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晶教大家如何为退休作准备 还替没有CPF的自由业者请命

更新:
2019年06月12日 22:01
何晶夫人掌舵
李显龙总理何晶今年3月份在教练的陪同下掌舵,在滨海湾水域开船逐风追浪。(何晶面簿)

夫人的苦口婆心。

你是否也和红蚂蚁一样,仍在苦恼每个月该存多少钱,才足够退休后不愁吃不愁穿,有尊严地生活?

红蚂蚁今天在面簿上猛刷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马国男男性爱新闻时,突然画风一转眼前一亮。

在面簿上以日转几百篇文章著称,却一向惜字如金的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今天罕见地在转发《纽约时报》一篇题为:为退休存款的人快有援手了(Help Is Almost Here for Retirement Savers)的评论文章时,洋洋洒洒写下652个字的反思与心得体验。

何晶在帖文内不但给大家“传授”两招经验法则(Rule of Thumb),还为那些没有公积金的人民请命,也给政府和广大民众抛出两大问题,呼吁大家认真想想对策。

20190225 CPF service centre ST.jpg
位于麦士威路45号市建局中心东翼的中央公积金服务中心(CPF Maxwell Service Centre)(海峡时报)

上个月下旬,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黄国和领导的研究团队得出的调查结论显示,年满65岁的新加坡单身老人一个月需要1379新元才能应付基本开销,并且让老人“享受有素质且独立自主的生活,包括社交活动”。“1379”瞬间成了网民议论纷纷的“真字”。

不过何晶夫人今天给出的存款法则却不是一组绝对数字,而是一个比例,全文如下:

“若要在退休后不愁吃不愁穿,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存款法则就是,存够你退休前最后一份工资的三分之二数额。

前提是假设你退休后已经无须再支付孩子的教育费,工作生活所需也相应减低。但这笔数额依然包括房租和伙食费等等。

在新加坡,我们多数人到了退休年龄时都已经是屋主,拥有自己的房子(无须再偿还贷款)。因此到时花费在房屋的费用主要是水电费、杂费、产业管理费、维修费和房产税。因此,退休后若有相当于最后一份工资的50%存款,就不会钱不够用。

几年前展开的一项简单调查显示,本地收入最低的40%人群,如果一直以来都有每月按各自缴交率贡献公积金存款,退休后应该就能享有相等于最后一份工资三分之二的收入,甚至更多存款。

今天,我假设这应该会以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每月入息的形式发放,其余的则来自公积金终身入息以外的个人存款来源。

在收入最低的40%人群当中,面临最大挑战的就是自雇人士(个体户)和自由业者(freelancers),他们应该都没有足够的公积金。再来就是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非熟练(unskilled)工友,他们的收入一般都按日薪计算。

纵使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不断提升自己,最终转正为全职员工,不再是日薪或自雇人士,但这些人在工作初期阶段只有很少的公积金,因此到了退休时,公积金户头里,以及个人储蓄户头里很可能不会有足够的退休存款。

这是一群跨时代的过渡人群。比他们年轻的一代受教育较高,也得到更好的技能培训,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机会。

问题是,随着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起飞,自由业者和自雇人士的数量很可能又会再次增长,这个群体的人数在上世纪60年代之后已经开始缩小。但替代60年代洗衣妇人,就是今天随传随到可送货载人的司机。

因此,我有两个问题想问政府和广大社会。

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如何照顾好那些受教育不高,无法享有我们今天触手可及的工作机会的老一辈国人?本地65岁及以上的人士当中,只有约半数,甚至少于半数的人完成了中学教育。他们当中只有少过5%受过高等教育。

建国一代配套也好,立国一代配套也好,可以帮到这群人,尤其是在医疗保健服务方面。这些配套可以在福利计划如社保援助(CHAS)计划的津贴以外,支援到这群人。

立国一代国人比起建国一代,享有较好的教育和工作机会,也享有其他更好的社会架构,如住屋计划和公积金储蓄计划。

然而我们的社会需求是动态的,随着寿命的延长会有所增长。一个例子就是失智症(dementia),以及它给家中看护者和普遍社会空间所带来的影响。在这个环节上,家庭、邻里以及一般公共空间和服务都必须提高意识,接受更好的训练来应对和支援这种情况。

第二个要问政府和社会的问题,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不是一个一次性跨时代的问题。

随着新经济的出现,传统雇佣模式很可能会消失。新的工作将被创造出来,但是新的营业模式例如共享经济服务却不会聘请大量员工。一个例子就是呼叫私召车服务的Apps和服务,所有的自由业司机全都直接与顾客联系。

我们应该如何保护这些新的自由业者,帮他们为退休存款作准备呢?因为日后这群人再也没有一个叫“雇主”的单位会帮他们缴交雇主公积金。

在一个价格(以及相应收入)按价低者得(bidding)的形式来定价的经济体里,我们该如何制定雇员公积金缴交率?

我们越早解决这个问题越好。

我很高兴看到全国职工总会正在激活一个劳工运动的概念,让所有的员工都涵盖在概念下,而不仅仅只是涵盖那些在公司上班的员工。职总已经开始在不同领域与自由业者合作,来制定公平的雇佣合同。

下一步很显然的就是,为自雇人士、和家庭式企业家等,计划筹备并执行一套退休计划。”

何晶夫人毕竟是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平时又“饱读诗书”,经常刷面簿分享各式各样文章,涉略面广,涵盖了美食、旅游、文化、地理、动物、时尚、社会、历史、生物、航空等,视角的高度当然与大家不同。

20190612-Ho Ching.jpg
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联合早报)

大部分国人担心的,是公积金(CPF)在自己退休后,够不够应付退休生活,到时拿不拿得出来,诸如此类的实际考量。总理夫人却是预见到日后可能缴交CPF的人会越来越少,有相当一部分自由业者甚至不会有CPF,退休生活可能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而提出她的担忧。

总理夫人今天的帖文不可不谓言之有物,社会经济架构的转变今时不同往日,确实牵一发动全身。

红蚂蚁在想,三分之二也好,一半也好,这是否意味着从今天起,大家都要勒紧裤带,将至少一半工资存起来,学总理夫人穿拖鞋、努力为退休作准备呢?

毕竟65岁退休后,到预期寿命结束的95岁还有30年的时间,每个月如果要有尊严的活着,现在就要忍痛少用点、多存点、克勤克俭。

然而,有多少人会为了退休后能过得好点,现在就省吃俭用,少喝品牌咖啡、少去旅游、少上餐馆、少买名牌包包,甚至不买车不买房?真的不好说。每天工作都那么辛苦了,还要过得像“苦行僧”似的,活着还有乐趣吗?

年轻一代在价值观上更认同“月光族”的生活方式,及时享乐,毕竟人生只有一回,不将钱花光往自己身上“投资”,多走走多看看增广见闻,哪能换到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机会、更高的工资?这永远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总理夫人喊话呼吁大家认真想想对策,究竟有多少人想得出来或有时间去思考,或许只有老天和时间才知道。

上回当了疫苗兼Medisave代言人,这回又当CPF代言人,总理夫人可谓用心良苦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