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要变大 小心赌瘾跟着变大

更新:
2019年04月10日 13:41
和赌博说不。
《联合早报》曾报道,男子吴国强(假名,45岁)从小精通各种赌术,他曾经因为赌博而欠下巨款,甚至蒙起轻生的念头。幸好他在关键时刻悬崖勒马,在妻子和上司的劝告与支持下,勇于正视赌瘾的问题,并在2010年1月开始到“一望中心”和心理卫生学院接受辅导和治疗。吴国强目前已有稳定的高薪职业,并相信自己真的已摆脱了赌瘾。(联合早报)

和赌博说不。

本地两座包含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同时扩充业务,并且为此投资约90亿元,肯定为经济带来新的刺激因素。这当中的好处大概不必质疑:新增就业机会、带动建筑业发展、为本地旅游业和相关产业注入活力……

但是政府显然也知道赌博的坏处,所以一方面提高赌场入场税50%,从100元增加到150元,年税则从2000元增加到3000元,减少国人染上嗜赌恶习的可能,另一方面也调整税制,提高对赌场收入的征税率,充实国库,提高让赌场扩建决定的正当性。

虽然10多年前已经激烈辩论,支持兴建赌场的意见获胜,且赌场也经营了10年,在这个时刻旧事重提,似乎对牛弹琴,但是赌博的危害实在太大了,很多导致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我觉得社会还是必须在期待赌场扩建所带来的经济好处时,不忘正视赌博的危害。

和赌博说不。
(互联网)

新加坡当然面对激烈的国际经济竞争,50多年来我们也一直克服重重难关,培养了正确的工作伦理。赌博业虽然是一种经济产业,却跟毒品、色情一样会腐蚀人心,而且导致上瘾。但是我们却不会把毒品和色情当做经济产业,尽管它们的利润同样丰厚。“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提摩太前书 6:17-19》)我们应该担心的是赌博背后所暗示的不劳而获的价值观,可能长期伤害我们自食其力的立国精神。这是我们在享受它所带来的经济果实时也必须自我警惕的。

上瘾的问题则是另一个重大社会威胁。已经有研究指出,赌场的很多游戏,特别是电子老虎机的设计,是根据心理学原理来诱惑赌客欲罢不能,越陷越深。新加坡社会生活压力大,很多人其实在心理上是处于亚健康状态。赌博可能被当作缓解压力的工具,却不知它其实是加重心理病的后门。一旦染上赌博的恶习,嗜赌成瘾,毁掉的不只是个人的幸福,还可能赔上一家人的幸福。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新闻似乎很少报道,我认为这是必须改善的。

和赌博说不。
《新报》曾报道,一名沉迷赌海多年的年轻女书记,2012年3月,到滨海湾金沙赌场玩百家乐,她连续博杀12小时,甚至连经血染红地毯也不在意。最后被保安员“押”到厕所更换卫生棉。(海峡时报)

有人说小赌怡情,但哪一种恶习不是都有第一次,都是从小变大的呢?赌场今后还将变大,不就是活生生的证明吗?我们纵然无法改变扩建的决定,却还应当洁身自爱,并且规劝身边的亲戚朋友,远离这个可怕的恶魔,因为一旦沾染了,将会是万劫不复,后悔莫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