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2024年取消中学分流制度 日后不会再有“普通源流”标签

更新:
2019年03月05日 18:46
2015年O水准会考成绩放榜,考获至少五科及格的比率达83.8%,是20年来最佳纪录。
2015年O水准会考成绩放榜,考获至少五科及格的比率达83.8%,是20年来的最佳纪录。(联合早报)

再也不普通了。

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教育部开支预算时,有不少议员呼吁教育部废除中学分流制度,以科目编班来取代。这项呼吁已经提了许多年,今天总算开花结果。

教育部长王乙康今天在国会上作出重要宣布,从2024年起,教育部将在新加坡所有中学全面推行科目编班,取代实施了近40年的中学分流制度。

20190305-Ong Ye Kung.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视频截图)

今年念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将是首批受影响的学生。这将是本地教育政策上的一项重大改革。

自2024年起,学生们将不再以“快捷源流”(Express)、“普通学术源流”(Normal Academic)和普通工艺源流(Normal Technical)来分班。原有的“聪明学生”和“不那么聪明的学生”的身份标签也将从此划上时代的句号。

教育部早已在2008年废除小学分流制度,用科目编班计划取而代之,成效不错。现在又进一步将科目编班计划延伸至中学,逐步落实王乙康口中的“统一的中学教育,多元的科目编班”的目标。

“我们的鱼儿今后不是在三条隔开的水道往前游,而是在一条宽阔的大河里一起游,但每一条鱼是以自身速度来展开各自的旅途。”

科目编班(subject-based banding)顾名思义,就是让学生根据所选的科目来编排班级,而不是像以往那样,根据小六会考的成绩来分班:成绩好的就可以进入快捷源流,成绩较差的只能被编入普通源流,往后的人生从此就被钉上相关标签,日后的发展无形中也受影响,变得较为“普通”。

教育部2014年在12所中学试行了科目编班计划,让普通源流学生从中一起就根据个人强项修读程度较高的科目。

该试行计划取得良好成效,去年已扩大至所有提供普通源流的中学,不过学生目前可选的科目只限于英文、母语、数学和科学。

25所中学明年起将率先试行全面科目编班(Full Subject Based Banding, FSBB),让普通源流学生可选的科目进一步扩大至水平较高的人文科,包括地理、历史和文学,让学生可以根据自身能力和兴趣修读适合自己水平的科目,做到真正意义的“因材施教”。

20190305-lianhe wanbao.jpg
(联合晚报制图)

同样的,一些学生日后也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和兴趣选修水平较低的科目,例如:快捷源流学生可以选修普通工艺程度的移动机器人(mobile robotics)科目等。

为何不早点取消中学分流制度?

王乙康在早前录制的一个视频中解释说,上世纪80年代,教育部推出中学分流计划,是因为当时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在读完小学后辍学。分流制度实施后,时至今日,教育部已成功地将学生的辍学率减至1%或更低。这说明分流制度是有效的教育手段。

“但是我们必须在利与弊之间取得平衡。分流制度的益处是成功减低了辍学率,但弊端是在学生身上添加了标签,并限制学生的成长型思维模式(growth mindset)。”

王乙康说,分流制度永远都会存在“一定的误差范围”,尤其是在学生年龄较小时进行分流。

“较重要的是,如果就读一个被认为较‘低级’的源流,很可能会带来一种烙印或自我限制的心理。学生可能会产生一种想法,告诉自己‘算了,我只是一名普通源流学生,能力不可能变得再好的’。”

王乙康也指出,新的全面科目编班将能让所有中学生都上同样一个课程,学生们的身上将不再出现不同源流的标签。所有的中学生将可以按照自己的学习进度,选修不同难度级别的课程。

这些难度级别将分为G1(基础水平,相等于普通工艺源流课程)、G2(标准水平,相等于普通学术源流)和G3(高级水平,相等于快捷源流课程)。G代表General(普及)的意思。

这听起来很像是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内容不变只不过换了一个新的名称。其实不然。

王乙康说:

“区别是很大的。分流将教育区分为不同课程源流,然后将学生装进这些源流里。每一个源流就像一个大瓶罐,你可以将不同的饼干放入瓶罐内,但当你将罐子标上‘黄梨塔’的时候,罐内所有的饼干都会被归类为同样的食品,不管是准确或不准确的。”

