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组屋屋契“炸弹”,李总理做“拆弹专家”,还送“臀部手术”

更新:
2018年08月20日 21:08
新加坡组屋HDB
红山弄和红山中心一带的组屋。其中一些组屋屋龄已超过30年。(联合早报)

说白了是“跟着人民行动党有肉吃”。

之所以说李总理在昨晚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中当“拆弹专家”,是因为他花了大篇幅,首次亲自解释的政府组屋99年屋契课题,称得上是一枚棘手的“定时炸弹”。

第四代核心领导班子成员之一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去年突然在国家发展部官方博客上撰文提醒国人说,不要抱着旧组屋一定会获选加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的虚假期望进场投机购买。组屋的99年屋契到期后,必须归还给政府。

年轻部长碰了一块烫手山芋,也一言惊醒梦中人。超过80%的国人所居住的组屋,是许多新加坡人穷其一生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如果房子到期,价值就归零,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奋斗一辈子,结果还是给政府打工?“居者有其屋”的政策,会不会变成消失不再的承诺?

亲上火线解释99年屋契重要性

20180820_lhl.JPG
李显龙总理。(海峡时报)

面对社会上焦虑的情绪,李总理首次亲上火线,向国人阐明政府将组屋屋契设定为99年的原因。很坦白地说,组屋到期就要归还,政府也无法随意延长屋契。

“组屋屋契之所以定在99年,一个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必须对后代公平。建屋局把组屋卖给你99年,你拥有它,也能往下传个一两代,之后组屋必须归还国家,政府重新发展土地,为后代建新组屋。这是唯一能循环土地的方式,以确保我们的子孙都能购买属于他们的新预购组屋。”

其实总理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三个字总结,就是“公平性”。

政府未来还会发展登加(Tengah)和加利谷(Caldecott)等新市镇,但新加坡土地面积有限,再怎么建组屋都是有个顶限的。组屋屋契一旦一延再延,当成祖传遗产一直传承,政府无法收回土地再次开发成新住宅,未来无法“靠爸靠妈”的国人很吃亏。

tengah.JPG
建屋发展局今年11月将在登加新镇推出第一批组屋供国人申请购买。登加新镇是我国第24个市镇,是政府20多年来建造的第一个全新市镇。它占地700公顷,面积与碧山相似。整个市镇将兴建3万个组屋单位和1万2000个私宅单位。(建屋发展局)

既然无法改变组屋99年屋契,而全国又只有约5%的老旧组屋适合进行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意味着获选重建的“中奖率”很低,那要如何解决老旧组屋贬值及99年屋契到期后的问题,给组屋屋主一个价值保障呢?

三大计划助组屋宜居保值

总理昨天提出三大措施。华文文字很长,还是记缩写吧:HIP、HIP II,还有VERS。

30岁:HIP(扩大家居改进计划)

每座寿命为99年的组屋一生会经历两次“臀部手术”,也就是内外大翻新的“整形手术”。

第一次的叫“Home Improvement Programme”,简称“HIP”。以前只有那些在1986年或之前建成的组屋,才会得到翻新;现在这项计划已经扩大到1997年或之前建成的组屋都能受惠,涉及约23万个组屋单位。

也就是说,每座组屋都会在屋龄达到30年左右的时候,开始分批接受内部翻新,包括天花板剥落、水管漏水等等。政府预料会投入超过40亿元,高额津贴约95%的费用,居民只需为翻新工程掏了几百元即可。组屋翻新后转售价格也会提高,因此绝对是好康。

不懂自己家的组屋多老,到时间接受第一次“臀部手术”了吗?可以登录建屋局的页面,输入自家邮编,点击页面上方的“Housing”,再按一次自家组屋的位置,就可以看到了。

60-70岁:HIP II

政府组屋的“臀部手术”是一体两面的。第二次的“臀部手术”会在组屋60到70岁时进行,翻新成本也会比HIP时候高,但可以帮助组屋在到期前保值,也避免步入古稀之年的组屋沦为破烂不堪的贫民窟。

目前我国最老的组屋屋龄约为52年,因此HIP II将会在约10年后推行。

ndr_upgradingourhomes1.jpg
(国家发展部)

