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筹得100万元 工人党三巨头停止筹款感谢公众的道义支持

更新:
2018年10月27日 21:47
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今早通过博客In Good Faith说,截至今早(10月27日)10点,他们已筹得100万8802元,足够应付目前所需的律师费,因此将停止筹款。(In Good Faith)
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今早通过博客In Good Faith说,截至今早(10月27日)10点,他们已筹得100万8802元,足够应付目前所需的律师费,因此将停止筹款。(In Good Faith)

停得突然。

【10月27日最新】短短三天内已筹得100万元,卷入市镇会官司的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决定停止筹款。三人今早通过博客In Good Faith说,截至今早(10月27日)10点,他们已筹得100万8802元,足够应付目前所需的律师费,因此将停止筹款。

他们感谢公众的支持,表示“日以续夜的积极乐捐令我们十分感动”。三人也说,接下来会通过In Good Faith网站公开汇报应用捐款详情。最后,三人说:“我们衷心感激您的资助。经济上的援助很重要。但您的道义支持则是重中之重!”

wp donation.png
In Good Faith


【10月25日更新】: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止今晚(25日)10点,捐款总额达:47万7653元。捐款者有2832人。也就说,每个人平均捐了168元。这是阿莲阿强阿星发动募款行动约24小时候后的反响。

【原文】:

两个市镇理事会分别起诉工人党三巨头林瑞莲、毕丹星与刘程强等人的诉讼案开打进入第14天,阿莲阿强阿星三人开始向公众募款,以应付讼费以及可能破产的情况。

据慈母舰 (Mothership)引述工人党媒体小组主席吴佩松说,截止昨天午夜已筹得10万元。工人党三巨头在短短六小时内就筹到这笔数额。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至昨晚10点筹得6万5196元。

20181025sswp.png
In Good Faith

吴佩松:与工人党无关 众筹是合法的

吴佩松也告诉亚洲新闻台,这个募款行动是合法的,因为“In Good Faith”博客网站是属于刘程强、毕丹星和林瑞莲三位答辩人,和工人党无关。

本地媒体曾报道称,这次市镇会追讨的款项高达3370万元。10万元距离3370万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刘程强等人最终败诉,他们可能因无法偿还市镇会而宣告破产,并且失去下届角逐大选的资格。这对工人党来说,将是沉重的打击。

前管委议员:筹3000万不是不可能

不过,前官委议员郑恩里(Calvin Cheng)认为要筹得3000万元不是不可能。他按选票计算法,勾勒出一个可能的情景:

上一届大选有75万选民(30%)投票给反对党,其中25%是反对党死忠支持者,这大概是62万5000人。如果每个人都捐个50大元,那就能筹得3000万。

阿莲阿强阿星三人是在昨晚开始,陆续通过In Good Faith博客中发出英语、华语和马来语三种语言的博文,呼吁公众捐款。

文中讲述,如果打输官司,又无法赔偿巨额损失,他们将面临破产的后果。他们也称,至今没有动用到工人党的钱打官司,而是动用自己的储蓄和朋友的资助来支付律师费。单是法庭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就已经花了60万元的律师费,并称“几乎已经掏空了我们个人的经济资源”。

文末,三人还表示,公众捐款之后,如果方便可以留下电子邮件地址,以便答谢。

能争取多少民意支持有待观察

这个方法能筹得多少款项,能争取到多少民意支持和同情,媒体和网民一定紧密追踪。有意思的是,昨晚很快就有网民留言说,“我很快会把(政府给的)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捐出去”,似乎有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与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简称PRPTC)分别起诉林瑞莲(工人党主席)、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与刘程强(工人党前秘书长)以及另外两名市镇会理事失责造成损失,要他们赔偿这两个市镇理事会。

不是“政府VS工人党”案件

这其实是一起“市镇会告市镇会理事”的官司,不涉及政府和工人党。但因为林瑞莲、毕丹星与刘程强是工人党重量级要员,加上代表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的高级律师文达星(Davinder Singh)又是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网络舆论已经混淆概念,将这起官司看作是“政府VS工人党”的案件。

davinder singh ST.jpg
高级律师文达星(中间,打领带)连日来在庭上严词拷问刘程强和林瑞莲。(海峡时报)

前官委议员:主流媒体报道有失偏颇

这起诉讼案在本月5日开打,刘程强和林瑞莲已先后出庭工证。文达星连日来在庭上的严词拷问,本地主流媒体都巨细靡遗地报道。

在前官委议员郑恩里(Calvin Cheng)看来,那些报道有失偏颇。他日前在面簿上发文说,本地主流媒体报道AHTC案件的手法“差劲” (covering badly)。

郑恩里说,这是一起民事诉讼,但报道却重点集中在文达星的盘问和诉方的观点。他指出,“文达星不是检察官,而是诉方律师。”

郑恩里还教记者怎么当记者。他说,应该把这起官司当作民事诉讼案报道,不要让工人党议员“被看作是被检察官起诉的所谓犯人”。

不过,郑恩里过后再另发贴文补充说,“别妄想那(之前发出的贴文)是为了表示支持工人党”。

他说,虽然这是一起民事诉讼,但如果证实工人党议员有违受托责任( fiduciary duties)(林瑞莲已经承认撒谎),他们个人就必须负起赔偿责任。如果他们赔不起就会破产。如果他们破产,就无法角逐下一届大选,甚至都不能参与竞选活动。郑恩里说:“如果是这样,他们是活该的。”

Wp trio at supreme court ST.jpg
(左起)工人党的毕丹星、刘程强和林瑞莲。(海峡时报)

郑恩里提醒说:“更重要的战场是在“民意法庭”(the court of public opinion),在这个战役中,认知和事实一样重要(perception matters as much as facts)。”

他认为,每天高分贝地丢出各种新闻标题,对辩护人穷追猛打,这么做只会加深人们的错误认知,以为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他指出,这不是一场“政治迫害”,虽然也不是刑事案,但它是一个重要民事诉讼案。最后和判决一样重要的是,人们怎么看待这场官司。在这方面,“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在内,都扮演重要角色。全部媒体人员都要谨记。”

ok, 这位老师有在讲,大家有在听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