一起看这个世界。希望有一天你能再次见到我。” 

阿姨在面簿上爆“内幕”

昨早,李函轩的阿姨在面簿上刊登了一则“黑函”,通过一名自称是外甥所属的第一精卫营的“小伙伴”所写的文字,爆出死者送院急救前在军营所发生的“内幕”。李函轩的阿姨在帖文中吁请武装部队彻查事件,给大家一个交待。

如此“有料”的帖文在网上一公开,立刻引起议论纷纷,大家争相转载的同时,也将矛头指向死者军队里的指挥官,认为很可能是他们的疏忽造成悲剧。

陆军宣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为李函轩举行军事葬礼

新加坡陆军部队昨晚也在面簿上发帖文引述陆军参谋长萧锦旺准将的话说,武装部队理事会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Committee of Inquiry)来彻查李函轩在热损伤后过世的死因。委员会将由一名国防部以外的高级公务员领导。在调查过程中,若发现有任何军队人员违反军训安全守则,相关人员将被追究责任。

此外,陆军也会追授李函轩一等中士的军衔、精卫营和侦察兵的军徽,以及精卫营的军帽,并为李函轩举行庄严的军事葬礼。

武装部队的帖文一刊登,网民们立即发挥网络侦探精神,开始质疑有关单位是不是为了掩盖什么内幕,才做出这样的宣布。

各种臆测也随着上述四则角度不同却又息息相关的面簿帖文,倾泻在网上。

“黑函”中到底写了些什么?

大家最关心的,依然是真相是什么?李函轩的阿姨在面簿中所引述的那封“黑函”的内容,是否属实?

红蚂蚁在此给大家总结一下这个所谓的“黑函”的几个重点:

  1. 在进行八公里快步行军的前一晚,整个第一精卫营的士兵都没能休息足够7个小时,还遭到上士的“折磨”(长时间伏地攀爬、在沙地里滚动、淋水等)。
  2. 李函轩明明已经极度疲惫,还被上士们拉着跑,不久后就晕倒,呼吸急促神志不清、舌头不受控制往外伸并翻白眼,完全无法清楚说话。
  3. 李函轩明明已显露出明显的中暑症状,指挥官们依然视而不见,认为李函轩的症状是“装出来的”。
  4. 李函轩晕倒后,指挥官们没有按正常程序进行救治。他的衣服没被脱掉、没有进行冰敷,在场的医务兵也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负责安全措施的人员也不见踪影。几名指挥官让李函轩躺在炙热的阳光下曝晒长达半小时,而不是将他转移至阴凉处。光是将李函轩用担架送往医疗中心就拖了半小时到一小时左右,最后才用军用救护车将他送去医院。
  5. 上士们在处理整个事件时态度极不认真,一直在旁开玩笑,始终认为李函轩在装病。

多数网民一看到上述内容,立即一面倒声讨那几名指挥官。不过有一名网民却严厉谴责该名“爆料”的士兵,认为他所提供的仅仅是一面之词,却混淆了视听。一旦军方正式展开调查,在调查结束前,所有人都不应该胡乱臆测。

该网民说:“身为前正规军人,我可以告诉你,部队里的训练安全措施不断更新,也改变了很多。医务兵、饮水点、甚至是休息时段的次数都经过严格计算后安排。服兵役不是去假日营。对于那些认为服役是浪费时间的人,你们过于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在军队里,我们天天都在应对不同的威胁……身为一名家长,我为你们失去孩子深感遗憾,希望能尽快水落石出。”

comment2.png

萧锦旺准将昨天也说,以往在发生军人在受训时致死事件时,武装部队理事会一贯都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死因。这么看来,这应该是标准作业程序,而不是出于什么“阴谋论”或内疚才采取的措施。

虽然总理呼吁我们要有想象力,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想象力过于丰富。真正的内幕,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爆出来的,真相有时候并不是那么“性感迷人”。

就像以下这名网民所说:“就目前来看,追究是谁的责任并非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先找出死因,而不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怪罪一群人,即使他们犯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接下来,应制定出新的措施或步骤来确保每名训练官、指挥官和服役人员都能严格执行,避免悲剧重演。”

国防部出乎意料为家属安排记者会

李函轩的父母和姐姐今天下午在国防部的安排下接受了媒体访问。母亲杨女士代表家人发言时说,他们要求召开记者会,是希望所有的媒体能从他们口中得到统一答案。他们最想澄清的,是关于李函轩究竟是个怎样的孩子。杨女士总结说,他是一名很好很孝顺的儿子,总会尽其所能将事情做得最好。最让她难忘的是儿子每次从军训回家和回兵营前的拥抱和亲吻。

杨女士还说,他们原本是想捐出儿子的其他器官,但最后只成功捐献眼角膜。对于儿子能够在逝世后依然帮到他人,她以儿子为荣,只想对他说:“我们知道你已经做得最好了。”

目前的首要考量是处理好儿子的身后事,其余的事情现阶段他们不予置评。当记者问及李函轩和军官之间的关系如何时,杨女士不予置评。“是时候公开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公开,现在没有任何思绪,让我们度过这个时期再考虑接下来。”

对国防部、武装部队和陆军而言,眼前最大的考验,就是如何处理这个事件的后续调查。在这个人肉搜索和网络侦探盛行的时代,还真的得好好想想如何向公众交待彻查后的真相。真金不怕火炼,相信有关单位应该能够接得住公众的三昧真火。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