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T问题政治化 下届大选舆论战提前开打

更新:
2018年02月22日 20:24
(网络截图)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晚在亚洲新闻台与民众互动。(网络截图)

烫手山芋

民生议题最牵动小市民的心。去年财政预算公布之后,水价涨30%成热门话题。今年不用问,就是GST了。

在2021年至2025年间,消费税将从7%涨至9%,这个消息来得并不突然,之前部长们和主流媒体都已经不断在放出风声,希望给大众一个心理准备。但消息公布之后,社交媒体上毫不意外仍是骂声一片,政府那100元至300元的红包起不了安抚的作用。

这个网民说:“你收回你的300块,不要调高GST!我们不需要你那丁点的$300。”

这个很形象地用鸡和鸡腿做了生动比喻。

这个网民细心做了一道数学题:“300块红包不是太多,除于365天,一天少过$1。”

以上是面簿上非常典型的网民留言。

再看看财政部长王瑞杰昨晚在亚洲新闻台与民众互动的画面。网络直播时,网民放出的表情,绝大部分都是一张张“生气”的脸。

heng debate 2.PNG
(网络截图)

没有人喜欢缴税。特别是政府一下说去年经济多好多好,去年财政盈余多大多大,但民众盼到的不是什么大礼包,而是:消费税涨两个百分点。这种乍听之下完全是自相矛盾的信息同时放出来,要让普通民众如何去消化?不是每个人都是经济学家、财务分析师啊。

而对消费税最大的批评是,它属于累退税——收入越高,负担越轻;收入越低,负担越重——有违社会公平正义原则,甚至可能导致社会贫富悬殊问题进一步恶化。

打个比方,一包米从7元涨到10元,不管是一个住一房一厅的大叔或者住武吉知马大洋房的富豪,同样都要多掏3块钱。但这个3块钱对富豪来说只是小意思,对月收入500元的大叔来说,就不一定是小数目了。虽然,政府将发出消费税补助券,但就能完全抵消掉消费税的累退性质吗?

行动党前议员陈树群批GST:打断腿再给拐杖

行动党自家议员、前国会议长陈树群2002年在国会上就消费税的累退性做过一次精彩发言,红蚂蚁把相关报道找出来,和大家分享。

44FB8084.jpg
陈树群。(资料图)

《联合早报》2002年5月15日第15页的报道说,陈树群指出,调高消费税的情况是,富者赚丰厚薪金缴较少的所得税(因为个人所得税率调低),对消费税的调高大概不会感觉心痛,而另70%原本就不须缴所得税的人现在却得承担消费税。这样的制度要如何说服人?

陈树群说:“你可以给优惠措施,但为何打断一个人的腿,再给他拐杖支撑?”

陈树群还说,当每个人都对较低的税率感到高兴时,并不意味政府的税收会因此减少。他引述国内税务局过去几年的数据,指政府常常预测会出现财政赤字,可是最终却从征收消费税和其他税务中获得财政盈余。

他认为,政府不应每年都这么说;每次摇着警示红旗的后果,将会像“狼来了”的小男孩,日子一久,人民再也不会相信它的话。

陈树群还说:“我的结论是政府觉察到消费税真是个‘金矿’,就像拥车证一样。当拥车证制度开始施行时,没人会预见它会是个可以为政府摇出上亿元的机器。”

这是2002年的谈话,即便放置在2018年甚至2021年的情境,相信还是适用的。陈树群用了好几个生动的比喻,“打断腿再给拐杖”、“狼来了”、“金矿”。

看到“狼来了”,相信你和红蚂蚁想到一块儿去了。政府在那神秘的“2021年到2025年间”调高消费税之后,能不能用数字证明,如果不调高消费税,2021年至2025年甚至到2030年的财政预算就一定陷入赤字?如果不能,那是不是又一次的“狼来了”?

2021年至2025年间会发生什么大事?

