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国会议员苦练书法一年 挥春写下这个汉字

更新:
2019年02月04日 17:39
费绍尔副教授挥春
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次长费绍尔副教授上周六傍晚约7点多,在面簿上上载了自己挥春给大家拜年的视频。(费绍尔副教授面簿)

进步神速。

中国书法哪个汉字最容易写得好?

红蚂蚁就知道你会猜“一”

错啦!

“一”恰恰是书法里头最难写得好的字。

20190204-Calligraphy ONE.jpg
(互联网)

你想想,用毛笔蘸上墨汁,下笔一顿一拉一回峰,太粗太瘦弧度不够收尾不顺,都会直接影响整个字的美观。更悲催的是,写好写坏也就只有一次机会,要补救都难。这就堪比装修时最难拉直线的就是白墙相对接的直角,道理是一样的。看似最简单的东西其实最难做得好。

红蚂蚁在这里指的容易写得好的书法汉字的标准,必须是非华族人士书法初学者也能写好的汉字。

还没猜到吗?

谜底揭晓,是笔划三横一竖的“丰”字,有视频为证。

看到了吧,“丰”字第一笔划写不好还有第二划,再写不好还有第三次机会,实在不满意,还有最后那一竖可以补救。这种几何图形的字,对不同族群的人士而言,也是属于比较好理解和拿捏的。

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次长费绍尔副教授上周六傍晚约7点多,在面簿上上载了自己挥春的视频给大家拜年。

在悦耳的古筝音乐的现场伴奏下,费绍尔副教授自信地在红色宣纸上洋洋洒洒地写下了一个“丰”字,然后对着镜头说:

“嗨!我又回来了。
今年我又写了华文书法,为我们区的居民过年做准备。去年,我开始学书法还去上了课。让我欣慰的是,反响相当不错,反馈都很正面。后来还吸引到不少居民加入我们(书法团队)。……今年我们选了‘丰’这个汉字,是希望能为人民在方方面面带来美好丰硕的未来。”

若仔细观看视频,不难发现和费绍尔副教授一起写“丰”字来分发给居民们的“书法家”有老有少,还有几名非华族人士。大家虽然字体风格不一,但成品都写得不错,可见“丰”这个字还是比较容易写好的汉字。

20190204-Feng Prosperity.jpg
(费绍尔副教授面簿)

“丰”字写好后,费绍尔副教授就率领团队在自己的义顺集选区内分发“丰”字帖,还亲手在巴刹摊位内贴上“丰”字,“丰丰火火”的“发丰”。红蚂蚁看了都想去“收丰”一下,让蚁粉们在猪年也诸事丰收。

费绍尔副教授在面簿上介绍说,自己是去年春节期间开始接触书法,特地向一对书法老师学了两小时的基本功——如何写横竖和转圈。第一个下笔书写的汉字就是“旺”。

2019-02-04.gif

20190204-wang.jpg
(费绍尔副教授面簿)

红蚂蚁将去年和今年的两个视频相比较,发现费绍尔副教授在短短一年内可谓进步神速,无论是架势还是下笔的姿势以及最终成品,都有很大的提升。

原来,费绍尔副教授的书法心路历程并没有只停留在启蒙阶段。

去年三月,他跟交通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一起参加了《太和观一心一德为善乐2018》慈善筹款活动,与新传媒艺人和10多名各界人士在3小时内不停的挥春书写,最终完成1600米长的书法,配合当晚的其他筹款环节,为本地非盈利福利机构德教太和观筹得472万4645新元善款。

马炎庆也是淡滨尼集选区议员。他在书法上的造诣相当不错,今年悄悄写了一百个“福”字,昨天上午在选区内分发给居民,还在面簿贴文下自我调侃说:#不嫌弃的话,#freeforall(所有人免费来拿)

可别以为只有马来族议员和华族议员才懂得写书法,早在1月14日,武吉巴督的印族议员穆仁理也在《第36届书法大会》上秀了一手漂亮的书法,挥春写下“兴旺”二字。

穆仁理很早就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昵称叫“阿穆”,还经常在不同场合秀出一口流利的华语。他在2016年的武吉巴督单选区补选中,能以61.2%的得票率击败新加坡民主党的徐顺全当选议员,很可能离不开这份好学与诚意。

可见,在新加坡从政,无论属于哪个族群,逢年过节除了必须懂得穿上四大种族的民族服饰给大家拜年之外,平时还得找机会秀一秀其他族群的语言,现在又多了一项可以给自己加分的才华:写一手漂亮的汉字书法

何谓种族和谐?尽在“一手书法”不言中。

红蚂蚁在此给国会议员们提个建议:不如找机会挑战繁体字书法吧。毕竟繁体字最能完美地捕捉到汉字意境的精髓与图像美。“丰”和“豐”,哪个外形更为神似,哪个更为直观地表现出丰收,不言而喻啊。“丰”字写得好,或许选票也能大豐收也说不定。

红蚂蚁祝大家在猪年:丰衣足食,国泰民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