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我长这么帅是因为我有新加坡血统!

更新:
2018年11月19日 16:02
特鲁多总理在亚当路熟食中心
特鲁多总理(右一)在亚当路熟食中心与摊贩和食客亲切互动与拍照,完全没有“大人物”的架子。(联合早报)

新加坡人的“贾斯汀表哥”。

他年轻、帅气、权力大还很有名气,可是为人却很随和亲民,还跟新加坡有很深的一段渊源。

他就是最近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以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客人的身份,这星期前来新加坡出席第33届亚细安峰会及系列会议的帅气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46岁)。

20181116-trudreau and gal.png
特鲁多蹲下来与新加坡的一名小妹妹亲切交谈。(视频截图)

长这么帅,因为我有新加坡血统

特鲁多总理的帅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大小通吃”,大至小贩中心的安娣大妈,小至目前仍在上学的学生们。

特鲁多在新加坡期间,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进行了一场对话会。现场一名大学生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帅成这个样子?(very good-looking)”,特鲁多答说:

“因为我也有新加坡人的血统嘛。所以我有高颧骨,肤色也晒得黝黑。”

Trudeau at NUS.jpg
特鲁多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与学生进行对话。(海峡时报)

特鲁多并非在开玩笑。他昨早到总统府拜会哈莉玛总统时,聊完正事后就告诉哈莉玛他稍后会去福康宁山探访他的外烈祖母(曾·曾·曾·曾外祖母)爱丝特·法夸儿·伯纳德(Esther Farquhar Benard)的墓碑。哈莉玛在面簿上写道:

“他(特鲁多)和他母亲是新加坡第一位居民威廉·法夸儿的直系后代”。

20181116-Justin Trudeau and Halimah.png
(哈莉玛面簿)

红蚂蚁与小伙伴们在纸上画出列祖列宗关系图后,总算弄明白,原来特鲁多总理和外烈祖母爱丝特之间隔了五代人,和外太祖父法夸儿之间隔了六代人。这样解释会不会比较清楚?短短200年,法夸儿家族已经跨越了八代人。

祖宗十八代.jpg
(互联网)

特鲁多在国大的对话会上也告诉在场学生,自己有亚洲血统,他的母亲玛格烈(Margaret Trudeau)是新加坡殖民时代首任驻扎官威廉·法夸儿少将(William Farquhar)和一名具有法国和马来血统的马六甲女子的直系后代。

新加坡历史档案馆的资料则显示,出生于1774年的威廉·法夸儿少将是在1819至1823期间担任新加坡殖民时代首任驻扎官。

william farquah.png
威廉·法夸儿少将个人照,摄于1820年代。(国家档案馆)

法夸儿和莱佛士自1807年起就彼此认识,当时莱佛士是英国驻槟城总督的助理秘书,法夸儿则是英国军队的一名中校。两人后来因殖民管理事务一起共事,接着闹巨大分歧,法夸儿1823年被革职离开新加坡。

深受人民爱戴的法夸儿离开新加坡港口当天,岛上不同阶级、种族和背景的欧洲人和亚洲人都到港口列队依依不舍为他送行,场面浩大。英军的士兵们更是从他住家外一路列队至港口,肃穆地站在路两旁送行。法夸儿所乘坐的轮船离港时,海上的一些泰国船只还为他鸣响礼炮。

首次到访位于福康宁山的外烈祖母爱丝特的墓碑

特鲁多昨天下午在国家文物局员工的陪同下前往福康宁山。当其中一名员工问他是否到过福康宁山时,特鲁多回说:

“不,我从来没来过。我和家人在上世纪80年代曾来过新加坡,但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层关系。” 

听到文物局员工在旁说:这就是你的曾曾曾曾外祖母的墓碑时,特鲁多立即蹲下来将手掌按在墓碑上凝望。从镜头上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他脸部侧面肌肉的轻微抽动,不难看出特鲁多当时内心应该相当激动。

Fort Canning01.jpg
(海峡时报)

接着他就在墓碑前玩起“自拍”,然后带点尴尬表情讪讪地告诉记者:“我其实从来不曾自拍过,所有人都在玩自拍,但我从不自拍。”语毕就蹲下来,露出媲美牙膏广告的闪亮笑容,右手指着墓碑完成了人生第一张自拍处女作,也以自拍模式录了一段视频。