全面科目编班的推出就是“打破瓶罐”,让学生“恢复自由身”,根据各自的学术能力高低,选修不同难度级别的科目。选修基础课程的一两个科目并不会将学生标签为最低源流。这些学生也能同时选修一两个高级课程的科目,让整个新加坡教育制度变得更加个性化。

”这样一来,就可以继续享有因材施教带来的好处,同时减少负面的标签效应。”

小学会考成绩在分配中学上依然重要

王乙康指出,小六会考仍是实用的参照点,会考成绩将能让中学在收生时了解学生所适合的科目水平。

20190305-PSLE Exam Certificate.jpg
小六会考(PSLE)文凭。(联合早报)

2024年本地中学全面推行科目编班后,小学毕业生在分配中学时,依旧会以小六会考成绩为准。只不过学校会按三个会考积分段(PSLE scoring bands)来录取学生。

成绩属于第一个积分段的学生一开始会修读较多的G1科目,属于第三个积分段的学生会修较多的G3科目。但随着时间推移,学生可以在发掘自身的兴趣和学术强项后,选修其他难度级别的科目。

所有学生将参加同一个中学毕业考

第一批全面科目编班制度下的学生在2027年上完中四课程后,将参加同样的统一全国考试,毕业时领取的中学毕业证书也是相同的。换句话说,我国的中学将采纳统一全国考试框架,教育部和英国剑桥将共同制定新的毕业证书。

20190305_secondary_exam.jpg
从2027年起,中学会考不分N水准和O水准,改以全国统一考试框架。(联合早报)

王乙康说:“这是中学教育的新证书。新加坡和剑桥在教育界享有国际名声,双方会联合制定证书,提升它的价值和受承认的范围。”

新证书上将列出学生所修读的科目(G1、G2和G3)级别及成绩。到时候证书上可能会出现各种组合,例如:

  • 六个G3科目 + 一个G2科目
  • 五个G3科目 + 两个G2科目
  • 两个G3科目 + 三个G2科目 + 1个G1科目等等

学生可以随心所欲进行组合来学习。

这项教育政策的修改即意味着,在首届全面科目编班制的学生于2028年领取毕业证书前,初级学院、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等“中学后教育学府”的分配制度,也必须提前作出相应调整。

王乙康说:“我们需要检讨中学后教育的分配制度,以便让修读不同水平科目的学生在报读工教院、理工院和初院时能被公平评估,肯定学生的强项。”

技术上保留中学五年级制度

新制度的推出也意味着,到了2024年,教育部希望学生都能用四年时间来完成中学课程的科目。

不过,教育部技术上依然保留中五年级,但前提是念第五年能让学生从中获益。部分学生如果主要选修的是G1和G2科目(相当于现在的普通源流),但是想报读理工学院或初级学院,那教育部就会让这些学生重读一年中学,完成G3科目(相等于目前的快捷源流科目)。

特选中学和部分只推出快捷源流课程的学校也将不受制度改革影响。王乙康说,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体制里,都会保留一些学校让学业成绩较好、拥有特殊专长、或者想追求一门手艺的学生就读。新加坡也不例外。

如果有机会,王乙康在全面科目编班制度下会选择哪些科目?

“我是在一个讲华语的家庭环境下长大。我母亲是一名华文老师,父母在家都不说英语。他们曾尝试教我英语,也曾尝试用英语讲故事给我听,但(他们)并不是很成功。

那时候我们的教育制度也没有学习辅助计划(LSP),没有老师将我隔开来一对一教导,教我英语基础知识、提早教我发音、增加我的词汇量、教我如何正确运用语法。所以升上中学后,我在英语这门科目上依然应付得很吃力,这也影响了其他用英语学习的科目,例如地理、历史和文学。

如果有机会选择G2程度的科目的话,我想G2英语应该能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打好基础。等我成绩稳定后,我就能转修G3英语来提升。如果有更多的个性化选择,我相信我的学习进度将更为快速。”

红蚂蚁不想时光倒流,倒想乘坐时光机到未来那个没有分流制度的中学去看一看,学习氛围应该会很有活力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