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贺自家兄弟却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古怪贺词暗藏玄机

更新:
2023年11月08日 21:46
弦外之音
这像贺词还是酸人的字句?(红蚂蚁制图)

弦外之音

红蚂蚁11月5日在《早报星期天》看到以下这则贺词,是郭家兄弟姐妹六人连同他们的伴侣,联名恭贺在家中排行第六的郭观堡获颁公共服务奖章(PBM)。

本是件可喜可贺的美事,怪就怪在贺词中缺少喜洋洋的气息,甚至有几句话读起来根本不像在恭贺人。

弦外之音
(刊登于11月5日的《联合早报》)

贺词的前半段还好:“父母恩,兄弟情。半世父母恩,一世兄弟情。手足情深,血浓于水。”

不过笔锋突然一转,来了句隐喻手足相残的诗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诗句是出自三国时期魏国诗人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它描述了魏文帝曹丕在争夺皇位期间一度嫉妒弟弟曹植,因此下令要他在七步内作诗,并要求诗中必须包含兄弟之意,但不能有兄弟二字,否则就会将他处死。曹植以同根而生的萁和豆来比喻同父共母的兄弟作出此诗,控诉曹丕对自己和其他众兄弟的残酷迫害。

后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就成了因争夺地位、权力、财产等而导致兄弟反目、手足相残的隐喻。

贺词中安插这句诗词后,再加上后面两句“滴水之恩勿忘报,生生世世勿忘本”,承上启下读起来,祝贺赞扬之意荡然无存,多了几分忘恩负义的感觉。

呃,有没有可能是郭家兄弟姐妹六人用错了诗词,或者报章刊登错?

红蚂蚁已打听了,是出钱刊登贺词的人主动要求这么写,而且必须一字不改地刊登。

先来认识一下郭家

蚁粉就算不知道郭家的背景,一定有去过他们家的咖啡店用餐。

郭家七兄弟姐妹在马来西亚芙蓉出世。

参与恭贺弟弟的郭家老五郭观华(54岁,三哥)是新加坡饮食集团长城的创办人兼董事主席。

郭观华在15岁那年到新加坡找大姐,先后花了10年在煮炒、杂菜饭、烧腊、咖啡店、海鲜餐馆、餐厅、酒店和俱乐部等地打工和当学徒。

他和妻子在1994年5月开始出租和经营咖啡店和饮食摊位,生意非常成功。

到了1997年,他们的生意就扩张到六个地点。2021年经营着90个长城杂菜饭档口、5间长城美华咖啡店、25家荣记香港烧腊以及15家名厨海鲜煮炒,在马来西亚也有业务。

弦外之音
长城集团私人有限公司总部。郭观华也拥有马来西亚的荣誉称号拿督斯里,在2019年获新加坡总统颁发公共服务奖章表扬。(新明日报)

在上述贺词上亦有署名的二哥和二姐夫,也负责经营长城集团旗下的其他品牌。

荣记香港烧腊的老板是二哥郭观荣,荣记以他名字命名。

长城杂菜饭的总经理是二姐夫叶金良

被“恭贺”的郭观堡(50岁,四弟),则是咖啡店集团八达岭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郭观堡2000年来到新加坡,帮忙打理哥哥的咖啡店生意,2009年自立门户创建八达岭品牌。目前,八达岭控股旗下管理着40多家咖啡店。

弦外之音
位于宏茂桥10道第446座组屋的八达岭咖啡店。(互联网)

四弟与家人感情如何?

因八达岭同样经营咖啡店生意,自然而然就被视为长城集团的直接竞争对手。

有趣的是,“八达岭长城”是中国万里长城的其中一段,不但是中国开放最早的一段长城,也是至今为止保护最好,最著名的一段明代长城,还是世界文化遗产。

将自立门户的品牌取名“八达岭”,似乎暗示着这个品牌是原品牌(长城)的一个分支,却比原品牌更出名,青出于蓝?这当然只是字面上的解读,品牌背后的想法目前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八达岭集团和长城集团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今年9月,郭观华指合伙人叶永生背叛公司,暗自投资竞争对手,也就是郭观堡的八达岭生意,并且未按照协定退股,因此入禀高庭起诉对方。

这起案件在昨天(11月7日)开庭审理,案件仍在审讯中。根据答辩人叶永生的开庭陈词,辩方传召的证人中就包括郭观华的弟弟郭观堡。

郭家兄弟姐妹在开庭两天前(11月5日)购买整版广告版位“恭喜”他,时间点的巧合很难不让人多加猜测与联想。

其实郭观堡早在8月国庆日就获颁公共服务奖章(PBM),在10月1日、10月8日、10月29日都有不同的机构在《早报星期天》登报恭贺他,贺词(下图)读起来都很正常。

弦外之音
(刊登在10月29日《联合早报》)

至于郭观堡当初为何离开哥哥公司另起炉灶,并没有相关新闻报道。

不过,根据答辩方的开庭陈词,叶永生否认背叛长城集团,并指郭观堡起初也在长城集团工作,后来郭观华让郭观堡有机会经营另一家咖啡店,郭观堡把生意越做越大之后,向他(叶永生)借款租下另一间咖啡店。

作为回报,郭观堡就把八达岭的一部分股份分给叶永生的妻子,同时也分给哥哥郭观华。但在郭观华看来,弟弟郭观堡与叶永生暗地里勾结了。

读到这边,似乎能明白为何贺词藏有弦外之音了。

贺词中也写道:在你(郭观堡)16岁时,父母亲不幸意外往生,在艰辛的环境中,兄弟们扛起责任供你在马六甲读书上大学,(在你)25岁时苦口婆心带你过来新加坡工作,过好的生活,成家立业.......

这段读起来似乎是在指郭观堡“胳膊肘往外拐”,毕竟哥哥郭观华只有中学文凭,还未成年就到新加坡打拼,在自己事业有成后,还把弟弟郭观堡接过来新加坡,安排进自己的公司工作。

最耐人寻味的是贺词的最后一句,有13个字,字体还特别放大并采用不一样的字体。

吾家观堡也秉持着服务大众的信念:尽一份力量、回归社会、造福人群。

这句话的下方,有一张放大的照片,上面是一位面带笑容的母亲,牵着三名小男生走在长城上。

据报道,郭观堡是因为在基层服务9年,回馈社会而获得公共服务奖。令人不解的是,家人贺词中所用的竟不是常见的“回馈社会”,而是“回归社会”?

“回归社会”仿佛在说之前与社会脱节,现在重返社会的意思。

弦外之音
郭观堡获得公共服务奖章后,接受《联合早报》的采访。(刊登在8月12日《联合早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郭家兄弟姐妹之间有什么矛盾,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只不过入禀法庭又在报纸上公告天下后,难免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