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服役才是性别平等的终点站

更新:
2017年11月06日 16:41
Female Soldier
隶属装甲部队的女军人蒋淑恩少尉(Joelle)在A水准考试前便申请加入新加坡武装部队。毕业自莱佛士初级学院的她选择到装甲部队去,目前是一名排长,负责操作豹型主战坦克。(联合早报)

女性主义者如果真诚相信自己同样爱惜这个国家,那就大声喊出来:女子要服役,顶起半边天!

一个星期前,总理宣布要将大家熟悉的浮动舞台改成永久性的场地,称为“国民服役广场”,以作为新加坡施行国民服役五十周年的纪念,提醒全体国人,几代男性公民在这半个世纪来流汗流血流泪履行国家义务的付出。

这段新闻一出,本地华文知识圈立即的反应是广场的中文名称,总是觉得太拗口,况且那么长一定会影响简称。卧龙先生也觉得不好。

但是卧龙先生看到这新闻的第一反应倒不是中文的问题——在卧龙眼中,中文在本地已经羽化成仙,不是问题了,哪一天能到处看到流畅得体的中文表达或创意十足的名称,那才值得啧啧称奇——而是由国民服役这件事引申开来值得一提的想法。

身为国民服役过来人,卧龙先生近些年来一直有个想法,或许令人觉得政治不正确,但卧龙先生之所以是卧龙先生,就不是为了政治正确才说话的。

打破不平等的“玻璃天花板”

这时代女权兴起,凡事讲究平等,随着第一位女性总统诞生,新加坡在性别平等价值观方面的确迈进了一大步。社会上很多女权主义者持续提出公司企业要有一定比例的女性董事、内阁要有女性部长等等,受到越来越多支持和肯定,逐渐成为社会大众的共识。

新加坡社会的男性沙文主义比起东北亚国家显然不是个问题,随着女性教育程度等方面都与男性比肩等量,卧龙先生也认为根本不该在哪一方面继续存在因性别观念而构成的差异,或者所谓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职场或社会各个领域任用人才,本来就应该以能力为主要考虑,这方面在人口稀少的北欧国家特别明显。

让国民服役成全体国人共同记忆

正因如此,当女权主义团体不时发布企业董事部的性别比例呼吁时,卧龙先生不免好奇:怎么没有人想到国民服役也应该男女平等!

长期以来,女性在读大学和进入职场的经历一直比同期男性具有两年的优势,虽然男性职场起薪在某些企业有些弥补作用,但这过程中所存在对双方的各种利弊得失,一般难以评估。为公平起见,卧龙先生主张女性青年跟男青年一样,满十八岁即履行国民服役,不分男女,共同为国家做出贡献。这一来,若干年后,国民服役这一光辉的事迹,就不再只是男性国民的共同记忆,而是真正属于全体国人的骄傲。

20171106-ROD.jpg
今年6月,一批新兵在经过九个星期严格的基本军事训练和超过八小时的长途行军后,于滨海湾浮动舞台顺利毕业,他们当中有几名是女兵。(联合早报)

出生率不振 女性服役可填补人员不足

当然,卧龙先生这一想法是有坚实依据的。

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以新加坡出生率持续无法提振的现实来看,每年新生儿两万多个,男生只有一万多,比起一二十年前显然少了许多。虽然多年来已经将很多非作战业务外包给私人企业,集中兵员在国防需要方面,但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国防任务越来越艰巨,人员的需求必须满足。国家和平与社会安全最重要的基础,理应人人有责,因此男女青年同样服役,对长远的社会心理建设具有不可低估的正面意义。在这方面,以色列男女皆服兵役的例子值得我们深思。

不必扛枪冲锋 女性可服护士役

但考虑到女性体质先天与男性的差异,不必让她们与男性一样扛枪冲锋(但可以开放女性志愿者)。卧龙先生认为,我们应该扩大对国民服役的定义。现在既然可以服警察役、民防役,就可以让女生服护士(护理人员)役。

20171106-female nurses learning self defence.jpg
邱德拔医院的护士上“化解冲突”一堂课,学习简单防身术和束缚技巧。(邱德拔医院提供)

新加坡护理人员短缺的情况由来已久,借助外国护士的情况终究谈不上理想。女性服护士役的好处有几方面:

一,解决护理人员短缺问题。

本地护理课程根据文凭的不同,从两三年到四年不等,然而高中或理工学院毕业的服役女性,可以接受快捷的护理课程训练,并在不同的专业和医疗院所服务,累积实际经验。

二,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当每年一万多名女生投入护理场,可以大大提高医疗院所的工作效率,满足包括老人病和其他慢性病的看护需求。

三,“全民知护理”的情景可以预期。

女生全面学习护理知识,并具备两年实践经验,从国家人力素质的提升来说,具有不可忽视的效用。本地公共场所近年广设AED等急救设施,目的正是为减少突发死亡的情况。随着老龄化、慢性病越来越普遍,受过相对正规护理训练的国民,可以有效改变国家各种疾病护理的景观。例如精神和心理疾病、儿童照护、意外急救等情况,如果有受过训练的女性随时出现在社区施以援手,社会一定更安全。

四,护理知识对家庭的贡献。

女性具备一定的护理知识,在日后的家庭生活中也将受益无穷,小问题都能自行处理,间接减少对医疗资源的依赖。

服护士(护理)役的女性,也可以在军中执勤,解决部分军事医疗人员的不足。除此之外,也可以提供女性服役者其他选择,但都不如护理的训练具有实质效益。

女性服役 有利于凝聚全民国家意识

走过半世纪的国民服役,男性国民的故事有苦有乐有辛酸有不满,这样的集体记忆,如果能在今后公允地由全民分担,将更有利于凝聚全民的国家意识。

这当然会影响一些人的利益,但女性主义者如果真诚相信自己同样爱惜这个国家,那么两年的牺牲奉献外加学得终生受用的技能(比男生划算很多),就不应该再讳言男女在这方面所应该完成的平等,大声喊出来:女子要服役,顶起半边天!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