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年的“龙”,英文该译成 Dragon 还是 Loong 引热议

更新:
2024年02月09日 14:17
你更偏向哪个?
Tell Your Children制作八米长的祥龙,细节传神,栩栩如生,横摆在福南购物中心的正中央。(FUNANSG)

你更偏向哪个?

今晚过了凌晨12点,我们就踏入甲辰龙年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仍未解决,那就是:我们是即将迎来的是 Dragon year 还是 Loong year 呢?

一直以来,新加坡关于“龙”的英译都用“dragon”,只有翻译名字时,例如李显龙总理名字里的“龙”,才以”Loong”音译。泾渭分明。

这个关于“龙”字的英译争论,自然不是发生在新加坡。

中国互联网近日掀起了龙年的“龙”的英译,应该是“Dragon”还是“Loong”的讨论。

昨晚(2月8日),#龙不再翻译为dragon而是loong#的话题更一度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你更偏向哪个?
(微博截图)

“Loong”从哪里来?

中国目前的中小学教材中,“龙”的英文多半被翻译为“Dragon”。

但最近这一个月,随着龙年的临近,“龙”的英文翻译为“Loong”逐渐被更多人接受。

中国环球电视台(CGTN)上个月在报道“新春龙舞挑战赛”活动时,把“龙年”译为“Loong Year”,把“龙舞”译为“Loong Dance”。2024央视春晚吉祥物“龙辰辰”的官宣英文名是“Loong Chenchen”。

中国学者把汉字的象形文字都搬出来了,说“loong”与“long”(长的)读音相近,中间两个“o”就像龙的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兼有中国汉字象形和表义的特点,“加长”的“long”也能较好地在外形上描述“龙”或者“龙舟”的长条状外形。

“Loong”不是首次被提起

至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中国学者指出龙和dragon不宜互译。

2015年中国人大、政协全国两会期间,就有政协委员提议进一步明确龙的英文翻译。

据澎湃新闻报道,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黄佶曾于2006年提出,龙不应译成dragon,loong才应该是“龙”的正确英译。

因此,中国第一块电脑CPU芯片“龙芯”的英文名就叫“Loongson”;功夫巨星李小龙的英文名,也被译为“Lee Siu Loong”。

中国学者给予的原因是,中华文化中的龙和西方语境中的dragon,有着显著差异。

中国龙是农耕文明的产物,主要负责保佑一方风调雨顺,承载着勇敢奋进、活力无穷、吉祥如意等美好寓意。

相比之下,西方龙是海洋文明的产物,常在地中海东部、古希腊等地出没,兴风作浪、喷火食人,大多被视作邪恶的象征。

在《龙之心》(DragonHeart)、《梅林传奇》(Merlin)、《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等西方影视作品中,关于龙都有这样的形象塑造。

你更偏向哪个?
权力的游戏里的dragon。坦白说,样子真的跟中国的龙,有点儿出入。(HBO)

中国学者认为,当他们以“龙的传人”自居并对外宣传时,不了解中华文化的人很可能产生误解。

他们认为,在西方文化中,特性、含义、地位最接近中国的“龙”的概念就是“Seraphim”(炽天使),其原本的形象是“燃烧的大蛇”。

还有一派观点指出,最早将汉语里的“龙”译为dragon的,就是在清朝时前往中国传教的传教士马礼逊。

几百年过去了,特别是随着中西方互动的增多,西方人早已知道中国龙不等于西方龙。西方文艺作品中也有龙的正面形象出现,再改翻译反而让人迷惑。

为什么想去Dragon化,转向Loong化呢?

说白了,就是中国强大了,不想再跟随西方叫自家的龙为dragon。

微信公众号“上海文联”曾对Loong的接受度进行调查,参与投票的179名网友中,超过90%在Loong和Dragon之间选择了Loong。

你更偏向哪个?
(取自微信公众号上海文联)

随着中国经济和文化软实力的日益增强,汉语文化也越来越多地为外国游客所了解。大量文化负载词只需使用音译的方法便能被理解和接受,例如阴(yin)、阳(yang)、太极(taiji)、功夫(kungfu)、豆腐(tofu)、粽子(zongzi)、风水(fengshui)、秧歌(yangge)等。

中国专家说,音译的翻译方式能最大限度保留源语语言风格,同时也能最大程度传递原文中的本土文化讯息,给予外国人士更多了解中国的机会。

于是,才有了认为中国的农历新年不应叫做Lunar New Year而是Chinese New Year,京剧的英译不应是Peking Opera,而是Jingju的争论。

你更偏向哪个?
40公尺长的祥龙悬挂在滨海湾金沙商城的半空中。(联合早报)

那龙的英译会更改吗?

目前来看,把龙的英译改为loong的争议尚未达成共识。

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对于龙这样承载重要文化含义的名词,有必要重新考量翻译问题。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星期四(8日)发文称,随着中国走向世界、拥抱世界,“Loong”形象的重塑过程还将继续,“这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挑战的观念调整的过程”。

看来,还是新加坡的建国总理李光耀有远见,给儿子Lee Hsien Loong(李显龙)取英文名时,选了“loong”,无意中保留了华人的文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