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你的认知! 你唱的新年歌其实不是新年歌

更新:
2019年02月05日 12:25
新年歌真的是新年歌吗?
新年歌真的是新年歌吗?(互联网)

这些歌原来是......?

大家是怎么知道农历新年快到了呢?是当牛车水开始换上新年装饰吗?还是当家里开始堆积一罐罐新年点心?红蚂蚁则是当圣诞节一过,出门去商场shopping的时候,听见昔日广播系统里的《平安夜》换成《恭喜恭喜》,就会有一种“啊...要过年了”的感慨。(虽然有些店家在圣诞节隔天就换歌单了)

说到新年歌,总是有那洗脑的魔力,让人就算在睡意迷蒙时听到那“咚咚隆咚锵“,都哼得出下一句”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的旋律;在熟睡时听到,可能还会梦到自己在收红包。可是,在放任自己被新年歌洗脑的同时,蚁粉们是否思考过那些歌曲背后的由来和故事?不说你不知道,其实大部分家喻户晓的贺岁歌曲一开始根本不是新年祝福歌!它们普遍不是抗战歌曲,就是电影插曲。

好奇吗?就让红蚂蚁来带你了解了解吧。

《恭喜恭喜》姚敏、姚莉版
词/曲:陈歌辛

每条大街小巷 每个人的嘴里
见面第一句话 就是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恭喜你呀 恭喜恭喜恭喜你

每到过年,这首节奏轻快、歌词喜气洋洋的《恭喜恭喜》就会在大街小巷唱响,这首歌世界各地的华人都知晓,可以说最有名的贺年歌曲。但听了上面的原版,你会发现在整首歌的曲调和节奏里,听不到一丝的喜庆,只有淡淡的苍凉。

这首歌由著名音乐人陈歌辛作词作曲(他的另一首代表作是《玫瑰玫瑰我爱你》)。歌词中虽然反覆的说着恭喜,却没有和过年相关的意思。这里的〝恭喜〞其实是庆祝1946年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经过8年的艰苦抗战,中国人终于脱离了战争的痛苦,当时是一件非常值得恭喜的事。知道了创作背景,再去解读歌词,就更懂它的意思了:原来“冬天一到尽头”指的是战争结束;“温暖的春风”便是战后恢复的和平生活。

那年,民国时期著名的兄妹歌手姚敏、姚莉合唱了这首歌,由〝上海百代唱片〞录制出版。因为歌曲发表时刚好是1946年农历年前夕,便被民众视为〝贺年歌〞,传颂至今。

不过在姚敏、姚莉版的歌曲中没有敲锣打鼓的热闹,仅用一把吉打简单伴奏,让人仿佛回到了那个硝烟还没有散尽的年代,亲身体会这首歌最真实的情感。


《贺新年》张帆版
词:陆丽
曲:侯湘

贺新年祝新年
新年啊年连年
爆竹声声催人想幼年

这首歌创作于1948年,当时是抗战时期的中国,社会动荡,百姓生活都充满苦难。作词人希望通过这首歌带给大家希望与继续努力拼搏的勇气。于是歌里提出一个大家的共同愿望:希望在未来很快就有个太平年,生活不再痛苦。环绕着一个”谁不想过个太平年呢“ 的想法,这首歌与其中的祝福也就成为了每逢新年必有的。

有趣的是,《贺新年》的前奏还略有圣诞歌曲的旋律呢!原来在那个时代,新年歌都深受圣诞歌的影响。在独特的西方洋曲风里贺新年,还不失东方的人情味。


“合家欢” 周璇版
词:陈蝶衣
曲:姚敏

走遍了万水千山,尝尽了苦辣甜酸
如今又回到了旧时的庭院,听到了燕语呢喃
孩子你靠近母亲的怀抱,母亲的怀抱温暖

这首经典新年歌曲,是1945年《凤凰于飞》电影的插曲,而这首歌一开始其实是一首隐含抗战意义的歌。

当年的电影导演拿了剧本请陈蝶衣为电影尝试谱写歌曲,陈蝶衣为电影写了八首插曲歌词,包括这首《合家欢》,由电影女主角周璇演唱(她同时也以《夜上海》闻名)。主题曲有这样的句子:“像凤凰于飞在云霄,一样的轻飘,一样的逍遥。”用意也是在说虽身陷敌窟之中,心却飞得远远的,与祖国的亲人相会合。

经过这些年,“合家欢”成为了一首经典新年歌,期许大家像歌词里面唱的一样:“从此以后我们合家团圆,莫再要离别分散。”

“恭喜发财” 葛兰版
词:李隽青
曲:姚敏

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 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
恭喜呀大家黄金装满袋 眉花眼笑得意呀又开怀

香港歌手兼演员葛兰的这首“恭喜发财”相信我们都不陌生,只要听到前奏“咚咚鏘 咚咚鏘” ,相信很多人都可以接下去唱:“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是一首听起来欢天喜地,人人都可以热闹合唱的一首新年歌。

其实这首歌本来是1957年香港电影《酒色财气》的插曲,也是葛兰第一次演的反派角色,和电影里的其他人一起串通骗取巨额保险金,而这首“恭喜发财”就是为了庆祝即将到手的钱而喜极而唱,后来却流传为贺年歌曲。

新的一年,相信大家都热切希望可以如歌词所唱的一样:“大家黄金装满袋”,“好运当头坏运离开“,所以新年还是一定少不了葛兰的这首“恭喜发财”,一起欢唱:“齐唱恭喜发财,眼看富贵一起来”。

《春风吻上我的脸》姚莉版
词:陈蝶衣
曲:姚敏

春风她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
只有那偷懒人儿高眠

《春风吻上我的脸》是民国时期的著名歌手,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的姚莉其中一首代表作(另一首为《玫瑰玫瑰我爱你》),在50年代是电台里常常被观众点唱的歌曲。

其实,《春风吻上我的脸》本是1956年电影《那个不多情》的插曲,或许是因为歌词里提到春天的意境,如”趁着这春色在人间,起一个清早跟春相见,让春风吹到我身边,轻轻的吻上我的脸“,所以渐渐的就演变成经典的贺年歌曲。据说,《春风吻上我的脸》是作词人的陈蝶衣先生,毕生千余首歌曲创作当中,自认为最满意的杰作。

《财神到》刘文正版
词/曲:黄雅莉

财神到 财神到 财神来到我家的大门口
迎财神 接财神 把财神接到我家里头

这首歌曲,体现了当时人们开始对物质与钱财有了追求。80年代的台湾经济起飞,大家做着发财梦,导社会气候急躁。在比较之下,40年代或更早以前的新年歌都很少提到发财、钱财之类的概念。因此,人们对发大财的期待就从歌词 ”做生意他一本万利,买马票他得心应手” 中流露出来。

介绍了以上六首新年歌的创作背景,蚁粉们去拜年的时候就可以跟大家分享,让长辈对你刮目相看了!你对哪首歌最熟悉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