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部长给自己四年时间 你给他多少时间?

更新:
2017年11月22日 22:50
Khaw Boon Wan in deep thoughts
许文远部长刚接下交通部长时告诉媒体,每当他倍感压力,就会到三巴旺公园散步,然后还开玩笑说,“希望往后不用在三巴旺公园扎营过夜”。(海峡时报)

部长啊,你给自己四年时间,可不是人人都答应啊。地铁问题延宕多年不解决,等于在玩击鼓传花的危险游戏,最终伤到的是执政党的票源。

脸皮很薄的红蚂蚁这次不得不夸一下自己。

本来想写一篇稿酸一下SMRT,题目都想好了,就是将齐秦的歌《大约在冬季》里的歌词改成,“没有地铁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想到,蚂蚁未卜先知的能力不输陈振声部长,还没有动笔,SMRT就宣布要缩短一些路线的穿行时间,甚至有两天要全天停驶,果然是要过上没有地铁的日子。

今天的《联合早报》这样报道:“从12月8日至31日这段期间,东西线17个站(中峇鲁站至大士连路站)以及两个南北线地铁站(武吉巴督站和武吉甘柏站)的列车服务,将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提早结束,并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延迟发车。受影响路段也会在12月10日及17日这两个星期天全天停止服务。”

地铁停驶 干净利落处理信号问题

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19个站受影响,两个星期天还完全没有地铁搭,网上不少人在骂,但红蚂蚁倒觉得这是好事。解脱啊!因为实在是受够了。

蚂蚁每天早上爬出蚁穴,就担心老板又要我去炒MRT和许部长及郭总裁的故事,压力好大咧。这下可好了,交通部门把赌注押得这么高,要彻彻底底、干净利落地处理信号问题,那大家就忍耐一下吧。如果顺利解决,往后大家都舒畅一些,不用搞得像便秘那样,每天一点一点出些事。

蚂蚁身边有些多爱出馊主意的朋友。他们七嘴八舌说,不能这么轻易放过SMRT!地铁不走的时候,一定要争取调低巴士车费,最好是免费。哎呦,这种小恩小惠,小打小闹的小玩意,蚂蚁才不玩。这里给你一点小惠,那里要你多缴税,加加减减还不是一样?

破釜沉舟动大手术 不成功便成仁

蚂蚁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官老爷们已经下定决心,明知道会给好几万名乘客带来极大不便,也要破釜沉舟给地铁动大手术,这个想法其实非常好,但如果还是治不了MRT的系统病和企业病,就不好意思了。请当局准备好推出一个“下台人选”,自愿或非自愿都得下,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蚂蚁这个要求不过分,你看看,交通部、陆交局和SMRT这三大巨头的好几个头头们都敢站出来面对公众了,勇气可嘉,掌声鼓励。但那不也就等于把自己的头给摆在砧板上?不是吗?头都摆了出来,不成功便成仁。

“出事扣工资”如何?

再不然就退而求其次,这些领高薪的头头们,把他们的薪水和故障频率挂钩好了。每出一次故障就扣薪水。蚂蚁以前漂洋过海到中国打工,听说有一些工厂对工人要求很苛刻,工人如果犯错是要扣工钱的,还有什么新闻播报员如果念错字也要扣钱。

红蚂蚁和大家一样,都不知道交通部门和相关机构的头头们的KPI指标是什么,每天这样批评他们也不一定公平,“出事就扣工资”应该算公道了吧?这样至少可以降降那些网民的火气。那么就有朋友问了,普通员工做错事要不要扣钱?那就看情况啦。如果是像那个负责检修水泵的维修团队那样,没有做工却伪造维修记录,那何止要扣钱啊,肯定要停职接受调查了。

总理为交通团队背书 一场政治豪赌?

还有啊,李显龙总理星期天在人民行动党党大会上不是公开给交通团队信心喊话了吗?总理说:“想让许文远和他的团队知道,我们给予他们全力支持和信心。”。

20171120-PM Lee at PAP.jpg
李显龙总理星期天出席了人民行动党党大会。(联合早报)

呵呵,除了全力支持现有团队,还能怎么样?现在还找谁去当交通部长这个炮灰啊?应该这么说,总理给遍体鳞伤的交通团队打气很应该也很及时,但是这是一个很大的政治背书,也可能是一个得为成败付出代价的政治豪赌。如果大规模停驶之后,那个什么信号系统还是乱糟糟,政治上的止损点要划到哪里好呢?

信号供应商扛下全责 下一次呢?

不要忘记,选举最迟要在2021年举行。这一次的列车追尾事件由信号系统供应商泰雷兹(Thales)扛下全部责任。那下一次呢?下一次找哪一只羊来扛?

