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榴梿有什么特别?新加坡人再远都要跑去吃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22:36
Penang Durian
每逢6至8月份的榴梿季节,浮罗山背就会迎来一批批的追随者,一些狂热分子还会选择入住榴梿园内的民宿,一日三餐吃尽榴梿。(叶孝忠摄)

不喜欢吃榴梿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好榴梿。

由槟城乔治市打上车约30分钟后,建筑渐渐被绿林所取代,山的线条出现了,我们就进入了浮罗山背(Balik Pulau,马来语,岛的后面的意思)。

浮罗山.jpg
(叶孝忠摄)

山路两边都有榴梿档,摇下车窗,就能闻到空气中的榴梿香,夹杂着山林清晨空气中特有的清香,仔细听还能听见潺潺流水。

Durian Trees.jpg
(叶孝忠摄)

到产地吃榴梿,有鸟语花香相伴,能和果农聊聊收成及他们对培育榴梿的热情和辛劳,还能亲眼目睹长得结实高大的榴梿树(一些能长至45米),要有这样的英姿,才能结出如此霸气的果子,这和在城市档口里品尝榴梿的体验绝对无法相提并论。

Durian Trees (closeup).jpg
槟城浮罗山的野生榴梿。(叶孝忠摄)

山脚下,有一排有着老招牌的老店屋,像时间静止了的地方 。老人们说着乡音浓厚的客家话,浮罗山背的榴梿果农大多是吃苦耐劳的客家人,在50年代就在此披荆斩棘开辟良田,早期以种植更有价值的丁香和豆蔻为主,现在随着榴梿渐渐受到食客关注,价格水涨船高,大部分的田地已经开辟成榴梿园,而槟城的榴梿产地就主要集中于此。

bao sheng farm (2).jpg
浮罗山背的榴莲园。(张丽珠摄)

每逢6至8月份的榴梿季节,浮罗山背就会迎来一批批的追随者,一些狂热分子还会选择入住榴梿园内的民宿,一日三餐吃尽榴梿。和马来西亚其他地方比较,槟城的榴梿产业做得颇为出色和到位,为食客提供更多元的产品。在遊客圈里颇具盛名的宝盛园也在此处,榴梿季节会举办深受欢迎的一日游,除了品尝各种榴梿之外,还会教授如何挑选榴梿等知识。

bao sheng farm (1).jpg
宝盛园民宿客房装修得很舒适。(张丽珠摄)

车子拐入了只容许一辆车行驶的乡村车道,壮硕的榴梿树站在路边迎客,树和树之间绑上了网,用来捕获榴梿。新马榴梿得等到它自然熟成落地,口味才最佳,为了避免落到地上造成损坏,当地农民只好绑网。榴梿通常在气温较低的晚上和清晨掉落,而最佳食机就是在榴梿掉落后的几个小时内将它消灭。

每天早上,档口小贩会到这里收榴梿,然后送到市区贩售,因此在榴梿季节,你总能看见黝黑的当地人骑着摩多车,载着一箩筐的新鲜榴梿穿街走巷。

Durian at the stall.jpg
槟城的榴梿摊位上一早就摆放了不同品种的榴梿。(叶孝忠摄)

槟城榴梿产量少,主要供应给当地食客,甚至极少出口到外省。因此每逢榴梿季节,本地人、大量的新加坡人和香港人就开始来到槟城尝鲜。现在讲究在地美食,更为健康及环保,而槟城榴梿就满足了现代旅行者追求在地体验的心理需求。

Durian at the stall04.jpg
(叶孝忠摄)
Durian at the stall02.jpg
(叶孝忠摄)
Durian at the stall05.jpg
(叶孝忠摄)
Durian at the stall03.jpg
(叶孝忠摄)

石屋榴梿园就隐藏在这条小路的尽头,有风景的地方。

shi wu farm.jpg
石屋榴梿园。(叶孝忠摄)

老板陈鲸竹是第三代的果农,全家就住在院内的百年石屋里。这个主打有机榴梿的榴梿园占地约7公顷,约有350棵榴梿树,也同时栽种红毛丹、山竹等,在槟城算是中等面积,但放在全国各地动不动就几百,甚至上千公顷的榴梿园比较,还是小巫见大巫。

