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玩弃保”当心玩出火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坊间盛传,名望最高的前国会议长哈莉玛(Halimah Yacob)有可能自动当选总统。(海峡时报)

坊间似乎有个迷思,认为“唱反调”就是有效监管,所以也有人鼓吹选出较有可能与执政党“唱反调”的总统。这是很危险的想法。

"红蚂蚁"近日刊登了一篇讨论新加坡选民是否会“玩弃保”的评论。据文章分析,在目前有三人表示有意愿参选的情况下,本届总统选举存在两种可能性:

一、由于67岁的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和62岁的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的参选资格不充分,名望最高的前国会议长哈莉玛(Halimah Yacob)有可能自动当选。

二、考虑到选民的观感,当局有可能酌情“通过” 沙里和法立的参选资格,选举出现三角战。

文章分析,尽管沙里和法立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的企业股东权益至少须达5亿元”的条件,两人仍有很大的机会获得参选资格,因为除了选民观感的因素外,选举出现三角战必然会分散反对票,进而增加哈莉玛的胜算。文章的结论是,哈莉玛能否脱颖而出赢得选举 ,取决于“弃保效应”是否出现。那么,什么是“弃保效应”?

根据文章的描述,“弃保效应”应该是指选民在作出抉择时的某种盘算:为了避免分散选票导致两败俱伤,选民可选择将选票集中投给比较有机会胜出的候选人,而不一定投给自己心仪的候选人。按照这样的思维,在本届总统选举中,不希望哈莉玛胜选的选民,可在沙里或法立当中选一,然后集中选票投给那个人,以增加其当选的可能性。

那么,在沙里和法立两人中,谁比较有机会胜出?这个问题,我相信,没人能说得准。说不准,选举酝酿“弃保效应”的可能性就很微小。

且不说“弃保效应”可不可能,作为新加坡人,我认为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民选总统的价值和意义。

总统选举不是儿戏

推行民选总统制是为了让最有能力和声望的人能够获得人民的委托,掌管国库的“第二把钥匙”和维护公共服务的诚信。既是关乎国家储备金和公共服务的诚信,选民就不能把总统选举当儿戏,因为两者都是能影响国家兴衰的关键因素。

毋庸置疑,在作出选择时我们应该慎之又慎。如果国家的发展受到负面的影响,吃苦受难的可是老百姓。

所以, 选民应该以候选人的能力和声望为首要考量,选出最能担此重任的总统。坊间似乎有个迷思,认为“唱反调”就是有效监管,所以也有人鼓吹选出较有可能与执政党“唱反调”的总统。这是很危险的想法。如果选出来的总统,事事与政府唱反调,不与政府配合,可以想象国家机器将寸步难行。轻则国家办事效率下跌,经济活力逐渐衰退;重则影响国家存亡,连累子子孙孙。

只要是执政党出身,就不能独立行事?

一些反对者或许会说,哈莉玛是“执政党的人”,她当总统,必定由执政党摆布,无法独立行事,更不要说有效地监管国家储备金和维护公共服务的诚信。哈莉玛似乎也明白舆论对她的批评。她在受访时就曾经表示,她若当选将会是个独立的总统,而服务的对象只有新加坡和新加坡人。

哈莉玛虽然说得明确,但未必能说服反对者。他们会认为,执政党出身的哈莉玛怎么可能保持独立?当然,哈莉玛能否说到做到,一般人很难打包票,我们只能从她平日里的言行举止,来判断她是否行得正、坐得端,值不值得信赖。执政党出身不代表不能独立行事。别忘了,受很多新加坡人爱戴和尊重,并以独立行事著称的前总统王鼎昌,也是执政党出身的。

因此,在投下神圣的一票之前,我们应该认真去认识每名候选人,了解他们的背景、经验和能力,然后作出明智的决定,把票投给最有能力、声望最高的候选人。关注什么“弃保效应”,或其他不着边际的言论,只能干扰视线,影响自己的判断力。

作为选民,我们手中的一票不只决定谁当总统,也对国家的政治经济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什么“弃保效应”,我们绝对玩不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