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说接班人今年不会有定数 王乙康成最大赢家?

更新:
2018年01月29日 22:08
Ong Ye Kung
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新加坡教育部)

三人都有机会,三人都没把握。

李显龙总理上周五人还在印度,就迫不及待抛出重磅消息:今年首个内阁改组将不会委任新的副总理,总理接班人选预料不会如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所希望的,在六至九个月内浮出台面。

大家原本以为,预算案2月19日宣布之后,“真命天子”就会在今年首个内阁调动中出现,但总理看来是想继续吊吊大家的胃口,底牌不会这么快掀开。

一个可能是,一个理想的总理人选今年内实在选不出,团队是很强,但个人倒未必。

另一可能是,总理坚持“我走我的路”,不想被吴资政提出的“69”时间表牵着走。

再一个可能是,人选是有了,因为某些原因,想暂时淡化这个人事课题,到“适当时候”才让王中之王浮出水面。

不管真相是什么,红蚂蚁判断,李总理讲出那番话后,三个接班热门人选当中,最右边那位是最大赢家。

20180129_three.jpg
左起: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兼职总秘书长陈振声、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所以呢,王乙康部长自然也是第一位呼应总理谈话的。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乙康部长是这么说的:“总理已经表示,这将需要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是有益的。正如年轻一代的部长们所说的,我们会在适当时候推选出一人成为我们的领导人。”

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 

王部长是在昨天出席一个社区活动时回应媒体询问时讲话。他认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推选领导人不应被六至九个月的“人为期限”所限制。部长说:“我们还需要时间一起工作、彼此熟悉,而我确定,我们之中将出现领导人。”

用一句话讲,王部长和李总理一样崇尚自然,认为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不自然。而明眼人都看出,时间拖得越长,对输在起跑线上的王部长来说肯定是好消息,因为他能有更多追赶的时间和机会,接下来好好表现,说不定能迎头赶上。 

我们都知道,王乙康原本应该在2011年就踏入政坛,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不幸在新加坡政治史上很具标志性意义的“阿裕尼之役”中跌了一跤,无法搭上集选区的顺风车进入国会,所以比同辈们慢了四年。

输在起跑线上 时间拖长对王部长有利  

四年有多重要呢?

曾经担任过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的王瑞杰(56岁)已经从教育部转到财政部,有过掌管两个政府部门的经验,还领导SG50庆祝活动和未来经济委员会等多个要职。与王乙康同龄的陈振声(48岁)已经掌过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还在职工总会和人协打下根基,与基层建立很好的联系。

虽然说,王乙康曾经担任过李显龙总理的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落选后,曾在全国职工总会留任助理秘书长一年多,然后转入吉宝集团担任战略与发展总监,但在职总和吉宝集团期间,似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作,与职总和基层的联系也似乎不如陈振声那般紧密。

王乙康要等到2015年才洗掉霉运,换到一个相对安全的选区,成为许文远部长领军的三巴旺集选区旗下大将,终于顺利进入国会。

20180129_sembawang.jpg
2015年大选,王乙康在三巴旺集选区的群众大会上演讲时信心满满。(海峡时报)

当选之后,他和黄志明同年一起获委任为教育部的双代部长,13个月后获擢升为正部长,速度之快属罕见,可见真是被力捧的。

总理说,预算案过后的内阁重组是建立新团队、让他们扩大接触面的重要一步,他们将被调派到不同的岗位。三位总理接班热门人选相信都会调到另一重要部门磨练,什么不足就补什么。王乙康到时可以有掌管多一个部门的经验,并继续加强与华社的联系,先别管到时表现好不好,只要不出大事,履历表上肯定能加分。

《海峡时报》最近两则报道都提到王部长,相当有意思。一篇说,王乙康透露心中已有下任总理人选,但不愿公开此人身份。现在形势出现变化,王部长当时心中的人选会不会改变呢?

许通美赞王乙康有很好的领导特质 非常讨喜

另一篇报道说,巡回大使许通美上周在面簿放了一张与王乙康的合照并写道:“我会形容他为非常聪慧,有与众不同的思维和有创意的解决方案,来处理看似棘手的问题。”许通美还说,王乙康的智商与情商都很高,有魅力且是很好的演说家。

在“双王一陈”当中,外界一般认为,王乙康虽然中英双语很强,但面相最不讨喜,亲和力不够,许通美的看法却很不一样,他说,王乙康“有很好的领导特质,也非常讨喜亦有诚信”。许通美虽然否认自己在为什么人背书,但如此美言,不是加持是什么?

20180129-CDAC.jpg
精通双语的王乙康(右)去年7月,从卫生部长颜金勇手中接过领导棒子,正式出任华社自助理事会董事会主席。(海峡时报)

王乙康从2000年至2003年在贸工部任职期间,曾任新加坡和美国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副首席谈判代表,他在这段时间与许通美在工作上有过交集,两人看来关系不错。《联合早报》在2015年8月间刊登一篇王乙康的专访稿中说,许通美曾对王乙康说,2011年失利“可能是你人生中的一件好事”,回头想想,王乙康觉得挺对。

据说,天资聪慧的王乙康还有画画天分。2012年1月,王乙康以全国职总副秘书长身份写了一篇题为《艺术与工会主义》在《联合早报》言论版刊登。当时,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展出巴黎奥赛美术馆(Musee d'Orsay)珍藏的超过170件印象派名作,王乙康带领40多名工运人士去参观。

王乙康曾撰文大谈艺术、工会与政治

他在文中将印象派画家及工会主义结合起来谈,提及印象派画家因不满罗浮宫沙龙的画展评委只重视现实主义画派作品而群起反抗,被工业家欺压的工人也在同个时候开始反抗。工会主义成为活跃的运动,马克思就在这个大环境下,于1867年完成他的《资本论》。

王副秘书长要阐述的一个观点是,展览让人瞥见历史的转捩点——从科技的发展到人们观点的改变,到对现状的质疑和充满政治意味的意识形态斗争。

能将艺术、工会和政治结合起来谈,同时思考互联网带来另一波海啸般的环球化将如何改变历史, “老左的儿子”果真有与众不同的思维。

好吧,这个“猜猜谁是总理”的游戏只要一天不结束,红蚂蚁和其它非主流和主流媒体一样都可以有新闻炒,真好。

但是对国家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这将是新加坡自建国以来,首次面对总理交棒过程,最混沌不明的一次。“双王一陈”两人2011年步入政坛,一人2015年才从政,时间太短了。三人都有机会,三人都没把握,只能说,时间拖得越长,对后发者更有利吧,这场马拉松赛确实不容易跑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