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机场输不得 地铁坏不得 钱从哪里找?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New Tuas Port
新大士港口的构想图。(海事局)

手头紧啊!

财政部长王瑞杰本周一(19日)在国会讲了近两个小时,拼老命解释政府为何要加税,你有被说服吗?

呵呵,红蚂蚁和你一样,没有完全被说服,因为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个财政年的盈余累积下来,有157.3亿元之多。

好吧,如果真要找个最具说服力且老少通吃的加税理由,在医疗、基础建设、国家安全和教育四项开支里面,红蚂蚁认为应该就是:扩建基础设施。

医疗:年轻人说,那是老人家的问题,为何要我承担?
教育:中老年人会说,那是年轻人的问题,关我什么事?
国家安全:一票喜欢“扯大炮”的大叔会拍胸膛说,杞人忧天,新加坡才不会发生那么不吉利的事。

基建人人有份用 内外都要强 

那基础设施呢?应该没有什么借口了吧。

20180221-MRT at Bishan.jpg
地铁虽然经常“姑丈”,却是我们天天在使用的基建设施。图为驶入碧山地铁站的地铁列车。(海峡时报)

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大家都有份用。你不搭飞机出远门,也会在国内搭地铁东南西北跑吧。你即便关在家里不出门,当新加坡的机场和港口全部输给其他国家时,经济连带受重创,那就大家一起喝西北风好了。

基础建设是指什么呢?

《海峡时报》今天刊登王瑞杰部长的专访,部长提及的项目包括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新隆高铁和地铁跨岛线等等。根据《联合早报》的财政预算报道,未来10年,铁路网络将延长100多公里,老旧水管、组屋和电梯也会翻新,政府还将建造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大士港口和新隆高铁。

概括说:海、陆、空交通,外加小市民每天打交道的组屋、电梯和水管等

红蚂蚁把这些基础设施归类为内外两面。

外的包括:机场、港口、衔接马来西亚的铁路等。

内的包括:交通、组屋、电梯、水管等。

内外都要强,小红点才能和别国拼高下。

基建跟不上 选民用选票教训政府 

对内,大家或许更好理解为何需要加强打造基建。当地铁三天两头就出故障,当电梯骤升骤降像坐过山车、当水管好像约好时间一起爆裂时,民众马上怨声载道,因为我们的生活直接受影响了。而且,要紧密配合我国未来人口增长目标,政府当然必须做好基础设施的长远规划。2011年大选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当基础设施跟不上人口增加的步伐时,沉默的大众会让选票说话。

对外,有人或许会问,新加坡就这么一个小红点,莱佛士登陆都快200周年了,小渔村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把港口和机场都搞得有声有色,这个时候还要大兴土木?是政府嫌钱多,还是好大喜功?

新加坡政府像足守财奴,好大喜功不是它的性格。现在连最不受欢迎的消费税都要涨了,肯定也不是嫌钱多或嫌选票多。那为何还要冒政治风险硬干呢?

两个字:竞争。

面对竞争 须扩建机场

马来西亚及泰国早就虎视眈眈,有意争取成为本区域航空枢纽。媒体去年报道称,泰国​计划​投入57亿美元发展飞机​​保养、修理与翻修​领域​​。另外,中国广大的腹地使它在航空业以及航空枢纽的竞争上占尽优势。 新加坡之所以能比本区域其他国家先行一步,奠定航空枢纽的地位,是因为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决定投下15亿建设樟宜机场。

那下一个50年或100年呢?