陆交局和SMRT昨天联合召开记者会说明情况。《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调查结果显示,泰雷兹没有改装设于轨道的一个器材,以致这个器材无法与新的列车信号系统匹配,导致列车在金文泰经过这个器材时,其安全“防护罩”意外被解除,到了裕群站后,被后方的列车撞上。SMRT强调,事故并不涉及该公司职员的人为错误。

七大疑团未解答

好啦,技术性的东西,蚂蚁不懂,官老爷们说什么就什么吧。红蚂蚁没有受邀出席昨天的记者会,在这里想虚心请教官老爷和技术团队。让新旧两个信号系统在同一条地铁线上使用,这个做法是不是业内常规的做法?如果不是,是谁建议或拍板决定这么做的?

另一个问题是,后方列车的车长在十秒钟内来不及反应,无法紧急刹车,MRT职员平时有没有接受应对紧急情况的培训?企业管理有没有失责?

再请问一下,既然列车都在自动状态行驶了,放一个车长在列车里面,具体作用是什么?

还有,当后方列车的车长来不及反应时,地铁站的控制中心是不是能够协调一下,告诉那两列列车的车长,谁该动,谁不该动?

再一个,既然前方列车在发现出状况后,已经改为人手操作,那么后方列车是否也应该改为人手操作?

不好意思,蚂蚁不懂技术,稀里哗啦问了一大堆,如果问了笨问题,请多包涵。

20年前决定提升信号系统 为何延宕?

蚂蚁天天读报纸,看完《联合早报》就去读《海峡时报》,看到英文报交通专线记者那篇评论文章,脑袋马上一阵眩晕,近视眼更花了。

文章说,当局在20年前就已经决定要将信号系统升级。1997年7月,时任SMRT董事经理郭守仁宣布,南北线和东西线的信号系统将升级,工程耗资1亿元,将于2002年完成。但不知为何,这项计划一直没有展开,到最近几年才落实。

哇塞,有没有搞错?1997年就看出问题了,为什么一直拖啊?

红蚂蚁找了一下,海峡记者在7月5日的一篇分析稿稍稍谈得更多。他说,在九十年代,地铁的载客人次每日低于100万,还不及现在的三分之一。但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项信号系统升级的工程迟迟没有落实。在苏碧华当总裁的十年间,这项计划还时不时拿出来谈,但从不见有动作。如果在1997年宣布消息后就动工,就可以增加列车班次的频率,每90秒钟一趟,大大缓解后来因为人口增加而造成的运输负担。

许部长倒大霉 前任头头们该不该追责?

是什么神秘原因导致计划一再延宕?红蚂蚁不想臆测,但真心替许文远部长不值。一个地铁系统用到30年,用到老了旧了,给人嫌弃了,才把烫手山芋扔给他,有没有人比部长更倒霉啊?

如果真要追究,那些已经退位的高官头头们是不是也要追究责任?我们历任的交通部长包括马宝山(1990-1999)、姚照东(1999-2006)、林双吉(2006-2011)、吕德耀(2011-2015)。历任的SMRT总裁包括苏碧华、梅德侠、郭守仁等。SMRT主席包括许永源、朱昭明、周俊成等。这些大头们要追究责任吗?总不能让倒霉的许部长一人承受不知什么神秘原因造成的苦果啊。

用四年时间改善地铁?我家小孩都念完大学啦

许部长昨天气定神宁地说:“我给自己四年时间(改善地铁系统),现在完成一半。”

红蚂蚁觉得部长很伟大,服个国民服役不也就是两年时间,部长肯在这个烫屁股的驾驶座上呆四年,做出的牺牲比国民服役人员还要大呢,我们就不好天天批评部长了。当然,话说回来,部长肯定早算好了,四年正好是一届政府执政的时间,做完这一届就退,就不会在下届大选中拖累行动党的选情。

但是部长啊,你给自己四年时间,“地铁一族”可不是人人都答应啊。

在地铁受困四个小时都受不了了,更何况给那老爷地铁折腾四年?怀胎十个月,孩子早生出来啦,还等什么四年啊?改善地铁要四年时间?哎呦,我家小孩都念完大学啦。所以说啊,地铁问题延宕多年不解决,等于在玩击鼓传花的危险游戏,在许部长接棒后四年内注定要全部爆发出来,最终伤到的是执政党的票源。

许部长没有去三巴旺公园扎营吧?

《联合晚报》曾经报道过,许部长刚接下交通部长时告诉媒体,每当他倍感压力,就会到三巴旺公园散步,然后还开玩笑说,“希望往后不用在三巴旺公园扎营过夜”。呵呵,红蚂蚁最近工作压力也不小,这个周末准备到三巴旺公园去散散步,希望到时不会看到许部长和他的帐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