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眼中的新加坡组屋,比香港的好多了

更新:
2018年08月30日 22:41
香港劏房和新加坡组屋对比
(李雅歌制图)

外国的月亮特别圆。

被视为“国民福利”的新加坡组屋近来因“99年屋契”闹得沸沸扬扬,连李总理也要在一年一度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花大篇幅向各位解释个中用意。

不知是否“纯属巧合”(红蚂蚁TVB看多了),当地面临严峻住房问题的香港媒体,最近特意飞赴我国,采访了曾任建屋发展局局长、市区重建局局长的我国著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研究城市规划的新港两地学者,还有在本地居住的香港移民,从他们的角度,看看新加坡的“居者有其屋”政策,到底做得有多好。

everyone live.JPG
我国著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视频截图)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长达15分的钟视频中,受访者一边倒地大赞我国组屋价格适中,政府规划具有前瞻性;相比之下,突出了香港房屋政策的三宗罪(反过来也就是说新加坡政府做得好的三大点)。

一、香港政府拿不到土地

但凡去过香港的人,相信都有类似的印象,香港山多、人多、房子小。小到什么程度呢?据香港01报道,以平均来说,新加坡的人均居住面积为30平方米,是香港的14.96平方米的两倍之多。

最夸张的例子则是,目前香港741万人口中,有20.97万人居住于狭小不已的劏房(一个单位分割成数个小单位分租),这些人的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5.25平方米,比一个厕所大不了多少。

bd81jDumF1vo47ap_BiGG3fm0TX--kEyMZdwrzGXcK8.jpg
一间面积不足4.6平方米的劏房。(香港01)

香港政府常常说没有土地发展房屋,但事实真的如此吗?自1969年加入建屋局起,刘太格每年都会到香港学习公屋发展,他受访时一语戳破:“你们(香港)是有很多地的,最大的问题是政府拿不到土地。”

香港目前有80万个公屋单位,40万个资助房屋,和160万个私人住宅单位,公私比例是4比6。反观新加坡,有101万个组屋单位,37万个私宅单位,公私比例是7比3。

新加坡目前有82%的国民住在组屋,香港只有44.8%的人住在公营房屋(出租公屋及居屋)。

no home no.JPG
(视频截图)

这么看来,香港虽然人比我们多,但房屋也比我们多。为什么政府却没有土地发展呢?土地都流到私人发展商手里了嘛。

但私人发展商建造楼房的目的,除了提供住房以外,更重要是要赚钱,因此楼价连年飙涨,港人住不起私人房屋,又轮候不上住公屋,许多人沦为劏房住客。

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指出,以新加坡2017年的楼价为基准,新加坡人平均不吃不喝4.8年,便能买房;香港人则要不吃不喝19.4年,才能负担得起房子,而在2016年,这个数据则为18.1年。惊人的楼价,成为压在香港人头上的一座大山。

新加坡政府则更加愿意为人民安居。刘太格说:“我们的住宅,不仅仅是提供住宅,其实我们是提供社区,提供生活的方式,宜居生活。”

二、香港政府没有长远规划

香港01说,以人为本又历经研究的长远规划是新加坡成功的关键。

cuhk.JPG
香港中文大学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教授伍美琴。(视频截图)

香港中文大学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教授伍美琴今年在新加坡住了三个月,研究新加坡如何打造宜居城市。

她在影片中说:“他们(新加坡政府)尊重科学,尊重真相,这是我觉得最感动的。他们很尊重人们生活的过程当中,使用的空间效果如何,然后再评核改良。下次做的时候就有进步。”

刘太格在政府任职时,不断组织专家透过研究解决问题,并把理念落实到规划中。“比如说社会学,我当时在最高峰有12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社会学家在帮我做研究,研究之后的成果就用在下一轮的规划。”

12 socio.JPG
(视频截图)

新加坡的长远规划是多层次的规划体系,包括展望未来50年国家愿景、人口规模、城市功能布局的概念规划,每10年更新一次。还有展望未来10至15年的发展,订明具体土地需要,使用用途、发展参数、开发方案的总体规划,每五年修订一次。

刘太格甚至在1989年时,为政府制作了一份远及100年的概念规划。

(怪不得政府能从现在,就想好10到20年后,政府组屋的“臀部手术”以及VERS等计划了。

要诀:一切提早规划。多位部长白了少年头,可能也是这么来的。)

香港政府预计在今年公布《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规划远景与策略》,将作为香港发展策略。香港01记者问刘太格:“你觉得香港政府这种十几二十几年的规划,足够吗?”

他笑了笑说:“这样的规划,就是做几只小火鸡了,我当然能做大孔雀。”

言下之意,你们香港只规划20年,我们新加坡有愿景、有研究,还提前规划100年,差距摆在这里啊。

三、香港政府缺乏威信和决心

我们前面谈到香港政府拿不到土地,那新加坡政府又是怎么做的?大家不陌生的:强制征收土地和填海,令政府土地面积,从建国初期的40%,增加到目前的80%。今日为世人所知的新加坡地标建筑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都是靠填海了才建起来的啊。

marina bay sands.JPG
建在填海土地上的滨海湾金沙酒店。(海峡时报)

新加坡还出台了10多部在土地征用和管理方面的专门法例,为土地征用、土地改良、土地出让及土地租赁等,提供法律依据。香港01赞扬新加坡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用担心冗长的法律诉讼。

刘太格也提到,新加坡最高峰时曾经规划了28个高尔夫球场,后来陆续被政府征用,目前剩下16个,其中三分之一球场的地契将于未来几年到期,政府已经表明不会更新契约,而会收回作住宅及商业用途。

golf.JPG
粉岭高球场位于香港新界,面积多达172公顷。(谷歌地图)

香港目前有6个高尔夫球场,其中占地面积172公顷的粉岭高球场将于2020年约满,多个当地团体要求政府收回球场兴建公屋,但当局目前态度不明。

影片中受访的包括早年从香港移民到新加坡的吴先生一家。他批评港府欠缺承担,将土地供应的责任推给市民大众,自己却没有清晰的政策,“郊野公园碰不得,高尔夫球场又不收回,又不填海,又不收棕地,农地也不想想怎样开发。”

wu.JPG
吴先生早年与妻子带着两个女儿,从香港移民到新加坡。(视频截图)

他认为“香港政府没有将住屋当成需要为市民解决的要务”,而港府需要大刀阔斧才能解决房屋问题,不然“我们有生之年都不打算回香港生活。”

我国政府高官转发文章

香港媒体对我国组屋的正面报道,赞扬政府像是“天上有、地下无”般有魄力的机构,引来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内阁高官的转发。

曾因工作在香港度过相当长一段租房生活的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更是深有体会。她在面簿发文回忆,当地房屋出租市场价格经常上涨,导致她几乎每年都要搬一次家。

夸张的一次,她只住了四个月,房东便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转售了房子,还无预警地通知她要在一个月内搬走,给她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没有自己家,还要看别人(房东)的脸色办事,这种体会相信对租房一族来说并不陌生。

孙雪玲感叹:“我感激我现在在新加坡拥有的家。它是我的。我可以选择住在里面,我可以选择卖掉它。我过去过着一种流浪般的生活,我再也不想回(到那种状态)去了。”

看了这条视频,从外国人的叙事角度回看新加坡的组屋政策,你会感激新加坡政府为国民所做的涉及方方面面的举措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