Fort Canning02.jpg
(海峡时报)

原来他的“第一次”是为了献给家人而“破戒”的。

“我答应孩子要这么做,必须遵守承诺。”

特鲁多过后接受媒体集体访问时说:

“这是非常让人动容的一刻,能够看到我的家族历史,能够看到那么多纵横交错的关系如何编制成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事。对我而言,这是一个美好的时刻,让我有机会反思,最终指往加拿大的道路,究竟是如何从新加坡启程的。”

特鲁多也借机为外太祖父法夸儿“伸冤”。他说:

“他当年被莱佛士驱逐出境,指他在管理新加坡殖民地时与当地人靠得太近,允许他们赌博和保留自身传统文化,这不是英国人乐于看到的。”

他说,外太祖父离开新加坡时有那么多人为他送行,本身就说明法夸儿当年有多亲民。红蚂蚁长这么大,现在总算知道,原来亲民也是会遗传的。

有网民指出,新加坡又多了一个景点,日后很可能会成为加拿大人民的旅游目的地。

今早到访亚当路熟食中心,无奈吃不到椰浆饭

除了寻根,在加拿大早已以亲民著称的特鲁多今早7点45分也走访了著名的亚当路熟食中心,与用餐的食客亲切随和地互动。

Trudeau and kids.jpg
特鲁多拿着一杯酸杆水,与学生们一起聊天。(海峡时报)

看到可爱的小孩,他会征求孩子母亲的同意:请问我可不可以亲亲他?凑到一桌小学生当中坐下来时,立即问身旁的那名小孩,你认识隔壁的那个小孩吗?所有想与他拍照的民众,他都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

来到一桌正在用餐的马来同胞面前时,大伙儿惊喜的发现,看到带着头巾的马来族女士时,这名ang moh帅总理竟会使用标准的问候方式,将右手放在左胸前说一句 As-salāmu ʿalaykum(原宁静与你同在)。一般上,马来同胞(尤其是女同胞)都不轻易与异性握手,所以都采用这种问候方式。

Muslim greetings.jpg
特鲁多懂得用标准的回教问候方式来与马来食客互动。(海峡时报)

可见,特鲁多事前已做足功课。加拿大和新加坡一样,也是移民国家,相信特鲁多在不少公开场合,都要练习采用不同族群专有的问候方式,所以才造就出他高情商、高亲和力的一面。特鲁多对族群文化的敏感度在网上赢得一片赞美声。

也有网民注意到,身为总理的特鲁多出行时身边的随性人员“少得可怜”,不像其他许多国家的总理或总统在新加坡进行峰会外围活动时,随行人员都围成厚厚的人墙,将他们保护在中间,生人勿近。哪有像特鲁多这样亲民,谁都能走上前和他拍照的?

也有网民看了视频后有感而发:有了加拿大总理的代言,新加坡的小贩中心这回在世界文化遗产申遗时绝对能加分,甚至完胜 !

socks.jpg
特鲁多不只是在情商方面下足功夫,他的“足下功夫”也为媒体津津乐道。因为特鲁多自创了“袜子外交”,喜欢穿颜色鲜艳、图案花俏的袜子出访不同的国家,而且会与他的衬衫外套和领带相呼应。(海峡时报)

如果你是新加坡人,可以叫我表哥

据《联合晚报》报道,加拿大最高专员公署安排特鲁多去亚当路熟食中心,是为了安排他品尝著名的亚当路Selera Rasa椰浆饭,结果特鲁多忙着与现场的食客互动,最终都没机会品尝到椰浆饭,因为该椰浆饭档口今天竟然不开业!幸好他们在樟宜机场有连锁店,于是赶紧打包了一包椰浆饭让特鲁多带上飞机吃。

特鲁多今早11时乘飞机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

帅哥虽然飞走了,但他亲切的话语依然让昨天与他对话的国大学生留下深刻印象。他说:

“我的职务是总理,不过这没关系,你叫我贾斯汀就好,或者你如果是新加坡人,叫我表哥也可以。”

相信大家已经在想:贾斯汀表哥下回什么时候再到访新加坡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