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里哪些议员和政府部门最忙? 这些工具或能帮你找到答案

更新:
2024年05月24日 23:32
国会
你对新加坡国会议事过程有多了解?(海峡时报)

“最有问题”的四大部门年均回答超过100题

如果有人问你对国会议员的第一印象,你会想起什么?

脑海中浮现议员在国会上打盹的样子?

只是走过场?还是根本没半点印象?

新加坡就有一些自称“太空闲的年轻人”,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根本不知道议员在国会辩论些什么,于是建立了一个网站,抓取了过去12年新加坡国会的议事记录,让用户更快捷地搜索关于国会的一些资料。

而且这个网站还不是唯一一个,来自政府和学界的人士也都以不同的形式挖掘国会议事记录内容,想要增进大家对国会的了解。

红蚂蚁报道了那么多次的国会,自然也形成了一些印象,尤其想利用数据印证以下两道问题:

  • 哪个政府部门在国会里最忙,回答最多问题?
  • 一些经常提问的议员,到底问了多少问题?

哪个政府部门回答最多国会询问?

新加坡国会网站上的国会议事记录,最早可以追溯到1955年的立法议会,因此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先利用上述“太空闲的年轻人”所创建的Telescope,将答案限制在最近的12年内,也就是2012年9月10日到2024年5月7日的国会辩论。

据Telescope的数据,在这期间,新加坡15个政府部门在国会中回答的问题数量如下:

1. 卫生部 1762
2. 国家发展部 1757
3. 人力部 1564
4. 交通部 1355
5. 教育部 1125
6. 内政部 1177
7.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 850
8. 贸易与工业部 817
9. 永续发展及环境部 752
10. 财政部 534
11.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 368
12. 律政部 279
13. 国防部 242
14. 外交部 221
15. 总理公署 29

排名前四的政府部门12年来回答了超过1200道询问,反映了人们最关注的课题,始终还是跟健康和衣食住行有关。

卫生部以五题的微弱优势击败国家发展部,高居榜首(即便我们相信这种第一名任何一个政府部门都不想要)。

组屋始终是许多新加坡人关注的课题,如果我们根据“housing(住房)”这个关键词在Telescope上搜索,再将回答的部分限制在国家发展部,结果就会显示国家发展部单是在住房这个课题上,12年来就回答了588道提问。

telescope
Telescope用户输入关键词后,可以使用时间、提问者和相关政府部门等过滤条件,缩小搜索结果范围。(截图)

但如果使用政府开源科技部(Open Government Products)的Pair Search网站,以同样关键词和搜索时间范围搜索,却会得出937条结果。

简单地说,这跟两个网站爬梳数据的方式有关,红蚂蚁在解释两者的不同之前,先跟大家看看下一道问题的答案:

爱提问的议员问了多少问题?

蚁粉如果近几年也追踪国会报道的话,可能也会对一些经常发问的议员留下较深刻的印象。

根据红蚂蚁不科学的观察,执政党发问较多的多半有义顺区议员黄国光在内,反对党议员方面非选区议员梁文辉也应该“名列前茅”。不知蚁粉是否同意?

黄国光、梁文辉
义顺区议员黄国光(左)、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右)。(红蚂蚁制图)

根据Telescope数据,黄国光在2016年2月第一次在国会提问,到今年5月7日的国会之间,一共提出了863道口头和书面询问。

也就是说,他这八年来平均每年问了超过100道问题。

至于梁文辉,他则是在2020年10月到今年5月之间,问了261道问题,四年来平均每年60多题。

从政党层面来看,执政党的62后座议员一共问了9286题,平均每人149.77题;包括非选区议员的18名反对党议员则问了4184题,平均每人232.4题。

但如果使用Pair Search,结果又稍有不同:“Louis Ng”(黄国光)得出919条结果,“Leong Mun Wai”(梁文辉)则是370条结果。

相同的基础数据(国会议事记录)、相同的搜索范围,两个网站却给出不同的结果,主要的原因或许跟科技有关:Telescope使用的是向量嵌入搜索(vector-embedding search),但Pair Search却是以大型语言模型(large language model)驱动,并使用关键词匹配和上下文搜索等技术,以揣摩用户的意图。

同时,Telescope才刚在5月20日推出,Pair Search则在今年初进行测试发布,两个网站都处于初创阶段,相信也还有改进空间。

志愿者整理国会资料

撇开科技不谈,还有另一群人依靠志愿者从每个月的国会议事记录撷取相关资料,整理成一份份报告,帮助人们更了解国会议事过程,并追踪议员的国会出席率和在问答时间的参与度。

这就是青年组织“推广倡议与政治教育社群”(Community for Advocacy and Political Education,简称CAPE)自2018年起出版的Parliament Tracker(暂译为《国会追踪月刊》)。

无独有偶,CAPE在其网站上也写着,容易使用、便于浏览的官方国会辩论数据追踪系统,在许多实行西敏寺制度的国家比比皆是,这也是新加坡这样一个“智慧国”能够达到的理想。

Parliament Tracker
“浏览”一词也要以斜体强调,CAPE的言下之意,大家听到了。(截图)

坊间出现不同追踪国会数据的方式,让大家更了解国会议事程序,进而监督国会,是件好事。

如果大家还能进一步去思考解勤发问能不能提升辩论质量、各位议员的问题和部长的答复又是否切中要点,那就更理想了。

“没做工”的议员们,可要注意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