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本地人把自己从赌场那里禁了 为什么他们都乖乖跑去戒赌?

更新:
2019年04月08日 20:31
本地人不赌啦。(取自《海峡时报》)
本地人不赌啦。(取自《海峡时报》)

在赌场里恐怕越来越听不到本地口音了。

上个礼拜,为了控制嗜赌情况,我国政府宣布了公民和永久居民进赌场时须付的入场税将调高50元

这不禁让对赌博不熟悉的民众猜想:本地的嗜赌情况有那么严重吗?

幸亏的是,事实上在入场税将调高之前,就已经有越来越少本地人踏入赌场了。

根据《海峡时报》报道,本地两处综合度假胜地开幕九年以来,已有越来越少公民和永久居民前来光顾,而寻求援助的嗜赌人士则越来越多了。

根据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数据,去年有高达967人接受了辅导,是自从2014年的1035人以来最高的人数。

080419 gambling counselling.png
(取自互联网)

他们都在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委任的合作伙伴接受辅导,包括康威医疗集团旗下的心理辅导诊所PsycHealth Practice、另一家辅导诊所Resilienz Clinic,和太和观戒赌辅导中心。也有人去国立成瘾治疗服务寻求辅导员的援助。

值得一提的是,本地还有至少另外五个非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委任的组织为嗜赌人士提供援助,所以整体来说,寻求援助的嗜赌人士比去年的967人多了。

比如说,去年有580人前往蒙恩社会服务(Blessed Grace Social Services)寻求援助,与2015年的315人相比,去年的人数已接近双倍。

同时,从赌场开幕以来,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收的赌场入场税总金额也已大大下降,这就表示本地人不像以往那么受赌场吸引了。

为嗜赌人士提供援助的辅导员表示,提高赌场入场税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因为能有效地遏制那些只是偶尔去赌场的休闲赌徒。但是,他们也提出,光顾赌场的本地人数量会减少,可能也是因为对赌徒来说,赌场的新奇指数(novelty factor)已经没有以往的高。

080419 gambling casino exterior.png
(取自《联合早报》)

在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刚在2018年三月结束的财政年度里,征收的赌场入场税总额是1.31亿,比在2011年三月结束的财政年度征收的2.23亿少了近四成。

事实上,从赌场开幕以来,征收的入场税总额已一年比一年低。但是,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的年度报告中并没有透露有多少本地人光顾赌场。

这个数目只有公开过一次。赌场监管局曾透露,2012年的一天有平均1万7000名本地公民和永久居民光顾赌场。这与2010年赌场刚开幕时的一天平均2万名少了。

为什么大家都乖乖不去赌场了?

We Care社区服务执行董事谭润娴指出,光顾赌场的本地人数量会减少,也是因为越来越多问题赌徒申请了自愿禁门令,或者家人申请了家属禁门令,禁止他们进入新加坡的赌场。

080419 gambling self ban.png
(取自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网站)

截至去年底,已有34万8856名赌徒申请了自愿禁门令,这个数目比2014年的19万零927人多了83%。在这34万8856人当中,有2万5759名赌徒是本地人,与2014年的1万4877名本地人相比,自愿禁止自己踏入赌场的本地人已多了不少;其余的都是外国人。

蒙恩社会服务创办人李汉忠表示:

“(那些被下令禁止进入赌场的赌徒)都因嗜赌输光自己和家里的钱,无路可走了。他们的人生跌入谷底,被家人威胁戒赌,否则就会被断绝关系。”

有辅导员则指出,由于最近预防赌瘾的意识越来越高、提供的援助也越来越多,已有越来越多赌徒寻求辅导。

但是,也有更多人可能会在其他赌博的平台,比如线上赌博,把一生的积蓄赌掉。

辅导员表示,去年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掀起一阵赌球热,有许多人因赌球欠下了大笔债务。他们也指出,在线上赌博比在赌场赌博的问题大,主要是因为在线上下注比较方便。

080419 gambling slot machine.png
(取自互联网)

其中一位申请了自愿禁门令的赌徒是一名年过50的家庭主妇。她在嗜赌的两年里,输光了超过十万元!幸好,她去年决定前往兴起社区关怀寻求援助。

该组织的创办人兼主席王爱芬回忆道,这位妇人的家境没有很好,但她表示自己听老虎机的声音听上瘾,而且一天内曾经赌输高达1千元。为了还债,妇人还得把自己的珠宝首饰和其他值钱的东西当掉。

王爱芬指出,幸亏的是,她之后再也没赌博了。

都说十赌九输了,不管是去赌场赌还是线上赌,你以为你赢得了庄家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