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新潮州大厦引发搬迁争端 “家己人”兄弟阋墙闹上高庭

更新:
2018年12月11日 17:56
Teochew Building 翻新潮州大厦
义安公司因潮州大厦动工翻新日期将至,仍无法跟潮州八邑会馆达致搬迁协议,而向高庭申请紧急庭令,要求后者搬离大厦,归还会所所在单位。(联合早报)

“家己人”变陌生人?

过去几天,新加坡有一对赫赫有名的“孪生兄弟”闹翻了,还吵到入禀高庭由法院主持公道。

吵什么呢?哥哥不满弟弟将自己从“家”里赶出去,认为弟弟鸠占鹊巢。

这对孪生兄弟的哥哥,就是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弟弟则是义安公司。凡去过乌节路的,都一定会听过或到过义安城高岛屋(Takashimaya),义安城背后的业主就是义安公司。

20181211-Ngee Ann City.jpg
义安城。(联合早报)

翻新潮州大厦引发搬迁争端

兄弟阋墙,起因在于义安公司因潮州大厦动工翻新日期将至,仍无法跟潮州八邑会馆达致搬迁协议,而向高庭申请紧急庭令,要求后者搬离大厦,归还会所所在单位。潮州八邑会馆一名发言人告诉《联合早报》:

“不幸发生这样的事,会馆已交给律师处理。”

《联合早报》上周六(8日)报道说,义安公司应允八邑会馆在潮州大厦翻新完后回归,但表明要以大厦业主身份征收象征式租费,但这建议不为潮州八邑会馆所接受。上个月,义安公司还提出拨款1650万元协助潮州八邑会馆另外购置会所的动议,但此动议也不被会馆接受。高庭将于本月24日对此案进行审前会议。

20181211-Teochew Building2.jpg
潮州大厦前身是端蒙学校。(联合早报)

红蚂蚁今早刷面簿,看到《Singapore Teochew 新潮人 Sing Dio Nang》页面分享了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的永远名誉会长吴南祥写给本地潮州八邑会馆全体会员及潮人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吴南祥在信中郑重要求义安公司必须在两周(十四日)之内撤销庭令,停止一切逼迁行为并主动找他谈谈,以期取得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避免1929年那段历史(待会儿给大家科普)重演。

他还说,如果义安公司一意孤行,他将发起会员及新加坡潮人特别大会,向我国政府求助。

吴南祥在信中措辞也异常强烈。“逼迁”、“露出狰狞面貌”、“反宾为主”、“卑劣手段”、“利诱”、“冤有头,债有主”等词汇一并用上。

无独有偶,今早翻开《联合早报》交流版,也看到《早报》专栏作者郑来发给本地潮州人写了一封信(看来潮州人都很喜欢写信),指潮人如今“自己人打自己人”,战火已正式点燃,而点火的一方正是“弟弟”义安公司,成了“潮州人心中永远的痛。”

20181211-Zheng Lai Fa (Zaobao).jpg
(联合早报交流版)

郑来发在信中写道:

“89年来,义安和八邑就像孪生兄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司其职,也像铜币那样,一体两面,各自精彩。这种模式成功运行了整百年,历久不衰……现在,为了某种原因要强行将它们分开,是非常不智的。因为任何单独一方想要再团结和引领全体潮州人,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做分手决定前绝对要三思。”

脑补80年前的潮人历史

要理解双方在吵什么,先来了解一下这段历史:

  • 位于皇家山脚下登路的潮州大厦建于1963年,是汇集了义安公司的资金,以及潮州八邑会馆和旧端蒙学校所献出的房产及地段而促成的。当初兴建潮州大厦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兄弟俩能共居一处,同享资源。
  • 义安公司是由佘有进为首的一群来自广东省的潮州人于1845年创办的,属于一个民间组织的慈善机构。以前潮州省府称为“义安郡”,于是当时这群潮商就用“义安”来为公司取名。最初成立的宗旨是为了照顾新加坡潮州移民的宗教祭祀与福利需求,包括身后事等。