马来西亚和泰国是世界最大的榴梿生产国,马来西亚拥有约10万公顷的榴梿园,主要分布在槟城、柔佛、马六甲、彭亨和霹雳等,而槟城的榴梿园占地才约全国产地的3%。人们对槟城榴梿的需求往往跟不上供应,不少榴梿商人甚至得将外地榴梿运到槟城来售卖。
 
石屋榴梿园虽然不大,但却有将近30个品种,其中一些还是园主特别栽培的,只能在榴梿园里尝到。

槟城不大,但却有超过100种品种的榴梿(马来西亚共有约200种的榴梿),游客到槟城品尝榴梿,其中一原因就是这里能同时尝到不同口味和口感的榴梿。

chen jing zhu.jpg
陈鲸竹是第三代的果农,全家就住在院内的百年石屋里。(叶孝忠摄)

“就是因为小,所以才要做精,槟城榴梿园比较小,因此专心做精品榴梿,才能把品质弄好,价格也更高,虽然采用有机肥料和人工除草成本更高,但结出来的果实更为健康,榴梿树的生命也会延长,细心培育才能结出品质更佳的榴梿。”陈鲸竹说。

他祖父早在50年代就买下浮罗山背的土地,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因为战乱连连,拥有自己土地,种蔬菜养家禽也不会饿肚子。到了由陈鲸竹接手的这一代,他们更专注于利用现代的农业技术,培育出优质的榴梿,让槟城榴梿的品质更上一层楼。

Durian Flowers01.jpg
榴梿很多人都吃过,但见过榴梿花的人却不多。(张丽珠摄)

榴梿的种植和培育极为复杂,榴梿原是野生植物,而我们目前吃的各种品种的榴梿,都是在七八十年代经过果农们接种过的品种。由于槟城的地理位置,一些品种来自泰国,经过接种后,就变成了新品种的榴梿,比如槟城产的长蒂(因为蒂较长而得名),就有泰国的血统,因此保留了泰国榴梿厚肉的特性。

long stalk.jpg
槟城产的长蒂榴梿,因为蒂较长而得名。(叶孝忠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榴梿也一样。槟城品种名气最响的为黑刺,获奖连连,名气、价格和猫山王不相上下。

Black Thorn.jpg
黑刺榴梿的底部有一个跟猫山王品种类似的五星图案,但形状没那么分明。(张丽珠摄)
black thorn open.jpg
黑刺榴梿的果肉。(张丽珠摄)

马来半岛大陆其他省份也产黑刺,但品质不及槟城,正如槟城也产猫山王,但其品质不及南马和彭亨州。

“很多人以为槟城的土地肥沃所以合适榴梿生长其实是一个误解,槟城岛上多花岗岩石,经过多年风化,分解成细细的黑土,而这样土壤含有小石粒,水分不高,也略带酸性,最合适不喜潮湿土地的榴梿生长。加上槟城有山,不同的高度造就了不同的生长环境,能满足不同榴梿品种的生长条件。”槟城文化人张丽珠说。

丽珠原是美食记者,现在则是当地免费文化刊物《城视报》的主编, 长居槟城的她经常带海外的文化人到榴梿园吃榴梿,包括梁文道、赖明珠等。一次热爱槟城榴梿的梁文道问她:为什么槟城没有一本榴梿专书,于是当时就萌生了写书的念头。

Durian Kingdom.jpg
《榴梿王国》在本地的草根书室有售卖。(叶孝忠摄)

后来她遇上了Lindsay Gasik,这个对亚洲榴梿研究入魔的有趣美国人,于是就合写了一本关于槟城榴梿的专书《榴梿王国——槟城果王的吃游手本》,详尽的记录了槟城榴梿的种植历史、各种榴梿品种,及推荐了槟城吃榴梿的好去处。

丽珠原本不怎么爱吃榴梿,小时候爸爸总买很多榴梿回家,但当时并不觉得榴梿好吃,但随着近几年榴梿品种越来越多,品质也越来越好,通过和果农们的接触,发现榴梿本身就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才慢慢开始爱上榴梿。

“榴梿其实和葡萄酒一样,也讲究土壤气候和年份,其中有不少的知识,现在很多人喜欢吃老树榴梿,因为30年以上的老树所产的榴梿口味和口感较好。”

和丽珠聊起榴梿,我们都不约而同的认为,不喜欢吃榴梿的人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好榴梿,正如你没有享受过爱情的滋味,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最好的情人。而盛产优质榴梿的槟城,或许是让你邂逅完美情人的最佳场所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