政府是预见到2021年至2025年间会发生什么大事,需要动用一大笔开支吗?

yaohui-kainsight-3742.jpg
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工程。照片摄于2017年11月22日。(海峡时报)

有分析指出,会不会是因为三个大型基础建设工期差不多撞在一起,所以到时手头会非常紧?樟宜机场T5将在2030年完工,大士港口将在2021年起使用、2040年工程完工,新隆高铁预计2026年底前投入运作。不管是不是,政府都应该更清楚地说明,而不是只是泛泛地说,因为人口老化啦……因为国家发展需要啦……因为要保持竞争力啦……

社交媒体上的不满情绪是显而易见的。网民在宣泄不满的同时,也纷纷“众筹”不少鬼主意,想帮政府增加收入或减少开支:

  • 部长减薪 (一张有关部长薪金和花红的制图近日在网络上流传。信息真真假假不清楚,但从网民的留言可看出民怨不小。)
  • 从国家储备的投资回报抽取更多
  • 动用国家储备
  • 征富人税
  • 征赌博税
  • 征糖税

不难看出,上述建议的原则是:政府你做什么都行,只要不调高消费税就好。红蚂蚁认为,在众多建议中,从国家储备的投资回报抽取更多,或许值得探讨。

就如今天的《联合早报》社论指出,目前的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框架设下最高50%的提取额,确保下一代继承的储备会继续增加。然而,随着财政开支急速增长,加上低回报趋势的投资环境,政府或许要在调高储备投资回报提取额以及调高税收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

gst impact.jpg
消费税调高,全民一起埋单,不管贫富贵贱,都承担同样的税率。(资料图)

国家好,人民有好吗?

有句话说:国家好,人民才会好。GST调高引发的问题是:国家好,人民(特别是中低阶层)有好吗?为了留住跨国企业,政府选择不调高公司税,为了留住人才,政府选择不调高个人所得税,那只好由全民一起埋单,不管贫富贵贱,都一起承担消费税。

我们不用去问算命师,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消费税将成为下届大选反对党穷追猛打的选举议题。政治与经济分不开,GST问题只能是被政治化。事实上,在社交媒体上,下一届大选的舆论战已经打响。

在社交媒体上,下届大选的舆论战已经打响

反对党民主党发表题为“做秀和廉价伎俩的预算案”的声明,指政府用“红包”来转移民众对调高消费税的注意力,并称这是在侮辱新加坡人的智商。民主党还称,财政部长对2017年财政盈余的错估说明了,政府向民众征收太多税了。该党还判断,民众未来的负担会更重,特别是中低层,并称这个结果不让人意外,因为行动党向来保护富人利益。

工人党还没有正式发表声明,说是还在研究预算案的细节。不过,工人党在在其官方面簿账号上,贴出该党国会议员去年针对水价涨30%,在国会上提出的批评和质询。有网民在该帖文下方留言:是时候副驾驶给司机一巴掌了。

李显龙总理和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则是在财政预算公布隔天,在面簿上发文为上调消费税的做法辩护。身为财长,王瑞杰更是亲自上阵,接连接受媒体访问和上电视节目为政策做进一步解释。下星期,国会将就预算案进行辩论,朝野双方如何攻防,外界等着看。到时,社交媒体相信将掀起另一轮有关消费税的议论潮。

下届选举:“你还相信政府吗”的重要表态

下一届选举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政府还有三年时间给民众做做思想工作,争取民众相信政府做的决定是对的。民众是善忘的,但反对党不是。

在昨晚的电视节目中,王瑞杰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反对党在下届大选拿消费税大做文章时说:“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但我相信无论我们做任何事,都必须为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长远利益做出正确的决定。这不能只是为了计算政治得失,我们得做对的事。”

国家领导人有勇气端出不受欢迎的决策是值得肯定的,否则就完全被民粹主义绑架,什么事都做不了。但一个重要前提是,要先问问:民众还相信你吗?如果相信政府,那即使再怎么不爽,也会把政策苦药当良药吃。如果不相信,就会咬定这一届政府整天在“骗”,整天在喊“狼来了”。

下届大选是测试政府与人民之间信任度的一次重要选举,也是测试4G领导班子能否担当大任的一次重大考验,它不只是变相的“GST该不该涨”的公民投票,而且还是“你还相信政府吗”的一次重要表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