最近出版的《新加坡潮人故事》新书的内容显示,义安公司成立后所购置的房地产,一开始由佘有进先生掌管。在接下来的80多年期间,佘有进的后人继承了管理权,却不对外公开账目,引起许多潮人的不满。

以林义顺为首的一批14人潮人侨领1927年在各华文报章发表公开信,要求佘家交出公司资产管理权,改由潮社推选出来的具有声望的侨领共同管理。由于当时双方谈不拢,英殖民政府于是出面调解,佘家最终同意交出义安公司房地产管理权。

1929年3月,潮州八邑会馆获殖民政府批准豁免注册,正式成立,当时会馆的办事处,就设在端蒙学校,也就是后来改建成潮州大厦的建筑内。1933年2月,殖民政府总督核准以非盈利公司性质注册义安公司,彻底终结了佘家以家族垄断方式管理义安公司的局面。

八邑与义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多名潮州八邑会馆的董事也同时兼任义安公司董事,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两家机构的董事会一直延续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忠于职守,各司其职。

义安公司除了负责潮社酬神祭祀、庙宇管理、坟山管理等事务,还增加了潮人公益、慈善、文化教育事业等新事项。义安小学、义安中学和著名的义安理工学院都由义安公司所设立。公司也在全岛多处拥有地皮和建筑,包括坐落在马里士他路的店屋及格兰芝路的独立式宅房等。潮州八邑会馆则专注于扶贫济困、宣扬潮州文化、开拓国际潮人关系网、推广教育等。

红蚂蚁之前也写过一篇“家己人”吵架了,华社怎么吸引后生仔?的文章,解释说:

义安公司就像个“管钱”的掌柜,这个慈善基金会的主要收入源于乌节路义安城的股息,潮州八邑会馆则是“出力”搞活动的总务。有了掌柜的财力支持,总务才可以专注于扶贫济困、宣扬潮州文化、开拓国际潮人关系网、推展教育等等文教活动。不过,2009年之后,两大机构的领导闹意见,“总务”再也得不到“掌柜”的财务资助,一套班子、两个招牌的运作模式宣告落幕。

吴南祥在面簿上的呼吁,政府会不会看到,会不会出面帮忙,红蚂蚁目前还不知道。但红蚂蚁知道,3G和4G领导人当中,有不少都是潮州人。

在《新加坡潮人故事》中,新出炉的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也是最有可能当上未来总理的财政部长王瑞杰(57岁)是第一名受访者。

20181211-heng swee keat.jpg
王瑞杰。(海峡时报)

他在谈到潮州人在新加坡社会里所应扮演的角色时说:

“我记得潮州人常讲的一句话:‘潮州人,家己人’。这句话的含义很好,指出待人之道,是把所有潮州人都视为自己人。在新加坡,我们也应该把每个人视为‘家己人’。”

据了解,这是两个机构成立至今,首次闹到入禀法院,从“家己人”变成陌生人。

郭明忠:我们潮州人是不互相吵架的

红蚂蚁记得,潮州八邑会馆会务顾问兼永远名誉会长郭明忠今年8月曾告诉《联合早报》,义安公司和潮州八邑会馆在潮州大厦翻新的谈判上,去年至今碰面了八九次后取得“突破”性进展。会馆在潮州大厦翻新完后将搬回去,但“面积和位置可能会有些变更”。

他还说,刚开始存在的歧见,在双方各让一步的情况下,逐渐地缩小。

“我个人感觉,分歧一定能妥善解决。我们都是朋友,都为潮人做事,没有什么可以落入个人的口袋,因此我们肯定能求同存异,各让一步,消释前嫌。”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事情却出现了180度急转弯。

去年10月22日刊登在《联合早报》的这张“潮人一家亲”大合照,现在看起来格外引人瞩目,什么时候我们还能再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出现?

20171023-Teochew happy family.jpg
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和义安公司的领导,连同到访的佘氏国内外宗亲访问团在潮州大厦外合照。(联合早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