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什么时候变成新加坡品牌了?

更新:
2017年08月28日 23:14

所以不说不知道,海底捞老板原来是我们“自己人”,还在本地买下2700万元的房产。

从月薪93元人民币(约18新元)的拖拉机厂电焊工人到拥有196家分店的餐饮集团董事长,中国人气火锅连锁店海底捞集团创始人之一张勇可谓白手起家的绝佳典范。

从中国四川简阳市一路打拼,张勇现在是新加坡公民。所以不说不知道,海底捞老板成了我们“自己人”。他也是中国新上榜的亿万富翁之一,据《商业时报》报道,张勇去年买下格洛路(Gallop Road)一处价值2700万元的优质房产。而张勇的妻儿在本地生活,他就做“空中飞人”,在新加坡和中国两头跑。

两国间奔波的工作与生活是有回报的。张勇当年离开能过着清贫却又稳定生活的国有企业,和当时的未婚妻舒萍,拉上技校同班同学施永宏和他的女友,四人合伙从1994年四川简阳的一家只有四张餐桌的小火锅店做起,如今的海底捞已经遍布中国60个城市,还发展到洛杉矶、东京、新加坡和首尔等地。

15800300U.jpg
海底捞总裁张勇。(资料图)

张勇本月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集团规模将继续扩大,计划在今年扩展80间分店,其中10间将设在海外。另一方面,海底捞的利润将提升至少30%到100亿人民币(20.43亿新元),但暂时没有在中国境内外上市的打算。

海底捞的原始股东虽然有四位,但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张勇。他目前拥有68%四川海底捞餐饮有限公司的股份,63%海底捞控股的股份,以及36%颐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份。颐海控股是海底捞集团的火锅底料独家供应商,其商品也在中国沃尔玛、家乐福等超市零售。不过海底捞的发言人表示,张勇不愿对自身身价置评。

海底捞为什么成功?

张勇个人的致富之路离不开海底捞的成功。而海底捞成功之道是什么?

“海底捞不仅是卖菜品的,它更是卖服务的。”优质服务带来的口碑是海底捞在强手如云的中国麻辣火锅市场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在新加坡和中国去过不少次海底捞。在生意火爆的餐馆排队等位原本是一件苦事,但海底捞将这个过程变成一种享受:提供免费美甲、擦鞋服务;小吃水果饮料零食任拿任喝;玩着各种棋牌游戏和朋友消磨时光……就餐时提供眼镜布、手机袋甚至发带方便客人;用餐时一举手说声“hello”,就有人满脸笑容的小跑过来问你需要什么服务……

84501c00U.jpg
海底捞为排队等位的顾客提供免费修甲服务。(资料图)

而如果有单独前去的食客,海底捞则会在顾客对面的座椅上放置一只玩偶,陪伴顾客用餐。

alone.JPG
(互联网)

海底捞在新加坡的经营情况我不清楚,不过每天用餐时段高朋满座,估计就是一个好的信号。而根据中国团购网站美团发布的《2017中国餐饮报告》显示,火锅贡献了中国餐饮业22%的营业额,是餐饮第一大品类。在众多火锅品牌中,海底捞从2013年至今连续4年问鼎榜首。

给你选,在一众食材新鲜但味道相似的麻辣火锅店中,要选一家给你“皇帝一般享受”的呢,还是整天给你黑脸看的餐馆。

彭博社引述曾研究海底捞商业模式的哈佛商学院荣誉教授McFarlan评价:“这就是海底捞可以从一家小餐馆发展到现在的关键,它的服务始终如一。”

海底捞的员工福利

在员工福利方面,张勇毫不吝啬,他理解从农村来到大城市的打工仔所面对的困难。海底捞为员工提供带有冷气和无线网络的住宿。同时,张勇也为年长员工和经理提供父母补贴,更提供自然灾害补助,帮助因自然灾害面临困难的员工家庭度过难关。

海底捞也鼓励从公司内部提拔底层员工为管理层。在海底捞,只要你肯干能干,一切皆有可能。张勇表示:“我们不会因为你是从哈佛或者北京大学毕业,就给你特殊待遇。”海底捞的起薪不高,但是根据店员的表现,提升的幅度很大。

今年32岁的山西人王斌(音译),刚进海底捞时候的职务是打扫卫生间,但凭借自身努力和得益于海底捞的升迁制度,如今不仅运营着北京三里屯分店,还开了在山东威海的新分店。他的月薪高达五万元人民币(约1万212新元),不要说在中国了,这个工资在新加坡餐饮业都算是高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张勇施行相对公平的提拔机制,激励了更多员工努力表现,而最终的受益者不仅是员工和领导层,更是顾客们的福音。

海底捞最近惹上麻烦

有中国媒体形容,张勇是兢兢业业地管理着整个集团,确保可以在保持高水准服务同时维持扩张。但是“店红是非多”,海底捞上周遭遇了一场“食品安全风波”。中国《法制晚报》本月25日揭露,海底捞在北京两家分店后厨存在各种卫生问题,包括老鼠乱窜、打扫卫生的簸箕和餐具同池混洗、用顾客使用的火锅漏勺掏下水道、洗碗机内壁沾满油渍和腐烂的食物残渣等。

129689165_15036347635161n copy.jpg
(互联网)

一家餐饮机构爆发食品卫生丑闻,往往会被消费者骂到臭头,导致生意滑落,元气大伤。不过这回海底捞的危机公关做得极好,新闻传出三小时内迅速回应,发表致歉信,承认“媒体调查属实”,“主要责任由公司董事会承担”;两个多小时后,它又对这一危机发布了七条处理通报,列明了具体改进措施,并欢迎全民监督。

此举一出,舆论马上转换态度,海底捞用长期良好信誉和服务与食物品质作担保,换来消费者的理解,将自己的社会形象从边缘“拉”了回来。

这下张勇和他的董事会估计能稍微松一口气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