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担任终身国家主席?观察中共要看什么

更新:
2018年03月16日 11:54
习近平
3月11日,包含删除“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条款的宪法修正草案表决通过后,习近平鼓掌庆贺。(路透社)

历史的宿命。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超高票通过修宪,打开习近平担任终身国家主席之门,在中国国内和国际引发高度关注和剧烈争议。尽管不少人本能地认为这是重大的政治倒退,还是不乏一些中共官方以外的意见,试图正面地看待这一变化。

20180316pass.jpg
2964名来自中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参加不记名的宪法修正草案表决投票。根据计票结果,现场收到赞成票2958张,反对票两张,弃权票三张,还有一张无效票,是中国现行宪法五轮修改中反对票最少的一次。(彭博社)

认为这是政治大倒退的理由相当明显,因为所有人文社会学的知识都得出相同的结论,权力独裁对任何社会都将带来灾难。中共之所以两次能够从统治正当性丧失的危机(一次是毛泽东主政数十年的一系列导致千万人丧命的各种人祸;另一次是1989年用军队向人民和大学生开枪)中恢复过来,就是通过放松对社会的控制,让有能力创造财富的阶层发挥所能。

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基本上就是靠中共“不折腾”,让这些有创造力的阶层从事财富创造。但是财富的创造需要不断的发明和创新,而发明和创新需要相对自由开放的社会空间,特别是言论自由,来方便颠覆性观念的流通。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其中一个关键就是社会自由度——宽松时期,财富创造的动力更大一些;管控时期,经济发展速度也相对停滞。

但是这个财富创造的逻辑,同中共的通知逻辑是基本矛盾的。中共最关心的还是权力的垄断,所以本能是要管制、控制社会。中共担心社会动乱的政治本能,却会伤害社会的财富创造,让创造财富的群体焦虑担心。所以在改革开放最初的一段时期,就出现了所谓的“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治理难题。

西方世界最近总结说,鼓励中国经济发展、中产阶级崛起、要求政治参与和变革、推动中共民主化转型的假设,根本是错误的。所以欢迎中国加入WTO,融入西方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市场,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政治改革。但是,一些观察家却还是保持这一思路,包括由此来肯定这一次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

这种思路相信,习近平面对重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因此必须不断通过反腐打击对手,不断集权来保障改革。所以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将进一步巩固习近平的权威,让他能够放手推动改革,规划长远,在时机成熟时促进中国的政治转型。

这种思路的谬误在于无视历史经验,更不明白中共政权的本质。历史经验表明,除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期间,当时的领导人赵紫阳还可能有意愿推动政治改革,中共从建党到夺权的历史,就是对权力的绝对渴望和垄断。“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毛泽东的这一句话被习近平再度强调,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20180316bj.jpg
北京的旅游商店出售印有习近平与毛泽东头像的纪念品。(欧新社)

所以在习近平上台后开始大力反腐,并收紧社会控制,特别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最显著的反效果就是资本的撤离。大批有财富创造能力的阶级成员大量用脚投票,向海外移民的同时也转移财富。这一过程虽然遭遇官方对付,却依然保持动力。

不难预见,习近平要长期执政的意图,必然更让这一群体不安,因为这代表了中共控制社会的本能将强化,也越不可能同这一群体分享权力。缺乏自主命运的机会,中国社会的财富创造者要不最终被政治打倒,要不选择逃离。中国的经济发展将因此遭遇更多困难,社会也因此更不稳定,中共对权力的垄断会面对更多挑战。这是历史的吊诡,恐怕更是历史的宿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