70岁:VERS(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如果中不到SERS,还有VERS可以考虑。即组屋屋龄达约70年时,屋主将可通过投票,选择是否让政府把组屋收回并获赔偿。VERS的整体赔偿条件将不如SERS,原因很简单,经济回报没有SERS选中的那些组屋及地段高。

若大部分居民同意,那么政府将买回房屋,土地重新发展;不同意,大家可以继续住到屋契到期。到期归还组屋后,政府会帮你再找下一个组屋单位,不过你要为这个新到手的组屋埋单就是了。

计划宣布了,具体措施还没跟上。因此公众疑问接踵而至。入选HIP II和VERS有除屋龄以外的条件吗?VERS的补偿会有多少?公积金的部分有什么限制?

VERS是一项长期计划,因此会在首批组屋满70年时进行,离现在大约有20年的时间,也给予政府足够的空间斟酌计划的具体细节。

ndr_rejuvenatingourestates1.jpg
(国家发展部)

此外,国家发展部和建屋局也探讨如何更好协助居民把老屋套现,包括扩大屋契回购计划(Lease Buyback Scheme),以及以及改进转售市场的流动性,让人们更容易买卖旧组屋。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今早通过官方博客宣布,将屋契回购计划(Lease Buyback Scheme)扩大至所有组屋单位类型(之前只开放给四房式及以下的单位),帮助退休者用屋契换终身固定入息,释放更多组屋经济价值,同时能继续住在原有组屋。

国家发展部也正与公积金局商讨修改条例,方便买家购买屋契较短的组屋。

20180530-lawrence wong.jpg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5月中旬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指出,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动延长组屋的屋契。(Gov.sg 视频截图)

“居者有其屋”承诺不变

政府出手帮助组屋翻新与回购,意味着剩余屋龄不同的组屋,都能吸引到打着不同算盘的买家。就算是高龄组屋,也能提早卖给政府,不至于让房产贬值为零。开放短期措施,则给了年长者多一个用组屋套现的选择。

总理放眼未来,给国家住房作长远打算,继续兑现我国第一代领导人定下的“居者有其屋”承诺。

lky.JPG
建国总理李光耀曾在2010年一场国际住屋大会的对话会上,分享他对“居者有其屋”政策的见解。(海峡时报)

建国总理李光耀曾在2010年一场国际住屋大会的对话会上说,从未想过建组屋出租给人们。而把组屋卖给国人,是让国人能够拥一个能够增值的宝贵资产,增加人们的财富。

根据《联合早报》报道,他当时说:

“为了确保我们的人民深深扎根于此,而人民也有值得捍卫的事物,我们就得成立军队。但是,我们的人口又不足以成立一支正规军队,而要叫住在小房子的人来保卫住在豪宅里的人,也是行不通的。因此,我们一开始就认定每个国民都应该拥有房子,这样每户家庭才能拥有值得保卫的资产,而我们多年来已把组屋视为人民最为珍贵的资产。”

从管理者的角度看,当人民拥有一个家,拥有了一个资产,对这片土地多了一份归属感和责任感,也就不会动辄闹事,所以政府更希望国民当住房的屋主,而不是租户。

“跟着行动党有肉吃”

根据《新明日报》的报道,李资政也在同一场国际住屋大会上透露,有一次,当他搭乘新航班机回国时,见到空姐戴着结婚戒指,便问对方是否有孩子。

“她说,还没有,我问她在等什么?她说在等组屋。我问她买了吗?她说买了,是达士岭48楼的组屋,而且是首次申购时,以最低价买到的。”

李资政说:“我提醒她,到了投票的时候,请记得这个好处。”

各位,看到了吗?

组屋不只给新加坡提供一个安身之所,它也是绝大部分新加坡人持有的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是新加坡人最感焦虑的一件事。任何与组屋相关的课题很容易和选举挂钩,且被炒作成选举议题。

总理这次亲上火线拆弹,宣布了好几项能够灵活处理因99年屋契限制而产生的问题,也算是政府难得的创意之举,接下来就看相关政府单位如何具体落实。

别忘了,那几样HIP II和VERS什么的,都是长远计划,HIP II在约10年后推行,VERS在大约20年后。政府愿意给出长期承诺,无形中也意味着,我们的组屋价值和我们的投票行为将产生一定的关联。人民行动党政府要长久继续执政,这些计划才会发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