樟宜机场从T1发展至T5,这个规模和速度恐怕李光耀当初都没料到。T5将是世界最大的"巨无霸"搭客大厦之一,启用初期每年客容量多达5000万人次。发展项目包括实行三跑道系统、建设货运大厦及其他相关航空和地面交通的基础设施。

20180221-Changi T5 Contsruction Site.jpg
樟宜机场T5搭客大厦的施工现场。(海峡时报)

一个500多万人口的小红点,需要T5吗?如果是谈国内市场的话,那么我们连机场、连T1都不用了,哪来的国内航线?飞机一飞就直接飞进邻国了。建机场当然不是为了国内市场,而是为了维持机场的竞争力和规模,以保住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

红蚂蚁认为,如果长期规划做准、做好了,扩建机场是应该的。大原则是:花钱可以,花冤枉钱不可以。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花了4500万元建造廉价航空搭客大厦后,结果只用了六年就拆掉。

港口竞争激烈 吓死?等死?

再说说港口。这就更有故事性了。有一些国家的媒体和舆论总喜欢拿港口竞争一事来煽风点火,搅动新加坡人的神经,让我们觉得新加坡港口转运中心的地位快被取代了,新加坡大难临头了,准备自生自灭吧。

我们基本上有三种选择:

A、吓死;

B、等死;

C:不死。

除了C,我们别无选择,直迎挑战,死不得。

新加坡是东南亚最佳海港,连接全球600个港口,每年超过13万艘船只经过新加坡港口。前年,港务集团在新加坡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达到3059万个标准箱。新加坡港口也占有全球七分之一的集装箱船转运量。

不过,区域国家来势汹汹,大家都想争抢港口生意。马来西亚与中国合作兴建东海岸铁道,衔接巴生港口和关丹港口,有意让货船直接不走新加坡海峡。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马来西亚就大力发展柔佛南部的两个港口丹绒巴拉巴和巴西古当,并不惜削价硬要抢新加坡海港的生意。印尼总统佐科自上台以来,致力于提升国内基础建设,尤其是港口设施,还宣布在2020年前升级24座港口,将印尼建成亚太地区的海运中心。

竞争像长跑竞赛 靠管理效率把对手甩开 

竞争是一场长跑竞赛,靠的是实力,要把对手继续甩后头,就必须维持管理效率。政府作出的长期规划是,兴建大士港口。这个智慧港将通过高科技提升港口管理方式,2021年起分阶段开放,预计2040年完成,每年可处理的标准集装箱将达到6500万个,确保新加坡在国际海事业保持竞争力。

20180221-Construction of Tuas Port.jpg
港务集团目前在发展的新大士港口,首个泊位预计可在2021年启用。这个新港口将采用许多先进科技管理运作,例如使用无人驾驶货车来装载货物,利用数据分析来提高物流程序,以及利用智能系统来使到设施更节能。(港务集团)

我们的基础设施开支很大,已从2011财年的85亿元增至2018财年预估的200亿元。政府还没有宣布兴建大士港口和机场T5总共要花掉多少钱,但相信绝对是一笔大数目,未来10年,我们的基础开支势必继续上扬。 这下要盖机场、港口、又要维修地铁、水管,那么多钱,去哪里找?

王财长说,政府将通过“储蓄和借贷”(save and borrow)双管齐下,满足主要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政府也在探讨允许建设基础设施的法定机构和政府旗下公司进行借贷,并考虑为关键基础设施的长期借贷提供担保。据《联合早报》分析报道,这么做是希望让这一代和未来世代分担项目的资本支出和融资成本。

政府算总账 开支大要加税 

不只基建开支大,政府算了一笔总账,2020年之后,钱快不够用,所以十年不涨的消费税在下一届政府任期内要涨到9%了。小市民能怎么办?只能勒紧裤袋了。

20180221-HSK the day after Budget.jpg
“财爷”王瑞杰在宣布财政预算案后,频频接受媒体专访,马不停蹄地 “卖膏药”。(海峡时报) 

王部长在宣布财政预算案之后,就马不停蹄地 “卖膏药” ,借本地媒体的专访推销预算案,可见部长清楚知道,加税这剂苦药,人民实在难吞下。《海峡时报》今天封面头条和内页跨版刊登了财长的专访,篇幅很大,你读了吗?

有被说服吗?呵呵。还是说,读着读着红蚂蚁的这篇文章,你早已呼呼大睡了?基建,关我什么事?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