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扔橡皮筋被罚300大洋 网民问掉饼干碎罚多少?

更新:
2019年05月27日 18:28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为了加强对垃圾虫的阻吓作用,国家环境局把垃圾虫劳改的背心上半部改用粉红色,让它更为显眼,公众可直接认出。(国家环境局)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如果你以为一只脚踏出吸烟区黄格子抽烟被罚200元是罚得太重,那么红蚂蚁要告诉你,橡皮筋比一只脚还要贵,有一个人因为丢橡皮筋被罚300元。

别怀疑你的眼睛,是的!只是丢了橡皮筋,就被罚300元!

过去周末,有人把一张乱扔橡皮筋的罚单传到网上,称因乱扔橡皮筋,被环境局开出300大元的罚单。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互联网)

罚单的资料显示,这人上周四(本月23日)下午12点44分,在裕廊东中路(Jurong East Central 1)卸货区附近的公共马路上扔橡皮筋,违反了公共卫生法令。

收到罚单者,若没在7月8日中午12点前缴罚款,就必须在隔天(7月9日)下午6点上法庭。到时,可不只是罚300元了,视你所触犯的法律,可被罚款2000元至1万元或坐牢,或两者兼施。

要是你还是不去法院,那么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抓起来,包括上门到你家或工作场所抓你。除了以上刑罚,你还会再面对最高罚款2000元或吃牢饭两个月。

好奇的网民就问,收到罚单者扔的是哪种款式的橡皮筋,如果是以下这种绑饭盒绑头发的,就那么一条橡皮筋就要被罚300元,未免罚太重了吧,直呼这条橡皮筋堪称全宇宙最贵的。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联合晚报)

也有网民猜测说,被罚乱丢橡皮筋的人是在卸货处这么做,这橡皮筋或是捆绑大件货物所用的。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互联网)

不过,根据环境局给《联合晚报》的答复,

收到罚单的那位仁兄,乱扔的不只是一条橡皮筋,而是两条,而且该名男子还是以射的方式,把两条橡皮筋射向马路中央,执法人员于是才上前开出罚单,但当局没有说明扔的是哪种橡皮筋。

这下解答了蚁粉们心中的疑问了吧,一条橡皮筋150元,不是一条300元,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贵,但也绝对不便宜,而且男子这么嚣张的射,是不是觉得罚得好?

环境局官方网资料显示,

乱拋垃圾的初犯者可面对300元罚款。根据环境公共卫生法令,乱抛垃圾初次被控者最高罚款额为2000元;第二次被控者最高罚款额为4000元;第三次或以上可被罚款最高1万元。

在新加坡乱丢垃圾真的很贵,真的不能开玩笑。这位男子真的要改过自新了,不然下次罚的就是巨额。

除了被控上法庭,违法者也可能接到劳动改造处罚,必须在公共场所执行3至12小时的清洁工作。这是为了提高垃圾虫对于乱抛垃圾后果的意识,也体验清洁工所面对的困难。

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的网民又想问,男子是一根橡皮筋接着一根射,还是两根一起射?如果是前者,是否会因乱扔垃圾两次而被罚至少600元吗?

有网民就说,真有看过执法人员手下不留情,连续开出两张罚单。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不少网民也开始担心,日后诸如橡皮筋这类小型物品,是不是要小心放好,一不小心掉落会不会就亏大了,大家转而讨论执法人员是如何判定故意丢弃还是不小心掉落。

其实,环境局从2015年开始,就循序渐进的为执法人员佩戴随身摄录机,这些摄录机除了有助于拍下违例行为的现场画面,同时也阻遏违例者的粗暴行为。因为一切举动都会被录下,执法者若被指行为不专业也有证据可反驳,同时提醒执法人员在执行职务时,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所以烟客们别想用“烟蒂烫到手、烟蒂被风吹才掉在地上,留下的垃圾不是我的”等借口了,真的门都没啊。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随身摄录机。(新明日报)

不少网民觉得扔了如此小的物品都被罚款,真的匪夷所思,那么“吃饼干掉碎呢?”、“把掉在身上的头发拍到地上呢?”、“抠出来的鼻屎、耳屎弹到空中又如何?” ,更有问那么掉了钱怎么办?(这个问题不用问了,红蚂蚁会站你后面捡。)

说真的,红蚂蚁也不知道,要不蚁粉以身试法再来告诉我们答案?环境局官方网资料显示,只要把垃圾扔在垃圾桶以外都是乱扔垃圾的行为。

除了乱扔橡皮筋,本月16日也有人随手把汽水罐放在垃圾桶外也被罚了300大洋,而把罚单放上网。这起事件发生在当天下午2时50分,地点是兀兰第二通道,有人把一个汽水罐放在组屋单位#01-12附近的木箱里,同样被罚款300元。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互联网)

对此,网民们的态度则更倾向支持当局,表示此举是给垃圾虫一个很好的教训,能起阻吓作用,直呼“罚得好!甚至有网友认为罚款金额不够高。

不过也有网民说当局这么有空抓人家丢橡皮筋,汽水罐,为何没有抓那些不用屋内垃圾槽,到楼下乱丢一袋一袋垃圾的国人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组屋楼下堆满了垃圾。(互联网)

不知道是国人的公德心下降,还是国家环境局执法人员取缔垃圾虫更在行了,根据当局公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发出约3万9000张乱丢垃圾罚单,创下九年来新高,比前年多出约22%。

另外,被法庭判处接受垃圾虫劳改的人数也显著增加,去年发出的垃圾虫劳改令有约2600张,比前年的2000张多出30%。

这些垃圾虫多数是男性,他们年龄介于18岁至35岁。而乱拋垃圾行为一般发生在邻里中心、小贩中心附近、地铁站和购物中心。

 为了进一步加强阻吓作用,从本月起,环境局把垃圾虫劳改背心的颜色改为鲜艳的粉红色和黄色让它更为显著,而每当有垃圾虫进行劳改时,环境局也会在该处设立站牌通知公众。这么丢脸,你怕了吗?

价值连城的橡皮筋。
左边为更能让你感到羞辱的劳改服装,右边是改良前的。(环境局)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