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支持设委员会打假新闻 议员提醒别剥夺言论自由

更新:
2018年01月10日 20:17
yaccob and shanmugan
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左)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上阐明设立特委会来严打假新闻的重要性。(谢静怡制图)

打假新闻的法令是否会扼杀网上言论自由,或被用于对付反对党或批评政府的人?

国家也和人一样,免疫系统会遭受各类病毒攻击,一旦被打败,就会病倒。

通讯及新闻部和律政部为我国“把脉”后,发现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对网上蓄意散播的假新闻和假消息缺乏免疫力,必须开个药方来强化免疫系统。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当了一回郎中,提着一张强化免疫系统的药方,到国会抓药来啦。

特选委员会是做什么的?

这个药方就是向国会提议成立一个特选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来探讨并定期汇报“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的起源与后果,找出适用于新加坡的假新闻预防方案及应对措施。特委会的成立,也意味着政府很可能会通过特委会来制定法令。

尚穆根也提议,推选国会副议长张有福作为特委会的主席。其余九名成员则由陈川仁国会议长领导的提名委员会选出,成员将包括七名执政党议员、一名反对党议员和一名官委议员。

两名“郎中”在国会上阐明我国的“病情”

多数人看病都会多找一名医生,多听取一个意见。尚穆根也一样,在国会亮出药方时,也找来了同在一艘船上的另一名郎中: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一起为大家阐明“病情”。

雅国博士一上场就表明通讯及新闻部支持此动议,还给大家上了一课:所谓的打击假新闻,真正意义就在于维护我国社会的主权,以及我国社会的多元种族特色,确保那些散播假信息的心怀不轨者不能得偿所愿分裂我们的社会。

雅国博士给出的诊断是:

一、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与宗教的小国,很容易受到庞大恶势力围攻,利用我国社会的分裂线来大做文章。

二、新加坡拥有全世界最广泛的手机渗透率,将近150%。国人可以随时随地用手机上网和查看社交媒体,无形中也更容易被网上假信息盯上。

三、新加坡人虽然变得高科技了,但辨别新闻真伪的能力却有待进步。通讯及新闻部在2017年5月进行的调查显示,每四名新加坡人当中,就有一人经常在网上接触到假信息。每三人当中,就有两人无法完全辨别信息真伪。另外,每四人当中,就有一人承认未经查证就转发假信息。

这与尚穆根在提出特委会动议时的发言内容一致。尚穆根指出:

一、新加坡是一个高危区,有高达91%的新加坡家庭与互联网有紧密联系,使我们能轻易成为网上攻击目标。

二、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家,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趁虚而入、找到脆弱的分裂线来制造分歧。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去年6月爆出的,芽笼士乃夜市出现用狗肉和猫肉腌制成的“清真沙爹”的报道。

20180110-halah cat and dog satays.jpg
去年6月的网上帖文中以此图说明芽笼士乃夜市出现用狗肉和猫肉腌制成的“清真沙爹”,混淆视听。(互联网)

(真相:当时,国家环境局、人力部和警察部队联合展开行动,在芽笼士乃夜市逮捕22名无牌小贩的照片被以讹传讹。心存不轨者为它“添油加醋”,最后竟传出有人用猫肉和狗肉制作沙爹肉串的惊悚消息,企图分裂特定族群。这条假消息所使用的照片,只有男子被捕的照片摄于新加坡,其余则是从互联网取得,用不同照片拼凑而成。)

三、新加坡是一个极具魅力的目标。

  • 我国是一个关键的战略节点,也是亚细安的主要成员国。我国也是本区域的贸易、商业和金融中心。
  • 我国在国际与区域事务上的话语权相当有分量,举足轻重。
  • 如果能成功影响新加坡、左右我国的看法与决策,外国机构的利益就能得以推进。

不打击假信息 恐会动摇我国社会根基

尚穆根在列举这些“症状”后也指出,如果不采取方法预防和对付假信息的泛滥,我国就会“病入膏肓”,其结果就是:

  • 真正的事实将被掩埋;
  • 国人会感到困惑、对前景失去希望;
  • 被有心者操纵来制造分歧、破坏我国的社会凝聚力、最终消磨新加坡人对体制机构和社会凝聚力的信任感。

雅国博士则补充说,在互联网时代,假信息(falsehood)可以在几秒钟内在网上迅速走红,“像病毒一样”流传开来。

他还说:“电子内容可以轻易被篡改包装,使之变得更具煽动性、能搅动更强烈的情绪。任何人都能在网上散播假信息,即使对方身在地球的另一端。而后果就是,这些网上假信息能够比以往更容易动摇我们的社会。”

尚穆根和雅国部长的发言,其实可以浓缩成两句话:一、网上蓄意散播的假信息,是裹着有毒糖衣的分裂弹。二、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剥夺国人主宰自己命运的自由,使我们轻易受到外国机构与国家的控制。

国会全票通过动议设立特委会

国会今天全票通过这个设立10人特选委员会的动议。由于这是重要动议,尚穆根要求计票。计票结果显示,所有在场的80名议员都投票支持国会设立特委会。

支持归支持,从今天发言的11名议员的谈话内容中,却不难看出他们的一些隐忧。

别让法令成为扼杀言论自由的工具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指出,她希望这个特委会能够特别关注以下几点:

  • 这个法令是否会阻止网上自由言论?
  • 这个法令是否会被用来对付反对党或批评政府的人?

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孙雪玲在发言时也对制定法令时,应该将界限划在哪里感到担忧。

她说:“如果我们要立法,一定要非常谨慎,我们绝不能因此剥夺公民自由言论的权利。公民的自由言论必须受到法律的保护。” 她希望委员会认真讨论如何辨别哪些言论属于假信息,哪些纯属民众在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不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律师出身的裕廊集选区议员拉哈尤·玛赞也从司法角度给特委会提个醒:单靠立法并不能完全杜绝网上假信息的泛滥与传播,公共教育和其他方面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她希望立法只是政府出手打击假新闻的全方位方案中的其中一个环节。

设立特委会的做法相当罕见

我国政府上回成立国会特委会是在1996年,通过公共听证会、听取公众的口头陈情和公开讨论,探讨政府综合诊疗所和公共医院的医疗补助法案。

尚穆根去年6月虽然公开提出,政府将在2018年拟定新法律来对付假新闻,但短短半年后,却又不立法了,而是成立特委会来探讨立法。内政部并没有加以解释为何会“舍硬取软”,改用更有商有量的过程来制定这方面的法律。

不过,一名政府发言人在回答《海峡时报》询问时说:“一个特选委员会的运作过程能够提供一个仔细探讨问题的平台,可以让专家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交流,也能够让公众参与整个过程。”

看来,政府这回是下定决心要让公众一起参与制定法令打击假新闻、管制并惩处蓄意捏造假新闻者。这是好事呀,有得发表意见总比没有说话权来得强。网民们则强烈呼吁政府以身作则,别让这个打击“假新闻”的过程,最终沦为“假新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