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化 世袭苏丹对抗民选领袖——民主选举制度的荒谬效应

更新:
2017年10月12日 21:42
上周四,马来西亚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兼红衫军领导人嘉玛率众前往雪州政府大厦示威,用铁锤砸酒瓶,抗议雪州政府放行啤酒节。(互联网)

马国民选领导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放弃了国家的世俗原则。

由马来西亚的吉打、吉兰丹、柔佛、霹雳、彭亨、雪兰莪、登嘉楼、玻璃市及森美兰州九个邦的世袭统治者,在10月10日通过掌玺大臣赛丹尼尔发表文告说,近期发生自助洗衣店"只限穆斯林"的过激行为,令马来统治者担心将会影响多元种族与宗教的和谐关系。

文告称:"伊斯兰作为鼓励信徒彼此尊重、中庸、包容的宗教,其名誉不可被一些人的分裂行为所玷污,以致破坏社会和谐与国民团结。"

文告指出,马来西亚人应遵循联邦宪法与国家原则,尊重不同种族与宗教。各界包括领袖和官员都必须以国家原则为行事方针,因为多元种族与宗教的团结是确保国家稳定的关键。

根据宪法,马国统治者不但是马来族的政治领袖,也是回教事务的最高权威。他们针对国内伊斯兰化出现过激现象,可能分化国民而罕见地集体发声,反映了马国的回教政治化趋势的严峻程度。

9月27日,柔佛苏丹对麻坡一家自助洗衣店"只限穆斯林"深感不满,谕令业者立即停止这种歧视行为,并向全柔人民道歉,否则将下令关闭该店。他说,柔佛是中庸、团结及进步的州属,不是"塔利班州"。该洗衣店业者随即表示会遵从苏丹谕令,开放洗衣店给非穆斯林顾客并道歉。

9月28日,《星洲日报》报道玻璃市首府加央出现另一家"只限穆斯林"洗衣店。不过在玻璃市王储与宗教司登门拜访后,该洗衣店开放给所有人光顾。

9月18日,吉隆坡市政局宣布,今年的吉隆坡啤酒节不准举行,理由是"下雨、敏感、无需理由"。连续举办了五年的吉隆坡啤酒节,由于强硬派穆斯林的压力被迫取消。

4月14日,一名12岁的女棋手因为“衣着具诱惑性”被禁赛,她的教练指她当时穿的是过膝的连身裙,但主办方宣称她的裙子从远处特定角度看会引人遐思。马国舆论大哗,指责伊斯兰保守主义作祟。

这些仅是最近比较引起关注的事件。它反映的是马国社会越来越排他的伊斯兰化风气,而这与政客的操弄有关。观察家大致同意,随着马国华人选民大量倒向在野阵营,巫统领袖纳吉首相被迫回守马来票仓,避免重蹈前任首相阿都拉覆辙,因为大选失利被迫下台。

威胁巫统右翼,争夺马来人权益代表权的正是日趋保守的伊斯兰党。为了避免腹背受敌,上台时主张各族融合的纳吉被迫同伊党比赛谁更代表伊斯兰。于是,出于权力考量,原本应当守卫马国世俗原则的民选政府,或明或暗地放任伊斯兰腐蚀政治领域,在诸多政策上同伊斯兰眉来眼去,不断伤害世俗政治。

反而是世袭的马国各邦统治者,此时竟然站出来扮演民选领袖原本应该承担的角色,抗拒政治和社会越来越猖獗的伊斯兰化。这种极端宗教的排他现象,势必让非穆斯林社群离心离德,最终导致社会裂解,甚至引发新的种族暴力冲突。

在这个意义上反思民主选举政治,就不难看出其荒谬的性质。经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治领导人,同世袭的统治者相比,本来应该更能代表民意。可是,在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这样的假设却未必成立。

马国民选领导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放弃了国家的世俗原则。马来统治者出来呼吁中庸,其实也是从自身的利益考量。作为伊斯兰的权威代表,他们的地位也正遭受宣传极端教义的宗教力量的挑战。如果任由其坐大,极端宗教力量将能够裹挟统治者,迫使统治者不敢违抗集团宗教团体的指示,最后丧失既有的统治权威。因此,马来统治者此时站出来,主要目的还是在维护自身的利益。

这进一步证明民主选举其实也就是众多政治制度的一种,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神圣性。政治需要思考的课题,还是如何确保社会能够在基本公平的大前提下,保持和谐与秩序。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