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乙康要你安心啦,教育资源都优先保留给本地学生

更新:
2019年08月06日 20:48
教育部“追债”超厉害。
教育部长王乙康。(国会视频截图)

教育部很厉害“追债”。

外国学生来新加坡上大学,拿政府奖学金和学费津贴念完书后,拍拍屁股毁约离开新加坡,让教育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国会昨天复会时,工人党两大“猛将”揪着外国学生的奖学金和学费津贴课题向教育部长王乙康讨教。他们想知道新加坡政府在外国学生身上到底“丢失”了多少钱?

工人党议员方荣发在口头询问时问王乙康,过去三年,拿了学费津贴却毁约的国际学生究竟有多少人?毁约的金额多少?又有多少金额成功被追讨回来?

教育部“追债”超厉害。
工人党议员方荣发。(国会视频截图)

4%国际学生违反学费津贴条件,每年损失550万元

王乙康回复说,

拿了学费津贴但最终毁约的人占国际学生总数的4%,毁约金额每年约为550万元。

王乙康说:“教育部严正看待这一小撮毁约者,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关乎信誉。我们已经向部分毁约者追讨回金额,并会继续这么做。政府也将采取措施防止毁约者在新加坡工作或生活。”

只见方荣发手上拿着一叠纸张接着问道,他在2016年曾问过同样的问题,当时教育部给予的答复是,毁约金额是3000万新元左右,为何现在会降至每年约550万元?教育部长可否与大家分享当局做出了什么努力去“追债”?

王乙康答说,2016那年教育部确实积压了大量毁约案例,有一批国际学生因联络不上,当中有些人在本地工作却没有申报,有些是真的毁约者,所以当时的毁约金额统计为3000万新元。

“三年来,教育部已想方设法与几乎所有人取得联系。因此,我们现在可以确定毁约率约为4%,相当于每年550万新元。”

王乙康还说,教育部过去几年已经收紧了追讨毁约金的进程。

“ 只要我们认为,我们的体系中需要一定比例的国际学生,我们就必须预料到当中会有一些人毁约,不履行自己的义务。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将继续加强筛选过程,确保我们选择正确的人,确保他们会继续履行他们的义务。”

教育部每年发放1亿3000万新元奖学金给国际学生,99%教育预算花在本地学生身上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问王乙康,过去10年,我国政府每年花费多少钱在外国学生身上?占教育预算多大比率?

教育部“追债”超厉害。
贝理安。(国会视频截图)

贝理安给王乙康抛了一道“外国学生VS本地学生利益”的问题,善于接招的王乙康也立即以“本地学生利益>外国学生”的数理逻辑来回应。

王乙康说,我国每年约拨出130亿教育预算,当中“绝大部分”花在本地学生身上,以津贴和经济援助的方式向国人提供负担得起的教育,而且“经济援助”只开放给新加坡人领取。

接着,王乙康又丢出一堆数字再次向大家保证,教育部花在外国学生身上的钱很少很少。

他说,政府每年拨款约1亿3000万元作为国际学生的奖学金,相等于教育部年度总预算的1%。另外,政府每年也拨出约1亿零800万元给国际学生作为学费津贴。发放给国际学生的奖学金及学费津贴总额过去10年,下跌了一半。

 

教育部“追债”超厉害。
津贴后,本地公民报读本科生一般支付大学教育费用的25%,而外国学生支付的学费是本地公民的两倍。(互联网)

王乙康还说,教育部曾在今年7月8日的国会复会时以书面答复的方式,公开政府发给外籍学生的奖学金总额为1亿3000万元。但很不幸的,不久后网上就出现捏造的报道,将金额夸大为超过3亿元。

他指出,政府颁发奖学金给国际学生的成本实际上要低于1亿3000万元,因为奖学金和学费津贴的总面值并不等同于我国整个教育体系所需承担的实际成本。

善于用日常生活例子来解释复杂概念的王乙康,这次用了“餐厅派礼券招客”的例子,来解释为何政府所承担的成本实际比奖学金金额的面值低得多。

王乙康说:

“一家餐厅送价值100元的礼券来吸引更多顾客消费,礼券对于顾客来说面值100元,但对餐厅而言,让顾客使用礼券用餐所增加的成本并不多,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租金、水电费、员工成本、管理费等都是固定开销,顾客使用礼券与否,餐厅还是得缴付这些必然开销。”

他接着说:“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大学奖学金。倘若我们把所有国际学生都送走,教育部实质省下的预算要比1亿3000万元少得多,因为我们已经承担了种种相关开销与成本,包括学府的建筑、实验室、器材、管理费、人力资源等。”

他反问大家:“把所有国际学生都送走,我们会失去什么?”

王乙康给出的答案是:

本地学生将会失去同其他国家学生建立联系的机会,也没有机会扩大社交圈子。这些都是教育里头越来越重要的部分,因为我们在一个全球化、多文化的世界中工作。此外,我们也会失去一群能为我国做出贡献的人士。

他补充说:“获奖学金的国际学生毕业后须留在新加坡工作至少三年,他们很多后来都落地生根,成为我国永久居民或公民,在这里成家立业。就算他们履行合约后最终决定离开,他们也会成为我们在全世界宝贵的联络网及朋友,能为新加坡发声,促进我国同各国的交流与合作。”

不会牺牲本地学生的利益,学额先留给他们

王乙康在答复中也一再向国人保证,我国教育制度的主要服务与受益对象是新加坡人。

“从来没有本地学生因国际学生占据学额而无法入学,这是因为我们在策划学额时,以新加坡人为主要考量。”

王乙康再给定心丸说,为确保学府所提供的课程具挑战性并维持学府所享有的名誉,本地高等教育学府在录取了所有符合标准的本地学生后,还会把入学标准再提高“几个等级”后,才录取“一小部分”国际学生。

全球名牌大学都招收国际学生,也以奖学金和学费津贴吸引我国人才

王乙康强调,“世界上最好的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慕尼黑工业大学等等——都有各自的国际学生群体,(人数)远远超过我们的高等学府。”

他说,不仅新加坡积极颁发奖学金给国际学生,其他国家也以同样的方法吸引人才,例如耶鲁、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都以“不问家境”(needs-blind)的方式录取国际学生,只要符合入学标准就能被录取,即使没钱缴交学费,学校也会通过财务援助计划来帮助国际学生应付学费。

我国有不少学生在这类计划下受惠,得到机会到全球著名的高等学府留学。王乙康还说,欧洲有些大学甚至给外国学生提供免学费或大幅度津贴学费的教育,目前约有400名新加坡人在法国和德国的大学求学并受惠。

举出这么多例子,王乙康就是要说明一点:我们付出一些,也会收获一些。新加坡的高等学府不能脱离这个国际惯例规范(招收外国学生),必须成为这个全球教育网络的一部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