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酸人怕被机器抓

更新:
2017年08月25日 18:02
(联合早报)

如果有一天酸政府或者酸别人会犯法,阿伯就要小心,不可以再吃泰国菜跟酸柑水了。

虽然小学写了四次作文《我的志愿》都一样是要当总统,至今没有实现,但阿伯从年轻开始就不放弃希望,时时注意国家社会大事和国际新闻,甘榜那个有智慧的邻居大哥说过:“人啊,没有吐完最后一口气,都不要放弃希望。”阿伯一直记住到今天。记得当年听说要有“民选总统”这回事,阿伯真的有高兴了一个晚上,以为不必入党也能选总统。一直高兴到第二天看完报纸才下楼去买羔呸加猪肠粉。

往事如烟,想起这件事是要说明阿伯看报纸的好习惯几十年如一日,跟那些只会买马票看足球的邻居不一样。昨天一如往常地看报,却发生一件不寻常的事。其中一条新闻吸引阿伯足足来来回回看了四遍。就是那条说有一种新发明可以侦测网上讽刺言论的咯!

阿伯没有很高深的知识,不过都有读报看电视,所以也知道这几年世界变化很快,偶尔出国旅行也看到很多东西都自动化了,还有机器人在商店招待顾客。阿伯是醒目的人嘛,当然知道电脑和现在的智能手机影响生活很大。不过,嗯,阿伯想了很久才决定写下这些想法。

阿伯有几件事不明白。首先,讽刺是不是我们福建人说“酸”的意思呢?,第二,为什么要特别侦测酸人的话呢?骂人的,鸟人的,赞美人的,粗鲁回应人的,那么多种话,将来是不是也要侦测一下?还有,“酸”人虽然有负面可是也有正面的咧,不知那些科学家懂不懂?

小时候跟阿伯一起在垄沟边尿尿的阿弟,每次见面都说阿伯越来越年轻英俊,如果阿伯请他喝三杯黑狗啤,他那个晚上就会非常肯定地说阿伯是甘榜同辈最有学问的人,“应该去做部长”,阿伯酒量很好,相信他不是灌米汤。但是过几天再见面,他又照旧嘲笑阿伯,所以阿伯觉得他是在借酒酸我,可是那天晚上,阿伯非常肯定他说的是真心话,因为男女之间“打是疼你骂是爱”很平常,老邻居之间酸来酸去、鸟来鸟去,都是善意的,也是真心的。

所以阿伯真的不懂怎样想这个事,每次喝酒时跟喝酒后,阿伯都有这个矛盾想不通,只好继续看报纸。所以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科技也是好,阿伯就可以叫阿弟把他讲的话写在网上。欸,不过这个侦测结果好像只能给政府内部参考,真是可惜。

那么阿伯又有另一个问题,政府为什么要知道有没有人酸他们?知道了要怎样?他们可以分清楚是善意的酸还是恶意的酸吗?如果在网上骂政府没有犯法,酸也不会犯法吧?如果骂会犯法,酸不会,那大家就酸了,是这样才要侦测“酸度”是吗?哎呦,真的很复杂。

阿伯其实有点担心,小时候好像听有智慧的邻居大哥说英文谚语:“你吃什么你就变什么。”如果有一天酸政府或者酸别人会犯法,阿伯就要小心,不可以再吃泰国菜跟酸柑水了,要不然习惯改不掉会闯祸。

阿伯平常只会写像这样平平淡淡像白开水的感想,一定要未雨绸缪,戒掉吃酸的毛病,甜也是不能吃的。报纸广告说对面超级市场苦瓜有打折,嗯,阿伯是醒目的人嘛,知道该吃什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