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传统德士也向共享经济低头

更新:
2017年08月25日 17:56
(联合早报)

康福德高是准备向共享经济屈服了吗?

据《联合早报》8月23日的报道,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已和Uber展开独家商议,探讨两家公司建立战略合作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公众可通过Uber手机软件预召康福德高约1万5500辆德士,以及原本Uber旗下租车行Lion City Rentals所拥有的1万5000辆车子。消息传出后,康福股价今早(23日)上涨。

康福德高是准备向共享经济屈服了吗?

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不断进步,互联网模式已经逐步占领了原有的传统市场。在共享经济蒸蒸日上的今天,许多传统行业将被取代,甚至已被逼近淘汰的边缘。本地德士公司康福德高也难逃魔掌。

据《海峡时报》7月17日报道,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Land Transport Authority,LTA)表示,由于Uber 与 Grab 等私招车积极抢占市场,今年的头五个月,传统德士的闲置率达到9.1%,与去年同期的5%相比增长了将近一倍。越来越多的德士司机因而打算放弃他们的生意。

LTA的数据还表示,今年1月至4月,传统德士的日均客运量为85万3000人,与去年同期的97万7000人相比下跌了12个百分点,创八年以来新低。

为了继续在市场上生存而不被淘汰,康福德高必须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寻求与Uber建立战略合作,以实现双赢效果。百胜汽车集团主席梁南兴表示,“大家都想让生意继续做下去。其他德士公司已经与Grab合作,那么康福德高也该如此。”

合作是好是坏?

市场观察员认为,该合作项目可以为康福德高带来好处,但是Uber从中获益预料更大。

据《联合早报》报道,野村(Nomura)研究分析师尼加(Abhishek Nigam)表示,短期而言,这项计划对康福德高有积极作用,它能提高康福德高的车辆出租率。但长期而言,这会增加Uber影响力,因为更多人会利用Uber平台来召德士,而不采用康福德高的预召平台。他也担心,这将会导致康福德高的德士业务盈利率下跌,甚至使其沦为“车辆供应商”。

新跃社科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研究员Park Byung Joon 则举了个与该计划项目雷同的例子。他分析指出,中国的私招车“滴滴出行”,采用与当地出租车行业合作的策略,通过扩大其市场网络,降低价格,从而成功将Uber挤出中国市场,“看来Uber想在这里使出同一招”。

从Uber角度出发,他们想向滴滴偷师,以同样的方法把其他竞争者挤出市场。而从康福德高角度出发,他们想赢利,而目前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登上共享经济这艘大船,与Uber合作实现双赢效果。

大家都想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与其成为对手,不如成为朋友。互利互惠的生意是大家都想做的。在如今的社会,竞争激烈,单单靠像康福德高或Uber一家的实力,想把新加坡整个市场做大做完善还是很困难的。很多情况下,公司还是需要找同行来帮助自己发展业务,并且还需要通过多种渠道来拓展自己的客户资源。

何为共享经济?

顾名思义,共享经济为闲置资源的再分配,让有需要的人得以较便宜的代价借用资源,持有资源者也能或多或少获得回馈,从而获得“共享”这一效果。

普华永道预测,到2025年其规模将从2016年的150亿美元增长到3350亿美元。人们也认为,共享经济有能力带来爆炸性增长。于是乎,我们就有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等。

关于共享经济模式自身的优势,以及对传统经济模式所造成的影响,我们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类:

便捷

类似Uber 与 Grab 这样的打车软件推出,无疑是给民众提供了一个更加便捷的打车渠道!

软件根据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基于位置的服务使得移动中的乘客和附近的空车进行匹配,从而更加有效地进行私招车车辆的调度。简单地说,你可以直接在家楼下或偏远的地方叫到车,而不需要到马路边或Taxi Stand等车。这在降低空车状况的同时,也减少乘客打车的难度,大大体现打车软件的存在价值。

明码标价

很多搭乘传统德士的乘客总会担心司机是否绕路。一些出租车司机常会以“我对这个地方不熟悉“来澄清自己,如果乘客自己也不熟悉道路,司机绕路就似乎显得更加情有可原。而有了打车软件,乘客在上车前就能知道路线及路费,有效地解决了司机绕路问题。

服务多样性

传统的德士服务载客有局限性,而打车软件则更加灵活。它不仅推出了“拼车”服务(如GrabShare, uberPOOL),而且还会不定期提供各种优惠配套。这种衍生服务,开发出了更加全面的交通选择模式,将传统的德士市场进行分割,从而导致了传统德士市场出现空置的现象。

价格低

Uber兼职司机梁家骏(在籍学生,24岁)表示,虽然Uber与德士的租金相差无几,但Uber经常会有不同的折扣,如在Esso加油站使用“Uber加油卡”能享受30%折扣等。对于司机而言,Uber则更加受欢迎。基于众多投资商的加盟,加上公司有雄厚的资金,Uber或Grab也时常会推出优惠促销,相互打价格战,吸引更多乘客,从而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让传统德士行业雪上加霜。

政府不会袖手旁观

为了防止传统德士行业再受挫,同时也为保障乘客的安全,新加坡政府并未袖手旁观。据《联合早报》报道,国会今年2月三读通过公路交通(修正)法案,优步和Grab等私人召车服务业者必须确保旗下司机持有所需的职业执照,所驾驶的车队也须充分投保,否则每项罪行可面对罚款最高一万元。

私人召车业者旗下的司机若在12个月内,被发现有至少三次违例载客,陆交局可发出暂停服务令,禁止所有私人出租车司机为该公司载客。在这期间,任何司机若被发现私下为违例的私人召车业者载客,初犯可被罚款最高1000元,或监禁最长三个月,或两者兼施。

据路透社报道,一些Uber和Grab的司机表示,要求所有司机必须获取职业执照的规定将使很多兼职司机被迫退出,而罚款和监禁的威胁,也将吓跑其他人。

诚然,在共享经济发展如此迅猛的前提下,传统行业转型是迟早的事。但传统德士也不能就此退出市场。因为一旦退出,共享经济模式下的私招车反而有机会顺势抬高价格,那样最终的受害者将会是广大民众。因此,不论是与Uber合伙也好,与Grab联盟也罢,传统的德士服务在新加坡应该与私召车公共同营造一个良性的竞争环境,达到双赢的目标。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