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要推动国会讨论更活跃自由,可能吗?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档案照)

外界马上联想到反讽的一幕是,工人党主席林瑞莲连续两次提出民选总统休会动议,却“输给”行动党议员,引发抽签被动手脚的阴谋论。

新上任国会议长陈川仁接受媒体专访,大谈推动国会讨论更活跃自由,该篇访问15日在《星期天时报》刊出。

外界马上联想到反讽的一幕是,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林瑞莲最近连续两次提出有关民选总统的休会动议,却“那么巧的”在抽签中“输给”行动党议员而无法在国会上“活跃自由”地说,结果引发抽签被动手脚的阴谋论。

对此,陈川仁坚持“过程相当公平”,甚至开玩笑提议抽签全程在社交媒体上直播,以彰公开透明。他在访问中还说,从网上的交流互动看来,显然“人们不太明白什么是‘抽签’”,“我们基本上就是从议员提出的休会动议中抽签。”

真的这么单纯吗?

林瑞莲两次都没有被抽中,好些网民就怀疑,因为人民行动党控制了国会,所以它能挑选行动党议员提出的休会动议,不让工人党有发言的机会。

根据国会议事常规,每个开会日只允许一名议员提出休会动议,若有超过一人提出就得抽签决定讨论课题。林瑞莲提出题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被认为触动到政府敏感的神经,因为刚好那时是哈莉玛还未正式“自动当选”总统的敏感时期。

结果,就那么巧,林瑞莲的休会动议在“抽签”中,先败给武吉巴督区议员穆仁理提出的《社区刑罚制度与其他改造选项》,第二次提出又输给另一位行动党议员殷丹博士(宏茂桥集选区)提出的《保留惹兰加由区绿化环境和文化》,网民质疑行动党集体“拉布”挡住工人党“发难”。特别是,与林瑞莲的休会动议相比,行动党议员提出的休会动议没有太大的时效性,却又获得发言机会,情节之巧合,实在难让人不去多做揣测。

还好,林瑞莲的休会动议终于在第三次抽签中脱颖而出,得到了20分钟宝贵的发言机会。国民也得以看到(读到)她和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间的精彩辩论。

陈川仁在专访中表示,民间反应在预料之中,他还和林瑞莲开玩笑说,应该现场直播整个过程,不过最后两人同意不应该矫枉过正。但作为主动运用社交媒体向民间传达声音的高手,陈议长认为这不失为一个让公众了解国会运作的渠道和机会。

目标:推动国会讨论更加活跃自由

不少网友指出,陈川仁是前部长,又是人民行动党党籍,而行动党又是占据国会绝大多数席位的执政党,当议长免不了在潜在的利益冲突前有所偏向。

对此,他是这么回应的:“(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做到公平公正…而且需要很有意识地努力做到这一点。”

陈川仁还说,在100人国会中,虽然工人党有九个国会议席,六个是当选国会议员,三个是非选区议员,但是工人党议员提过大约三分之一的国会口头询问。陈川仁说:“这个过程(对工人党)相当公平的。”

根据之前的报道,陈川仁在9月11日开始主持首场国会会议前,承诺会促进自由、高素质的国会辩论,并且公正和坚定地扮演好角色。“我们必须是传达和反映人民声音的机制,要清晰地提问、回应和辩论,为人们带来希望。在面对和了解足以严重影响我们集体福祉的课题上,我们必须是指引新加坡人的明灯。”

议长是这么说的,信不信就由你了。

为了推动国会辩论更加活跃,陈议长表示会在部长们没有针对问题回答的情况下,给予议员们更多质询对方的空间和时间。这个真的要替大家谢谢议长了,红蚂蚁看国会直播时,时不时都觉得部长答非所问或者是故意和我们兜圈子啊。

但陈议长又补充,如果他认为部长已经回答了问题,但提问者却在同一个点上穷追不舍时,他就会介入打断,以确保议程得以继续,大家有更多时间讨论重要的议题。

活跃议会并非打架议会

虽然陈川仁在访问中多次提到“活跃的议会”,但他也很明确地说,过于活跃的议会可能会退化成太过激烈到无序的状态。他没有提到具体的例子,不过大家都懂的,像台湾啊、韩国的立法会都出现过因打架而议程停顿,并闹上新闻成为国际笑话的先例。

我国国会反对党议员少得可怜,没有发生过打架事件,当然也不曾像地铁那样变成国际笑话。希望在陈议长的主持下,未来还能多些有意义的(特别是触及到执政党痛处)辩论,受益的是全体国民。

敢不敢,就看陈川仁的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