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解释人协疏漏与AHTC案不同, 你有被说服吗?

更新:
2018年11月21日 19:37
就账目审查问题,热门总理接班人之一的陈振声(左)和反对党工人党议员方荣发昨天在国会交锋约20分钟。
就账目审查问题,热门总理接班人之一的陈振声和反对党工人党议员方荣发昨天在国会交锋约20分钟。(曾庆祥制图)

潜台词:工人党头头不是被“政治迫害”。

想必有留意面簿的网民肯定在今年10月有留意到这篇题为《工人党领袖有多糟》的文章在网上流传:

FB screenshot .png

这篇文章当时在网络上流传,也让不少人脑里出现一大问号:审计署每年都会发表财政年度审计长报告,那些被点名管理出现疏漏的政府部门或法定机构,他们的问题没有工人党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问题严重吗?有没有人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呢?

这篇文章得出的结论是,有好几个政府部门都出现管理疏漏,有部分涉及的资金甚至比AHTC案的资金还要庞大,但无需面对官司或可能破产的局面。

(如果忘了AHTC案的重点,可以看看这篇题为《市镇会起诉工人党三巨头:自肥“自己人”榨取居民血汗钱》的文章刷新记忆。要点是: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等人被指违反受托和应尽责任(fiduciary duties),遭索偿超过3370万元。)

文章作者认为,工人党几位头头确实应该在法庭上为公款管理不当而做出解释并扛责,但同时也质问,何那些涉及政府部门或法定机构的疏漏行为,就可以草草了事呢?

这篇文章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它图文并茂且简单扼要的传达信息。例如,文章指出,国家公园局以时间紧迫为由而取消竞标程序,直接颁合同给一家公司。又例如,卫生科学局有五份总值2500多万元合同是在投标书资料不齐或不准确的情况下获得。这一些疏漏,和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理事被指管理不当的行为很相似。

相信有不少蚁粉也是带着同样的疑问,去阅读今天《海峡时报》的这则新闻:

Wrong to compare PA lapses to those at AHTC: Chan Chun Sing (陈振声:拿人民协会的疏漏和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疏漏比较是不对的)

陈振声:人民协会的疏漏和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案件没有可比性

据报道,贸工部长陈振声昨天以人协副主席的身份,代表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回答反对党工人党后港区议员方荣发的提问时,指出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PA ST.jpg
人民协会是主管新加坡基层组织的法定机构。(海峡时报)
AHTC.jpg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联合早报)

人协为何会被点名呢?

因为审计署在2017/2018财政年度审计长报告中质疑一些妆艺海外采购收据的真实性,也发现负责职员自掏腰包到海外作最后付款和获取现金收据时,都没同事陪同。由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职员带领的独立调查小组针对这些事务展开调查,并已完成调查。

陈振声说,人协已报警处理,也会完全配合警方的调查。

面对方荣发步步追问,陈振声一再像专业会计师那样抛出几个专业术语并重复童言得论述,但一直无法把局面打得更开、更具高度。两人来来回回交锋了约20分钟。

在答询过程中,总理热门接班人选之一的陈振声主动提及说,“这个(人协)情况和方先生所熟悉的其他案件(暗指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相当不同”。为了进一步佐证,他还列出三大不同点

1、AHPETC的账目不可靠,政府的账目可靠,即便能揪出疏漏行为。

审计署在2015年审计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HPETC)后得出的结论是,无法确保对方的账目可靠准确,以及是否妥善使用、记录与管理公款。

2、AHTC的账目显示处处缺乏管控,政府账目有规则(rules)可确保行为受监督和制衡。

审计公司KPMG的报告指出,AHTC的账目在管理和财务管控等多个主要领域,存在管控不及格的现象,过程长达五年。

3、政府机构针对审计署报告揭露的疏漏行为,对相关人员采取问责行动,一旦可能涉及违法行为将采取更严厉行动。

审计署在2014年揭露国家图书馆可能存在采购方面的不当行为,案件交由警方处理,一位前工作人员被控贪污。

陈副主席提的三大点“浓缩版”

  • 可靠(政府) VS 不可靠 (AHTC)
  • 有规则 (政府)VS 无规则 (AHTC)
  • 自觉采取行动(政府) VS 没自觉采取行动(AHTC)

网民都听懂了吗?能接受部长的解释吗?

陈部长费劲解释,网民似乎“抓无球”

如果从面簿上的反应判断,应该是“抓无球”,或拒绝接受。对一般人而言,都是公款管理不当,都是项目发包不符合程序,那都是同类行为,都应该被舆论当靶子来打、被媒体高调地报道。

这个说:“这(陈振声的谈话)是2018年结束前的笑话。”

这个说:“太明显了,双重标准。一个是支持行动党的,一个是反对行动党的。” (这样的留言不少)

这网民幽默风趣地点到重点:“如果你明白,就无需再解释,如果你不明白,再多的解释你也不会明白。”

screenshot fb comment.png

说得好。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相信体制的人,你无需解释,他就猛点头说政府好。反体制的人,你怎么解释,他都当你耳边风、讲官话。看到陈副主席一再重复说辞,又原地踏步且打不开局面,感觉真有些吃力。要清楚说明,AGO揪出政府部门和机构的审计错误和AHTC的案件很不同,肯定不是20分钟就能解决的事。

毕竟,代表政府发言的部长不仅需要懂得专业的会计知识,而且还要向民众传递一个重要的政治信息:反对党工人党那几位头头面对的不是一场“政治迫害”。

20181025wp2.jpg
卷入市镇会官司的工人党巨头(左起):刘程强、毕丹星、林瑞莲。(In Good Faith)
AMKTC case.jpg
宏茂桥市镇理事会前总经理黄志明被控贪污。(联合晚报) 

或许,苹果和苹果、橙和橙摆在一起更有可比性。不妨拿一个行动党管辖的集选区市镇会账目来展示说明一下。比如说,宏茂桥市镇理事会前总经理被控贪污,它的账目还是符合陈副主席说的那三大原则吗?(或者可在案件下判之后展示说明?)这样的对比或许更具说服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